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鄭的公關「偽」術


 

前日,本港記者到北京採訪時,遭內地公安暴力對待,now新聞台的攝影師受傷流血,更一度被鎖上手扣。今次已是繼幾天前,有線電視記者在都江堰採訪時遭人圍毆後,於短期內發生的第二宗類似事件。

有線電視記者陳浩輝(右)本月12日在汶川採訪地震十周年,被自稱「老百姓」的村官踢頭撞腹; now新聞台攝影記者徐駿銘(左)16日在北京,採訪維權律師時被便衣警察粗暴上手銬押走,簽悔過書後才獲釋。

我最關心的是香港政府對事件的表態,也和絕大部分本地記者一樣,看到特首林鄭月娥對事件的反應,就會對她極度失望。身為特首,理應擁護基本法,而《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定明,香港人擁有新聞自由,雖上述兩宗事件並不在港發生,但作為特首, 是否至少都開腔表態,宣揚基本法精神?但現在她彷似是每當事情牽涉到內地,就連屁都不敢放,如此特首,香港人怎能相信他會為我們爭取權益?

有時事評論人形容她當了特首未夠一年,已愈來愈「妹仔化」, 我不想,但只能同意。

當然,凡事都應當從不同角度去思考,為什麼林鄭會有如此反應?我相信是她與過去的特首相比,多了一重公關的考慮。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做好公關工作是理所當然的,然而,若把公關放在思考的第一位,工作只著重民意調查的評分,則只會予人「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有功自己領、有鑊下屬孭」之感,而最終受害的,只有誤中她公關計的升斗市民,於溫水當中,死了也不知是甚麼一回事。

 

當有線記者被打時,林鄭人也在四川,主持汶川地震香港援建的分享會。政府新聞處照片

為什麼我有這種感覺呢?首先我們可以看看她如何處理上述兩宗公關危機:在都江堰事件發生時,林鄭正身在四川,她定必明白香港記者一定會追問她,她亦必需要回應。但問題是,若她發言讉責當地政府,又恐怕會得罪內地政要(大家要記住,她在四川時,曾與三任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張曉明及王志民相聚);若甚麼也不做,又會被香港人,尤其是傳媒批評。從公關的角度去想,最理想的結局是問題自行解決,她不用親自去面對。 結果事件果然發生奇蹟,竟然有兩名事後被懷疑是政府官員的男子,親自向記者道歉。我想來想去,於林鄭的公關策略上,這正正就是最理想的結局。

至於今次now記者於北京被襲,代表政府出面回應的,並不是林鄭,而是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我發覺香港人有一個盲點,就是認為張建宗既在林鄭出訪期間擔任署理行政長官,就已經代表香港掌管大小事,林鄭即使不現身、不回應也是理所當然。但其實這想法是大錯特錯的,現今科技發達,即使她目前不在香港,只要在Facebook出個post也可以表達意見,所以最終她是否回應,只是看她有沒有心而已。

從公關的角度,面對危險當然最好是避得就避,既有張建宗出頭,自己不用表態,對她來說當然也是最佳的選擇。

也許有讀者認為,記者明知內地的新聞自由全球排名尾五, 還敢去採訪,遭人毒打應是意料之內。我不想爭論這些新聞觀點, 但大家可換另一角度去想:若有香港記者去採訪以巴衝突而受了傷, 林鄭會否出來聲援這記者呢?以林鄭愛抽水的性格,我相信她必定會。

另一可以看出林鄭公關手段的事件,正是目前正在進行,但市民反應冷淡的「土地大辯論」。我一直懷疑這場由上月開始,為期五個月的大型諮詢,背後動機何在?但當我看完辯論相關文件後,得出的最後結論是:這只是一場無意義的公關騷,而最終的最大得益者,亦將會是林鄭。

「土地大辯論」有一個前設,就是香港土地不足, 在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發表的資料中,表示香港於三十年後,會欠缺1206公頃的土地,於是「土地大辯論」提出了十八個方案,分短期及中長期,以解決土地問題。

然而,恐怕大多香港人都明白,香港並非沒有地(香港城市發展, 只佔整體面積約四分一而已),而是因種種原因,令部分土地無法讓政府使用。舉個最簡單例子,單是大型發展商手上的農地(並非已作為倉儲或貨櫃場之類的棕地,而是在新界荒廢掉日日曬太陽的農地)就已經有約1000公頃,要解決土地問題,其實單單從這著手就已經可以解決。而事實上,政府是可以透過《 收回土地條例》,向發展商提出收地,並由政府採取主導興建新市鎮。

香港是真的缺土地,還是有地用不得其所。
大片棕地未被好好利用。

這方法於梁振英年代曾提出過諮詢,然而在「土地大辯論」 的選項當中,卻變成了以「公私合營」的方式,與囤積農地的地產發展商合作。大家可以想想:若政府直接向發展商收地,發展商所得到的就是每呎最高千多元的補償(雖然已比發展商收購農地時的價格高了好幾倍);但若採取「 公私合營」,發展商就肥了。政府為他們的土地做足一切配套,包括興建馬路等基礎設施,又解決了鄉事對發展商的阻撓。以此方法發展農地,簡直是白便宜了發展商,而當中的最大得益者,正正就是擁有最多農地,傳聞與林鄭過從甚密的恒基地產。

再舉一例子,現在樓價飆升,自林鄭當選至今,已累升了14%,成績比梁振英更差。據資料顯示,截至去年底,發展商囤積了九千個空置單位仍未出售,善價而估。林鄭提出過要實施空置稅,但以她為官多年,當然明白這種擾民的建議會被廣大市民反對。但其實只要改一改,變成針對發展商的「新落成樓宇空置稅」,並在賣地條款中例明有關要求,就可以解決問題了。樓宇供應瞬間增加,樓價即使不跌,也能為熾熱的樓市降溫。既然連我都想得出,那麼,為什麼林鄭卻不做呢?

第三,從經濟學的概念來說,產品的成本與售價,是沒有必然關係的,發展商即使能低價買地,也不代表會以低價出售樓宇。但今次「土地大辯論」中,主席黃遠輝曾說過,本港因土地供應短缺,令私樓樓價貴。這是誤導的說法,更正確的說法,應是發展商利用土地賺到盡,眼見樓市熾熱就不斷加價!

由此看來,香港土地問題的癥結所在,正正就是財富不均, 但這在今次「土地大辯論」當中,又有沒有提及過?

不過,從林鄭的角度出發,這種公關騷卻大大有利於她:她可以透過這次辯論,為自己心目中的既定方案製造民意支持,到日後正式推行,即使有人反對,也有借口為自己開脫了。

另外,相信大家都記得,「土地大辯論」是林鄭選特首時經常掛在口邊的政網,但現在她上任了, 這次辯論卻交由非官方成員黃遠輝所領導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負責。為什麼林鄭不親身上場?我相信是因為像這類社會辯論,後果難料, 一旦有甚麼差錯,受靶的也只是黃遠輝;相反,若辯論真的如林鄭所想,成功吸納到部分民意,支持她的預設方案,那受惠的便是她了。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政府新聞處照片

這種錫身不犯險,靠公關手段欺騙市民,正正是我最不齒的地方。身為一位領導人,最重要是有承擔,像香港土地政策這種關乎全香港人褔祉的問題,林鄭更應該親自努力遊說不同的持分者,力陳己見, 而不是單靠公關「偽」術蒙混過關。若她的政策真的為市民著想, 市民又怎會不支持?

昔日梁振英的語言「偽」術為港人所不齒,但林鄭的公關「偽」術, 對香港的破壞將會更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