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裁判官:不能以立會議員作護身符 游蕙禎:未有處理導致案件的爭議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2016年11月2 日欲闖入立法會會議室,兩人和他們的三名前議員助理楊禮康 、鍾雪瑩 、張子龍 ,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名, 以及「企圖強行進入」的交替罪名。五人今日被裁定非法集結罪名成立,九龍城裁判法院押後至6月4日判刑,全部人獲准保釋。裁判官認為,不論梁頌恆和游蕙禎當天是否仍是立法會議員,若他們的行為涉及刑事罪行,他們都不能以其議員身份獲得豁免刑事罪責。即使梁頌恒及游蕙禎當天仍是立法會議員,五名被告亦不能以此作為護身符,作出違法行為。

主審裁判官王詩麗頒下判詞,接納控方所指「五名被告案發時持續的衝擊行為,涉及對保安人員作出實際的肢體碰撞。五名被告的行為明顯涉及過分武力,相當可能導致其他人合理地害怕他們會破壞社會安寧。五名被告必然知悉其行為的性質和案發時的情況。」

2016年11月2日早上,游蕙禎曾進入立法會會議廳自行宣誓。資料圖片

對於辯方稱,各被告有權以自救方式作出當日的作為,而不應被視為破壞社會安寧。裁判官表示,自救的說法,建基於他們是立法會議員,才有權作出上述行為進入會議室。另外,自救的作為也不能涉及過分武力。各被告當日使用的武力明顯是過分的武力,其中一個例子是,五名被告用身體壓向保安人員,這種衝擊行為在整個長達20分鐘的時段中不斷重複;另一例子是,梁頌恆事發時在細小和人多的地方兩次跳高,意圖抓住門楣,藉以升起身體,跨過保安人員的防線,而當時他的舉動確是撞到保安人員。

裁判官表示,就算以最有利於各被告的角度分析,即是假定梁頌恆及游蕙禎當天仍是立法會議員,而其餘的被告可協助他們二人進入會議室,他們亦不能使用不合法或過分武力,強行進入會場或非法集結。正如戲院職員錯誤地拒絕一名持有效戲票人士進場觀看電影,該人亦不能連同其他人士,使用過分武力,甚至推撞、襲擊戲院職員,強行進入戲院。

裁判官認為,不論梁頌恆和游蕙禎當天是否仍是立法會議員,若他們的行為涉及刑事罪行,他們都不能以其議員身份獲得豁免刑事罪責。同樣,另外三名被告亦不能以梁頌恆和游蕙禎當天仍是立法會議員身份而肆意衝擊保安人員的防線。 裁判官強調,即使梁頌恒及游蕙禎當天仍是立法會議員,五名被告亦不能以此作為護身符,作出違法行為。

2016年11月2日早上,游蕙禎被立法會保安帶離會議廳。資料圖片

裁判官:保安人員是《特權條例》下所指的立法會人員

裁判官續指,雖然辯方指各保安人員並不是立法會人員,但是裁判官裁定他們是《特權條例》下所指的立法會人員。根據第二條的釋義,「立法會人員」指「秘書或根據主席的命令在會議廳範圍內行事的任何其他人員或人士,包括在會議廳範圍內當值的警務人員」。裁判官表示,正如身為高級保安助理的證人說,在入職時已知悉要執行立法會主席的命令。過往至今,保安人員被指派在立法會會議廳範圍當值,而他在案發日是執行主席的命令,也訓示下屬要執行主席的命令。其他證人也提及他們當日是執行主席的命令。主席的命令由立法會秘書處執行,而保安人員是隸屬於立法會秘書處的。

裁判官接納保安人員是「根據主席的命令在會議廳範圍內行事的人員」,所以他們是「立法會人員」。另外,多名證人的證言也提及主席命令驅逐議員離場,該些議員是不可再出席該會議,就算會議場地更改,又或會議於翌日繼續進行,該命令仍適用,且直至休會前仍有效。

梁頌恆及游蕙禎今天在法庭外回應判決,游蕙禎認為,今次法庭沒有處理某些法律爭議,而這些爭議直接導致今次案件,例如:主席當日決定是否合法;主席決定所出現的保安員行為是否合法;他們當日是否立法會議員;如果他們並非議員,為何會在立法會出現等,因此不明白被定罪原則。被問到為何未有向法庭求情,梁頌恆表示,一般人的理解是求情代表做錯,但他認為錯不在他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