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論議席在香港政治上的角色


 

香港現今的政客水平不足,相信各位讀者必定已所知甚詳,我亦已多次直筆而攻之,故在此不贅。而侷限香港政客的,很大程度便是立法會議席和區議會議席了。本篇文章要談的,正是議席在香港政治上的角色。

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後,民主派至少要取得三十五席才有實權。

眾所周知,香港的議席,不論是區議會議席仰或是立法會議席,均能夠為持有者帶來可觀的收入以及各式各樣無形的資源,但本身卻沒有太大的實權。香港不少民主派人士,皆因為議席所帶來的豐厚收入而失去了爭取民主的本心。

香港實際上的政體為行政主導,即特首和政府擁有極大的權力,而民選議會以及司法機關的權力則比政府為小。區議會本身並沒有實權,在政府編制中只屬於諮詢機構。而民主派要在議事規則被強行通過後的立法會取得實權,則必需取得至少35席,並由民主派派人擔任立法會主席。但單是取得35席,仍只能否決政府提出的議案。要在立法會通過議員提出的私人草案,還要在功能組別取得至少18席,而這可說是難如登天。

正因立法會和區議會皆無法為市民充權,因此不論是區議會和立法會,登記選民比率以至投票率相比起其他地區均十分低,而普遍市民亦不會期望投票能為自己的生活素質帶來任何的改變。大部份市民的投票取向,自然會以獎勵自己最欣賞的候選人為基礎。

相對於其他有民主普選的地方,香港的投票率偏低。

要改變現今的情況,香港的民主派首先需要做的,必定是改變以議席為本的心態。民主派必需建立議席外爭取民主的方式,而非長期依賴議席維生。

但要爭取到民主,完全忽略議會亦是不智的,個人認為,民主派若果希望競爭議席,必需以控制選舉委員會600席以求令民主派支持的人士當選特首取得行政權,並同時控制立法會35席為目標。民主派不應再以「守住關鍵一席」、「四席全取」等空範而無意義的口號競爭議席。

民主派之所以要以取得立法會35席為目標,最重要的原因是要令市民感受到民主派為市民充權的決心。香港市民的投票取向之所以會是以獎勵自己最欣賞的候選人為基礎,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不認為票投民主派能夠真正左右香港的大局。我認識不少人,因認為「投了票也沒有用」而不投票。民主派以35席為目標,強調票投民主派能對香港產生根本上的改變,能夠在往後4年制止政府一切的惡法,才能推高投票率以利選情。

相信大部份對香港政治有基本認識的人均知道,民主派在主權移交後一直無法在立法會取得35席,並非因為支持民主派的選民不足,而是因為民主派無法協調和配票,且出選名單過多,令配票完善的建制派漁人得利。就以2016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為例,民主派在該選區取得過半數票的情況下,竟因配票失誤和名單過多而給建制派在九席中取得五席。

要在立法會選舉取得35席,個人認為單靠「雷動計劃」篩走某些候選人是不足夠的。民主派還需要在選舉前進行公平公正的初選,團結一致地計劃各區出選名單數目,並以在地區直選取得35席為最優先的考慮因素。初選必需以公平公正的方式進行,且規則必需一清二楚,絕不可以有任何含糊之處。如果能夠將民主派的名單數目減少,我相信於立法會取得35席並非不可能的事。

至於控制選舉委員會600席,則必需從區議會入手。為甚麽呢?因為在選舉委員會第四界別中,有近117席是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其中57席,是由香港島、九龍西以及九龍東所有民選區議員互選產生,而另外60席,則由新界東及新界西所有民選區議員互選產生。在上一次選委會選舉中,建制派由於在各區議會均佔有過半數的議席,因此能夠全取那117席。民主派如果要在下次選委會選舉中取得這117席,必需於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成功在香港島、九龍西以及九龍東九個區議會215席中取得108席,並在新界東及新界西九個區議會237席民選議席中取得119席。

最近,《大公報》重點打擊由戴耀廷教授主持的風雲計劃,無非就是因為風雲計劃所針對的區議會,實際上蘊藏着117席選舉委員會議席。《大公報》的行為,已變相證實區議會在香港政治上的重要性和對民主派人士的價值。

單靠民主派,要控制整整600席選舉委員會可說是不可能的,因此,民主派必需與溫和建制派如曾俊華先生、田北俊先生等人合作,以求湊齊600票,推舉一名民主派和溫和建制派皆能夠接受的人選擔任特首一職。馬來西亞的民主派得以取得執政權,就是因為他們願意與馬哈迪醫生合作,香港的民主派應以此為鑑,與溫和建制派在推舉特首人選方面合作。

溫和建制派的構成,通常以商界為主。商界最注重的,莫過於利益。那究竟商界有沒有可能支持民主派所支持的特首候選人呢?我認為是絕對有可能的。蔡東豪先生曾在其文章《商界應該支持真普選》中,強調民主有助穩定社會,對營商有利,故此商界支持真普選屬理性決定。

而在特首選舉中,投票是以暗票形式進行的,一切投票結果絕對保密。如果民主派所支持的特首候選人能夠提出民主對營商有利的原因,縱商界未必方便公開表態支持民主派候選人,但在暗票制度下是絕對有機會票投民主派的。

香港選民手上這一票還能起一定作用。

戴教授曾說過,2023年是香港人以議席作為爭取民主的工具之最後機會。當然,在競爭議席外,香港人仍有很多不同的方式爭取民主,但競爭議席並取得議會控制權在現今的環境下仍是其中一個最具效益的方式之一。民主派必需認清大局,明白議席在香港政治上的真正角色,並以實際行動取得區議會、立法會以及選委會的控制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