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生不再辦六四晚會論壇 4間大學沒悼念活動 「近年討論內容重複」


 

六四29周年將至,年輕一代近年批評支聯會悼念六四「行禮如儀公式化」、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無意義」。今年,就着早前發生的「結束一黨專政」口號爭議,大學生可會因而出席晚會?眾新聞向10間本港大學學生會代表查詢,獲8間大學回覆,他們全部表示不會出席今年支聯會的六四晚會,他們和去年一樣,認爲平反六四應尋找新方式、新方向。多間大學學生會代表均指,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今年支聯會的「結束一黨專政」口號受到衝擊,大學生無動於衷,不會受這個因素影響而出席晚會。

另一方面,去年5間大學學生會舉辦的聯校六四論壇,今年則不再舉辦,指因有感近年論壇討論的內容重複,未有新方向、新議題。其中,過去3年沒有出席支聯會維園燭光晚會,但有自行舉辦晚會及論壇的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決定不再舉辦晚會及論壇,只會保留「洗刷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兩個傳統活動。此外,至少4間大學(中大、浸大、科大、樹仁)表明,不會舉辦或出席任何與六四相關的悼念活動,認為平反六四「不是香港人的責任」。

香港大學(2015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5及2016年辦晚會,2017年辦論壇)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表示,今年只會保留「洗刷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橋上寫有「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兩項悼念六四的傳統活動,但今年不會再自行舉辦晚會或論壇。他說,過去幾年討論的議題也很相似,他們不想討論相同的事,暫未能找到新議題,故不再舉辦。

被問到對平反六四的立場,黃程鋒說:「基於人道立場,六四事件應該平反。在這世上,任何人殺了人也應承擔責任,政權也一樣。六四事件有很多人因追尋民主而犧牲,是值得紀念的。」既然支持平反並稱「值得紀念」,為何不舉辦悼念活動?黃說:「我們始終沒什麽愛國情懷。」

港大學生2015年起不參加支聯會六四晚會,在校園自行舉辦悼念活動,今年卻不再舉辦。網上圖片

中文大學(2016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起不舉辦或參與任何六四活動)

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陳偉霖表示,平反六四需要新方向。他認爲支聯會的論調説了太多年,而較新方向也出現了兩、三年,但開始變得行禮如儀,例如舉辦論壇討論六四,反思對港人的意義及前途等,這些也變得重複,暫時他們找不到新方向,故不舉辦任何活動。他認爲:「香港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們紀念及關注,例如沙士、佔領運動,我們應多花心力在這些地方。但不代表我們認爲六四全無意義,但比較上,我們想更關注其他方面。」

陳偉霖認同需要平反六四,但只從人權角度出發,正如美國有黑人平權運動,「我雖認同平反六四,但不會認爲這是我國家的事,亦不認同需要平反六四,香港才能達到民主。平反六四就像幫遙遠地方的人建設民主,但自己的地方卻做不好。」陳偉霖明白,上一代人對六四有很深的情意結,他尊重那些想爲六四平反的人,但他作爲新一代卻不會這樣做。

陳偉霖稱,他沒有義務平反六四,認為最切身的是「那個國家」的人民。若中國人也不平反,其他人無能爲力。

浸會大學(2015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起不舉辦或參與任何六四活動)

浸會大學學生會今年無正式内閣, 浸大學生會Facebook專頁管理員回覆表示,因無學生授權,故學生會不會舉辦或參與六四相關活動,也不能代表同學發表對六四立場的言論。但據他們了解,有校內社工系學生會擺攤位,呼籲同學關注六四。

城市大學(2016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起不舉辦或參與任何六四活動)

城市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潘明慧稱,正考慮參加聽聞由香港民族陣綫舉辦的六四集會(稱集會詳情未定)。她認爲,香港的政治環境近年改變很大,尤其雨傘革命後,本土派、港獨派的政治思想開始抬頭,她認爲六四事件也應與本土派議題一同討論,六四的意義不在於平反,而是如何令港人借鑒,「我們已沒有一種大中華情意結。平反六四的責任不應在我們身上,應由中國人自己完成。」

潘明慧表示,平反六四是中國人的責任,「平不平反不是香港人的責任。於我們學生會而言,這只是單純一件歷史慘劇,並提醒香港人不要重蹈覆轍,但絕對不是我們的責任去平反。」她認爲,每年支聯會的燭光晚會,以靜態的儀式爭取平反六四,似乎是天方夜譚。

