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特寫】梁天琦在法庭的50多天......


 

「你哋嘅裁決是否一致?」

「一致。」

「你哋嘅裁決係?」

「無罪。」

當首席陪審員宣布梁天琦煽惑暴動罪罪名不成立的一刻,庭外霎時傳來一陣歡呼聲。梁天琦帶笑呼出一大口氣,微笑看天。他一度用手抹去眼淚,其後臉上不時展現笑容。

不過,梁天琦被判一項暴動罪成,另一項暴動罪則未有裁決,他需要繼續還柙,離開時帶笑與其他被告道別。

囚車上的梁天琦。資料圖片

時間回到今年1月18日、案件開審前夕凌晨1時半,「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梁天琦在Facebook留下一首《問我》、一個笑臉符號,開始迎接長達50多天的審訊。他在4日後承認一項襲警罪,與承認一項暴動罪的同案被告黃家駒即時還柙。

還柙後的梁天琦,每次出庭時,頭髮顯得比以往凌亂,幾根頭髮偶爾豎起,但精神依然飽滿。他每天穿著整齊,有時穿西裝白恤衫、有時穿灰色或深藍色外套,在囚車押送及懲教人員看管下步入犯人欄,接受審訊。

開審以來,梁天琦的女友從不缺席。她留著一把長髮,打扮斯文,每日戴上口罩到庭聽審。她盡量坐在公眾席第一排,隔著犯人欄玻璃與男友對望。起初,二人多透過手勢、口形、眼神溝通,彼此雙眼不時帶著笑意,但不久遭法官提醒,他們有面部表情、手勢、身體動作的行為,可能對審訊或其他被告造成影響,要求他們停止。不過,梁天琦的眼神仍不時飄向公眾席,靜靜凝望著女友,女友偶爾亦悄悄比劃一、兩下手勢回應,把握彼此對話的機會。

法庭內的公眾席幾乎每日都有熟悉的社運面孔出現:周永康、馮敬恩、孫曉嵐、羅冠聰、梁國雄、吳靄儀、何秀蘭等都曾現身。梁天琦看見他們時,均會點頭打招呼,每日離開犯人欄時,他會向公眾席微笑揮手,連作幾次「拜拜」口形道別。

50多天的審訊,梁天琦的父母只到庭聽審一次。他們坐在公眾席第一排,隔著犯人欄玻璃看向兒子,梁天琦向他們報以微笑。當日散庭後,梁天琦的母親一度在會議室內哭泣,頻頻用紙巾抹眼淚,梁天琦的父親則木無表情,聆聽律師團隊的說話。

梁天琦攝於母校香港大學。攝影:蕭雲

控方案情

經過近一個月的案中案審訊、法庭選出4男5女陪審團後,控方案情隨即展開。控方傳召超過60名證人,用一個多月時間完成舉證。控方先安排不同職級的食環署小販管理隊人員,再由不同部門、職級的警員給予證供,講述當晚情況。

「人群衝擊警方防線」、「掟玻璃樽、木卡板、磚頭」、「見到有人放火」、「當晚情況混亂」......多名警員作供時,離不開以上描述,他們又仔細講述同袍受襲和受傷的經過,部分警員更以「暴徒」形容當晚的群眾和示威者,指事發當晚的暴力程度,在他們的警隊生涯中前所未見。

多條事發影片在庭內不斷播放,控方從影片截取多張截圖,要求證人圈出疑似被告的身影,又要求他們描述相中人的動作。很多張截圖中,相中人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小點。當晚數秒間的動作,在庭內被定格、放大、檢視、記錄,變成數分鐘的程序。

期間,多名被告不時在犯人欄內低頭聽審,部分人的雙眼更緊緊閉上。梁天琦大多數時間木無表情、眼望前方,間中在筆記本上記下東西,不時打呵欠和揉眼睛。

片段傳來2016年大年初一,梁天琦和昔日戰友黃台仰在旺角街頭高呼:「如果你哋唔願意屈服係公安同城管之下,就留喺到,我哋本民前會一直留喺到」、「呢班警察,你哋衝入嚟推跌晒啲市民,市民跌咗喺地下,你哋見唔見到?」、「我冇煽動!我哋而家做緊一個選舉遊行,《公安條例》容許我哋咁做」、「大家盡量救每一個身邊嘅人」、「3、2、1,去」......

