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資本家貪得無厭拒絕承擔僱主社會責任


 

爭拗多年的取消強積金對冲機制至今仍然是只聞樓梯響,勞資雙方遲遲未能達成協議,更遑論立法實行。最主要的原因,是貪得無厭又剝削成性的資本家拒絕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一直強烈反對甚至脅迫政府收回取消強積金對冲的建議,要求政府承擔一切責任。

眾所周知,香港一直缺乏完善的社會退休保障計劃,而勞工權益回歸後不進反退,連九七年前享有的集體談判權亦被臨立會取消。即使隨著人口老化,全民退保已迫在眉睫,歷屆特區政府在商界的壓力下,仍採取拖字訣,沒有認真解決問題。香港雖然自2000年起實行強積金計劃,但十八年下來,不僅因投資監管不足及行政費用過高而回報不符理想,絕不足以為退休勞工提供足夠生活保障,更因當年政府為爭取商界支持強積金計劃而向資本家讓步,容許僱主以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供款對冲,形成不少僱主實際供款遠低於法定的15%。十八年來,資本家利用對冲機制合共冲走了原本屬於強積金逾300億元,教不少勞碌一生的工人終老時一無所有。689政權在任時, 一直走數,直至落台前最後一刻才匆匆提出逐步取消強積金對冲的粗略建議,留下一個爛攤子。

林鄭月娥上台後,雖然向商界保證年內不會落實取消強積金,但醜婦終須見家翁,最近也不得不提出初步構思,希望逐步實現取消強積金對冲的競選承諾。

政府提出的初步構思,其實相當寬容,以限期劃線取消對冲,提供172億元分兩層補貼予商界,補貼率由最初75%按年遞減至9.75%。與此同時,政府會強制要求僱主額外以僱員薪酬1%供 款,注入專項儲蓄戶口,列明存款達僱員薪酬15%後可停供。換言之,未來十二年,僱主只額外增加1% 供款,以及用部分強積金對冲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 其餘皆由政府用公帑支付,直至十二年後,才全面取消強積金對冲機制。

代表資本家的五大商會聲言反對取消強積金對冲機制,同政府有排傾。

可是,商界仍然不肯讓步,拒絕資本家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不僅香港總商會等五大商會強烈反對,聲言有排傾,由一百一十四個商會組成的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更在各大報章刊登聯署聲明,反對政府提出的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聯席會議的秘書長沈運龍甚至揚言,取消對冲後會催生所謂「無良僱員」,每工作幾年後便搏炒領取長服金,然後等六十五歲退休後攞強積金。無良僱主真的不食人間煙火,說的全是鬼話。今時今日,本港社會通脹猛烈,生活費用高昂,勞動階層收入微薄,僅可糊口,又豈有本事可以脫産不工作而風流快活?無良僱主名副其實含血噴人。再說,按照目前僱佣條例,一個勞工要工作滿二十六年,才可拿到39萬元長服金,絕對不高,反而在現行法例下,無良僱主每每利用法律漏洞,以合約聘用員工,到僱員做滿足夠年限可取長服金前便無理解僱勞工,盡情剝削。

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在各大報章刊登聯署聲明,反對政府提出的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蘋果日報》照片

商會聯席會議刊登的聲明,又指增加1%專項供款及逐步取消對冲會扼殺創業和企業發展,也是誇大其詞,不符事實。現時全球有競爭力的國家和地區,澳洲僱主的供款是9.5%,新加坡更高達17%,但她們的經濟絕不遜色於香港。

五大商會提出的反建議雖同意商界增加1%供款,但要求政府與商界共同承擔一半兩金開支,不設年限。以去年被對冲的強積金約 42億元計,遣散費或長期金約為50億元,即在此構思下,政府一年需承擔25億元,十五年合共375億,比現時政府建議的172億元高出一倍 。商會還建議政府提供長期免息貸款,資助金額不足支付兩金的企業。

總之, 經常改換建議又藉口多多的商界根本拒絕承擔應有的僱主責任,最好一切全由政府承擔。但如此一來,商界何以又長期反對設立全民社會退休保障計劃,那不是一勞永逸,更能有效解決人口日趨老化下的廣大勞工階層的退休保障和勞工權益問題嗎?可見商界巧言令色,砌詞造說,目的都是不肯承擔僱主應有之義,將責任全推到政府身上,簡直豈有此理!自由黨更揚言下月見勞福局時糾眾五百人到現場表達訴求,要向政府施加壓力。幸好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最近已表明取消強積金對沖事在必行,並暗示公帑來自納稅人故很難全盤接納商會意見,但會採納中小企業一些意見提出修訂建議,希望政府今次企硬,不向工商界低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