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鄭若驊的BLLC號高鐵


 

鄭若驊,仲笑笑口講 ——「好奇怪, 好難相信有咁嘅事會發生。」是不痛不癢的語言。

真係講嘢九唔搭八 ,記者銘仔被㩒到分分鐘斷頸,爆缸,塊面kiss地 ,眼鏡與鮮血齊飛,—— 只叫做「好奇怪」!如果係你個仔 ,俾人咁樣勁丙,睇吓你會唔會咁講!母親節才剛剛過。

鄭若驊周五被問到,Now新聞台攝記被北京公安打時指:「好奇怪,好難相信有咁嘅事會發生。」Now新聞台圖片

嗱,咪話我炒冷飯呀,你嗰壇僭建,大話駁大話,就真係叫香港人 ——「好奇怪 ,好難相信有咁嘅事發生 !」但係畀你拖咗幾個月,保皇佬幫拖之下,咪一樣不了了之 ,但你唔好以為香港人唔記得。

至於寫悔過書呢樣嘢,是偉大祖國更奇怪,更超級「Lolanto」的絕招 ——你無故畀人打一身 ,用孖葉塔入差館 ,仲要寫悔過書,「教育」你兩粒鐘,當然是未審先判 ,差人做埋法官。在香港,你一定話 ——「保持緘黙,有乜嘢等我律師嚟先講」。所以什麼「悔改書」,「承諾書」—— 嗰啲係慈禧太后時代,書塾扑扑齋小學雞幼稚行為 ,叫香港人如何接軌?所以也「很奇怪」。

可能因為在鄭若驊的僭建別墅裏,桔黃銅燈的日式地牢中,有一條光速進行的 —— 編號 BLLC(不了了之) 號高鐵 ,一地免檢,早已和偉大祖國接軌 ,所以對做錯事要追究的思維,當然覺得奇怪非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