3年過去,黃台仰不知所蹤,坐在犯人欄內的梁天琦,扭頭看向螢幕,靜靜觀看控方連日來不斷播放,他和黃台仰當晚透過大聲公,向市民、警察說出的話。

梁天琦Facebook上載的一張設計圖片。梁天琦FB圖片

辯方案情

直至4月中,控方完成舉證,梁天琦首次踏出犯人欄,在證人台上自辯。那天記者席的記者人數大增,公眾席更坐滿人。梁天琦等待開庭時,一度在犯人欄內念念有詞,臉上偶爾浮現微笑。不過,他準備宣誓時,拿著誓詞卡片的右手不住微微顫抖。他自辯時坐得筆直,眼望前方,聲線響亮平穩,甚少停頓,一日內講畢自己的成長、政治啟蒙、當晚目睹的事,以及當時所作決定的原因和經過。

事隔一日,控方開始連續花3日時間盤問梁天琦。他首日接受盤問時,被多番質疑歪曲事實,他的表情、語氣雖依舊平靜,但停頓的時間有所增加。

當日被控方盤問休庭後,梁天琦返回羈留室前,一度將右手放在左胸上,向旁聽人士深深一鞠躬,在場人士揮手回應,叫他「保重」、「定啲嚟」,梁天琦則強忍眼淚、勉強撐起笑容道別。雖然他之後兩日明顯「狀態回勇」,但仍在欄內數次「抖大氣」,並繼續向公眾席微笑鞠躬,在場人士揮手打氣。

《地厚天高》拍攝梁天琦的社運歷程。梁天琦FB圖片

陪審團本周三(16日)退庭商議,一眾被告、記者、關心案件的市民在法院大堂等候。除了還柙的梁天琦,其餘被告和家人大多數時間留在會議室內,間中傳出笑聲;第五被告林倫慶步出會議室後,不時在大堂內踱步;第二被告李諾文則偶爾與女友坐在大堂椅子上,不發一言。

終於......經過20多個小時退庭商議,陪審團慢慢地、逐項逐項讀出裁決。

得知煽惑暴動罪罪名不成立後,梁天琦的臉上開始出現笑容。他呼出一大口氣,微笑看天,更用手抹去眼淚,但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第三被告盧建民得知罪成後,趴在犯人欄上哭泣。第四被告林傲軒和第五被告林倫慶與盧建民緊緊相擁,盧建民邊哭邊告知林倫慶:「保護香港。」步出犯人欄時,林傲軒和林倫慶不停哭泣。

因為司法機構收到陪審團照片的事件,法庭禁止公眾人士今午在庭內聽審,梁天琦的女友只得在法庭延伸部份觀看直播,她全身僵硬、傾前身軀聽審,顯得非常緊張。得知男友一項暴動罪成後,她沒有激動地哭泣,表情依舊平靜。有旁聽人士向她說了一句:「加油」,她淡淡回應:「會呀。」

由林子穎執導、拍攝梁天琦社運歷程的紀錄片《地厚天高》其中一幕,梁天琦曾許下生日願望,希望官司大步檻過。梁天琦倚著牆壁、拿著結他,想像沒有社運的生活:「搵份hea工,唔使嘥好多時間嘅,足夠維生、夠交租、夠食到飯,唔使儲到錢,唔使買車買樓嗰啲,咩都唔使。之後將淨低嘅時間彈結他。」

因為那一夜,梁天琦的人生改變。未來一段日子,他或將要迎接沒有結他、棍網球和自由的生活,卻是他深切體會人生的另一個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