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何俊仁為梁天琦寫求情信


2016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開始時,仍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的梁天琦,與成員遞交提名表格時,向同場的民主黨林卓廷和劉慧卿高呼「民主黨,賣香港」口號。「嗰次卿姐唔好彩啦,佢好鬼嬲。」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憶述,當時躊躇滿志參選的梁天琦,與民主黨毫無來往,關係緊張。

然而,兩年過去,願意為梁天琦撰寫求情信的人,何俊仁是其中一個。

何俊仁接受眾新聞訪問時透露,梁天琦回港後主動與他見面,彼此更成為朋友。他形容,梁天琦有着巨大轉變,對昔日行為有所反省,欣賞他勇於回港承擔責任。

願意為梁天琦撰寫求情信的人,何俊仁是其中一個。戴晴曦攝

何俊仁憶述,他獲朋友告知,當時仍在美國留學的梁天琦,希望回港後與他見面,「(朋友)話佢改變咗好多,態度會唔同。」其後,二人在何俊仁的律師樓內傾談足足一小時,「一開頭氣氛已經好好,因為已經知道,佢嚟到係想友善地對話」,「佢個人變咗好多,以前不得了㗎嘛,企出嚟時高傲、好鬥、不可一世。但而家唔係,係好謙和、好謙卑嘅心,甚至幾多時候想聽我講嘢。」

何俊仁透露,梁天琦的改變源於宗教和個人反省,「佢靜落嚟後,覺得做人做事唔應該咁,尤其用所謂勇武方式,唔淨只話係咪可以達到目的,仲係咪一個負責任嘅行為?」

「佢而家覺得唔係咁做,咁樣唔係真正嘅勇武,真正嘅勇武唔係靠武力衝撞。佢反省,以前咁樣衝撞,冇咗理想基礎,係唔啱。」

對於本民前和黃台仰,何俊仁說,梁天琦當時簡單表明「總之已經唔同,唔會同佢哋走埋一齊。唔會走以前嘅路線。」

何俊仁又說,梁天琦其實有機會一走了之,「如果佢要走,有人幫佢走」,但梁天琦仍堅持回港接受審訊,承擔一切責任,「覺得自己唔可以走咗去。」

這份責任背後,來自梁天琦對參與旺角衝突被判刑的人,一種揮之不去的內疚感,當中,港大同學、去年暴動罪成被判囚3年的許嘉琪,更令梁天琦感到難過,「我問佢有冇探許嘉琪,佢話都唔敢見,呢件事係佢引起先,但而家人哋坐緊監,自己都未坐,覺得責任比佢大。但後來我探許嘉琪,許嘉琪反而好關心佢。」

其後,梁天琦因承認襲警還柙,何俊仁曾探望梁兩次,「佢都仲係有情緒,包括到佢牽掛住嘅一啲人,朋友、女朋友、坐緊監嘅人。獄中生活都唔係好過,晚黑要熄燈就熄燈,唔到你唔瞓得着。你知佢夜鬼嚟㗎嘛平時。」

何俊仁說,能與梁天琦傾談,甚至成為朋友,對他而言難以想像,「唔會㗎以前,見到你唔鬧你咪算好彩囉」,「之前佢選舉呈請都搵我律師樓,但冇約我見面,我亦都唔會約佢見,唔知佢對我咩態度、有冇嘢傾。」

「梁天琦有根本改變,即使唔係完全同意我嘅路線,但佢會比較包容、比較理解咗,覺得呢個世界,冇絕對啱定錯。」

除了何俊仁,梁天琦亦主動約見其他泛民中人,「佢想同大家講,佢改變咗,唔想人哋仲覺得佢係以前咁樣,佢想有多啲朋友。而事實上,佢係可以多好多朋友」,「當日佢作完供,望到公眾席有好多佢當年反對、鬧過嘅人都坐喺度聽審,佢都好感動。而我哋見佢都係想話俾佢聽,我哋都愛護佢,但以前冇辦法,你當我哋係敵人,想幫你都唔得。」何俊仁指,知道梁天琦渴望繼續學習,可協助他安排就讀碩士、博士課程。

何俊仁形容,梁天琦聰明、富有感情、具有魅力,「係一個質素好好嘅青年」,所以在新東補選時備受追捧,但在他眼內,從政時未經歷磨練、短時間內大紅大紫,其實很危險,「會睇唔到問題喺邊,出現好多盲點,更加唔會成熟。當有一日唔再被溺愛時就會好慘。」

何俊仁亦表明,即使他和梁天琦和解,亦不代表泛民和本土派踏上和解之路,「我睇佢係一個人,唔會睇咁多政治嘢。」但他認為,在冷漠、世俗和功利的時代中,仍有熱心青年走出來實屬難得,只是「有啲嘢走到好偏激,變咗好多仇恨。」

直至現在,何俊仁依舊不認同旺角衝突的種種作為,但認為社會需要了解這批年輕人背後的想法,「你可以話佢錯,但都要了解,唔係嚴刑峻法話佢哋係賊係壞分子,要了解年輕人點解要咁做,係咪反映社會有問題要處理。」

註:何俊仁的求情信最終沒有呈上法庭。代表梁天琦的律師團隊指,他們從大量求情信中,選取切合求情、較希望法官留意的信件。團隊又指,梁天琦讀過每一封求情信,對幫忙撰寫求情信的人表示感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