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西城秀樹一頭長髮裏的回憶


西城秀樹昔日的唱片封套。網上圖片
2006年的西城秀樹。網上截圖

西城秀樹去世,想不到在網絡年代引起的哀思如此浩大,網上留言R.I.P.的一群,相信不少是在香港經濟振翅起飛的70年代成長一代。至於日本列島,西城秀樹去世消息公布之後一段不短的時間,知識分子大報《朝日新聞》網上版以西城秀樹去世消息置頂。日本傳媒迅速找到70年代「新御三家」另外兩位成員鄉裕美和野口五郎,鄉裕美心情沉重,野口五郎已是一時間認不出來;相比之下,得年63歲的西城秀樹看上去年輕得多。然而人生便是如此,留下的除了思念,還有是對那個時代的思念。

某程度而言,香港社會發展與西城秀樹踏上台板可謂同步成長。日本演藝界明星輩出,踏入60年代不久就有震動美國的阪本九。1963年,阪本九一闕《仰天而行》改了一個與歌曲內容完全不搭配的英文歌名《Sukiyaki》,一舉登上美國唱片龍虎榜Billboard第一位,成為有史以來第一首拿下美國首名的日本歌曲。《仰天而行》講的是年輕人失戀心情,鼓勵自己揚首向天,結果一改之下變成日本美食壽喜燒,可謂離譜之極。此曲長春不老,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後,全國異口同聲引吭高唱,以此自勉跨過難關,為自己打氣。香港歌手杜麗莎多年前的《眉頭不再猛皺》,林振強填詞,曲子便是源自中村八大作曲的《仰天而行》。

阪本九之後,香港開始較多認識的日本藝人,男的有寶田明、小林旭、石原裕次郎、加山雄三等,女的有淺丘琉璃子、若尾文子和吉永小百合等。男子組當中,加山雄三最能唱,有「日本法蘭仙納杜拉」之稱,首本名曲是《和你直到永遠》,音樂響起,也會資深樂迷會立即記得。寶田明是靚仔小生,小林旭則是壞孩子形格,石原裕次郎是義氣仔女。略帶一提,石原裕次郎的哥哥是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石原慎太郎是日本純文學芥川獎得主,一部《太陽的季節》燃燒50年代的日本青年青春,當時不少人自比「太陽之子」或「太陽族」,便是來自石原慎太郎。至於女子組,誠然吉永小百合夠清夠純,但中意若尾文子和淺丘琉璃子亦大有人在。不過,這些都是電影院裏的邂逅,隔着幾十呎外的巨大銀幕,未能登堂入室,稍欠親切。

70年代,香港社會揭櫫變化,公屋拔地而起,上樓買電視幾成指定動作,電視送飯是為社會大眾生活模式一種。適值無綫電視開台不久,日本片集陸續進入千家萬戶,六七十年代的世代之交,竹脇無我和栗原小卷的《二人世界》,執導是大導演木下惠介,劇中主角海生和麗子的偶遇以至結合,夫婦倆開設小食店,充滿溫馨情趣,在斗室公屋全家圍坐追看,小天地之間無分港日。同一世代的體育運動片集《青春火花》,更是到今天還有視迷念念不忘。也在此時,電視台引入日本放送協會的《紅白歌唱大賽》,初時只是在農曆年間播出,比在西曆除夕夜舉行的原裝正本,足足遲了一個月。

西城秀樹、山口百惠、澤田研二這群日本戰後出生一代藝人,以與加山雄三或石原裕次郎這一代截然不同的活力形象,進入一句日語都不懂的香港家庭,語言與文化隔閡擋不住亟欲擁抱世界的香港社會。應該說,從電視上接觸日本流行文化,是香港70年代初的特色,日本歌手則是通過紅白歌唱大賽落戶香港社群。這些中間的交往並無刻意,純是香港社會消閒模式出現根本變化下的新形態。紅白歌唱大賽收得,電視台就直播實況,由於紅白歌唱大賽在無綫播映,麗的電視就買下東京電視台(TBS)《日本唱片大賞》對抗。在日本,大除夕就是紅白歌唱大賽對日本唱片大賞的收視爭奪,不過是唱片大賞稍早播出,時間是晚上7時至9時,之後便是紅白登場。在香港這邊,競爭最烈時兩個節目都是直播,猶如日本翻版。

西城秀樹與山口百惠都是1974年的紅白新人,西城秀樹是白組第一個出場,山口百惠是紅組第一出場。西城秀樹的歌曲是《傷痕纍纍的羅拉》,山口百惠則是《夏之經驗》。當晚西城秀樹出場穿的是蒙面劍俠一身黑衣斗蓬,司儀山川靜夫在西城秀樹出場時,特別提到「身高180公分」。西城秀樹把《傷痕纍纍的羅拉》唱得聲嘶力竭,從此聲名更噪。同一年的男子組戰後新一代不少,包括第三次出場的野口五郎和澤田研二,鄉裕美是第二次出場。女子組方面,山口百惠是首次,唱作歌手小阪明子唱《你》也是首回,香港的陳美齡則是二回出場。小阪明子憑《你》在早一年的世界歌謠祭獲獎,挾着200萬張唱碟銷量,參加這屆紅白歌唱大賽。這年還有一件事,壓軸的男女歌手森進一和島倉千代子都唱《襟裳岬》,森進一香港歌迷對他唱至青筋暴現定有印象。那時港人也許不知道何物襟裳岬,去年7月北韓發射導彈,日本官方稱落點在襟裳岬以東的太平洋,44年之後如此重逢,可謂久違。

西城秀樹同期的一代都是港人熟悉,澤田研二不僅是日本唱片銷量冠軍,林子祥更有一首歌《澤田研二》。布施明的《櫻草花的香味》,鄉裕美的美少年形像,港人雖未必懂得,但都知道這些日本藝人。同年代的山口百惠其後橫掃東瀛,成為港人偶像,《赤的疑惑》港版由梅艷芳主唱,水準不輸山口百惠,但山口百惠只唱了六次紅白就收山嫁人,留下歌迷永遠的懷念以及《山口百惠自傳》。70年代,日本流行文化藉着電視普及來到香港,成為香港大眾文化的其中一根支柱。於時代而言,則是由港人視戰後日本為「日本郵船」(遲早丸)或「日本鬧鐘」(大聲夾冇準)破敗形象,蛻變而成精緻日式文化來港的先頭部隊。當中,西城秀樹山口百惠澤田研二,更為80年代東亞所向披靡的近藤真彥、松田聖子、中森明菜等新一代日本藝人登陸香港鋪橋搭路,引發改編日本歌曲的另一道音樂大潮,那是另一段歷史,另一個故事。

西城秀樹逝世,在已然模糊的YouTube片段,在他的一頭長髮當中,是香港社會走過的一段段記憶。那是不能忘懷的70年代回憶,在這裏面,我們隱約看到了昔日心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