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與女生論梁天琦


 

「那麼,你是怎樣看梁天琦的呢?」眼前這個女孩子剛考完DSE,說以後想做新聞,於是我便問問她對時事的看法。

「我覺得...他有好多嘢都是沒想得很清楚的...」她淡淡地說。

「點解咁講呢?」

她陷入了中學生慣常有的那種因為缺乏理據或對細節沒有掌握的沉默,但我很尊重那種直覺或整體印象,畢竟,你做些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別人怎樣理解你的行動。我只想知道,梁天琦的行為在新一代之中是什麼樣的印象、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唉,試問誰又能把什麼都想得清楚呢?其實如果把東西想得太清楚的人根本就不會行動的,所以行動的往往係後生仔就係咁解,好多人成日叫人三思而後行,但其實孔子都叫我地唔好三思架,佢話諗嘢諗兩次就够了...」因為對住個學生,又是一副諗嘢的樣子,我竟好為人師,有點說教起來了。

但幸好,想隨便影響一個人的思想不是那麼輕易的事。

「但是,他們這樣會令香港變得很亂。」

一聽到個「亂」字,我大概已猜到很難說服得了什麼了,難道我可以大逆不道地說,中國歷朝歷代都是靠亂創造盛世的?難道我可以說穩定只是統治者麻痹被統治者的修辭?難道我可以說毛澤東同志說天下大亂越亂越好還教導我們要不斷革命直至中國人的人性得到全面改造為止?這些道理要懂的自然會懂,但無可否認,我們中國人對於混亂有種天生的害怕,那就是為什麼一個最天真無邪的學生也會這樣子理所當然地認為。

「當然是亂,但其實比起人地外國,我們香港所謂的暴力真是好小兒科架喳,你看梁天琦本身就是斯文到不得了,成日都西裝骨骨的。」我企圖控制着自己的說教欲,替梁說項,「而且講到尾,佢點暴力都好,最後咪要坐監,但問題是,點解好似佢為香港付出咁大代價,卻得不到你的同情呢?」

沉默,但她的表情似乎告訴我我並沒有說到些中POINT的東西。

攝影:蕭雲

「真的完全不同情他嗎?」

她禮貎的笑笑,並無補充。這個女生一身靜氣,很篤定的樣子,某程度上我很喜歡那種淡漠抽離,如果說梁天琦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以至於隨便一個中學生都受到撼動和感召,那顯然是不切實際的。

「其實,你的同學是不是都不太同情梁天琦的呢?」

「不,她們都不怎麼談這些。」

談些什麼呢?

什麼都談呀...

例如呢?KPOP呀打機之類嗎?

也不是...

那是什麼呢?

就是關於自己的東西...

如此,梁天琦就在我們的對話中完結了,想起梁天琦說:「我只是想確定,在我放監時,不論是三年、五年、十年,都會有人在等待我。」我不禁有點感嘆,或許他真是想把香港扛在肩上了,但邱吉爾說過對政治人物無情是偉大民族的標誌,但願香港偉大得足以輕視與遺忘了梁天琦。

攝影:蕭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