維園點點燭光,近年夾雜着世代爭議。資料圖片

科技大學(2015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起不舉辦或參與任何六四活動)

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外務副會長李啓堂稱,暫不打算在校内舉辦六四悼念活動。他表示,暫時沒有什麽實際行動可以做,隨着時間過去,這個議題慢慢被忽視,新一輩不會身同感受。

李啓堂認爲,他們這代人要關注六四,將真相傳承,但能否平反需視乎整個社會氣氛,因爲這不是小部分人能做到的事。他說,六四事件在中國不會被提及,「我們年輕人一定要幫助我們的同胞,傳承這件事的真相。可惜現在年輕人離那個時代比較遠,感受比較弱,可能問他什麽是六四也不知。因此,我們作爲較年長的年輕人,定要繼續捍衛,將真相傳承下去,不要遺忘。」他說,先要團結整個學界,不應只有一間大學做,但認爲他們動員能力不高,學生也不是很關注。

理工大學(2016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起沒有舉辦或參與任何六四活動)

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林穎恒表示,今年有意舉辦展覽、拍攝短片並在社交網站分享六四資料。他們希望找到不同人講述對六四的想法,例如知名人士和學生,並製作一系列短片,讓人了解多種意見。去年理大學生會沒有舉辦活動,因爲學生會沒有正式内閣,臨時委員會沒有權利代表學生舉辦活動。但今年選擇繼續舉辦六四相關活動,林穎恒表示:「我們所做的是爲了香港人,讓香港人知道中共的恐怖。香港人有六四記憶,但卻善忘,有時也選擇去欺騙自己,我們要提醒他們。」

林穎恒不反對平反涉及人權的事件,但認爲無必要每年出席晚會報哀音。「平反六四不是由香港人負責,香港人至少應先顧及香港,香港現在的民主進程也未完善。我們重視的不是中國,而是香港前景。」林穎恒希望讓人透過了解六四的真相,知道中共的殘暴,他認爲六四意義在於此,「當知道了中共的殘暴,便不用理會那邊(内地),這裏(香港)更重要。」

教育大學(2016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有舉辦論壇)

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張鑫表示,有意舉辦六四論壇,他認爲大家可透過六四看清中共如何打壓爭取權利的人士,讓香港人借鑒,「若香港人繼續在中共政權下爭取民主,下場也會與六四一樣。我們應考慮跳出中共框框下爭取民主,例如自決、港獨,但需要民間討論。」

張鑫說,中共一直不承認其行爲,「若我們一直叫一個殺人犯承認殺人,是不可能的,根本我們沒有什麽可以做。我們現在需要傳承,讓下一代了解中共政權的醜惡,知道這個殺人的政權。」

港大學生會今年只會保留「洗刷國殤之柱」及「重漆太古橋」兩項悼念六四的傳統活動。何君健攝

樹仁大學(2016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6年起沒有舉辦或參與任何六四活動)

樹仁大學學生會臨政小組外務副會長張朗軒說,不打算舉辦六四悼念活動,他認爲六四這件事應重新有更好的定義,年輕人已對中國無情感,學界正尋找新方向。紀念六四是需要的,但不應再是空口說白話,廿幾年也無進展。香港人現時能做的是將真相傳承,但方向仍要討論。

張朗軒認爲八九六四是很重大的歷史事件,例如當年有100萬人遊行,這是香港人的回憶。「我們要紀念六四,但對現時年輕人已很遙遠。首先我們要記得真相,人人都會希望看到建設民主中國,但這不是我們的首要責任。香港現時的危機更大,要我們去建設更遙不可及的事,是不可能的。」他認爲他們更大的責任,是將六四真相告訴下一代,多於說要平反六四。

學聯(2015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

自從2015年,多間大專院校退出學聯後,現時學聯剩下嶺大、中大、樹仁及科大4間大學。樹仁大學張朗軒身兼學聯樹仁常委,他表示學聯也無意舉辦六四相關活動。

公開大學(2016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有舉辦論壇)

本周初透過公開大學學生會Facebook專頁聯絡,未獲回覆。

嶺南大學(2015年起不參加支聯會晚會,2017年有舉辦論壇)

本周初透過嶺南大學學生會Facebook專頁聯絡,未獲回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