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警方證手機內有3張法庭照 唐琳玲:耶穌跟我說只是一件小事


 

上周三在高等法院審訊佔領旺角清場藐視法庭案時,涉嫌在庭內拍照的女子唐琳玲,因未能在72小時的限期內繳交5萬元保釋金,並懷疑虛報住址,昨日被警方拘捕。高院今早開庭審理案件,唐琳玲向法官聲言,她昨天曾與耶穌對話,耶穌向她表示這只是一件小事,她是無辜的。唐稱,無交保釋金因被人盜竊信用卡及現金,已報案處理。法官陳慶偉詢問她是否有精神病記錄,她強調「絕對沒有」。陳官批准唐女向法援人員及其律師朋友、史蒂文生黃律師事務所的Eric Lui尋求協助。

今早上午10時開庭,唐琳玲在兩名警員陪同下進入犯人欄。她等待期間四處張望及以手托頭,神情不算緊張。律政司先匯報警方調查進度,表示警方已向三名目擊證人取證,並開啟了唐的手機,發現內有三張第28號法庭的照片,拍攝到部分被告及大律師的容貌。

唐琳玲今早被警方帶到法庭。何君健攝

陳慶偉問唐琳玲是否有回應,唐起初以英文表示以為審訊是公聽會,不知道不允許拍照。期間陳官多次表示聽不清楚,其後唐轉用普通話發言,她稱:「有人用手機與外界通訊,法官也沒有阻止他們。這案件引起公眾興趣,我認為這值得公眾討論,因為這是關於公眾,應該更公開。法庭內有公眾座位,容許公眾入內,也只是想多些人聽到(不同案件)。」她又稱,以為拍攝是法官所允許的,「我昨天跟耶穌(Jesus)交談,他跟我說這只是一件小事,他亦認為我是無辜的,我其實沒有拍照。」她一直強調自己不知拍照、錄影等是違反法例。陳官聽畢,嘆氣一聲,並托著頭,顯得無奈。

陳官表示,已給予唐琳玲足夠機會尋求法律意見,但唐只在升降機找律師(唐上周在升降機遇上大律師艾勤賢)。縱然如此,陳官認為需要再次給予她機會,「我會為你安排法援,看看他們能否給予甚麼幫助。」唐琳玲此時突然問:「法援人員是外國人還是香港人?」法官不明白。唐續說:「經過上次事件,我對在港的外籍法律人員失去信心,我認為他們並不符合資格,我擔心會被誤導。若他們是專業的,我會考慮讓他們協助我,否則,我會選擇自己安排法律代表。」唐琳玲上周五一度稱,由大律師艾勤賢代表,下午卻突然聲稱艾勤賢向傳媒透露她的個人資料,拒絕由艾勤賢代表。

陳慶偉認為,若她願意自行安排便更好,因為根據唐琳玲上周向法官申報的收入,法官不肯定法援是否合適幫助她。唐表示自己會尋求律師朋友幫助,陳官允許她打電話給朋友,但不容許她取回自己的手機,只可由她提供律師名字,由警員幫她查看手機通訊錄。她最後說出Stevenson Wong(史蒂文生黃律師事務所)及Alex Lu兩個名字。律政司隨即上網搜尋這兩個名字,發現沒有Alex Lu這人,只有Eric Lui,唐稱應該是Eric Lui不是Alex Lu。

法官陳慶偉。資料圖片

陳官問她是否自己安排律師,不須法援。唐琳玲指她願意聽取法援人員意見,「我來香港希望學習香港的法制,了解香港法制如何運作及見識香港法律人員的專業。法援是香港法制的重要一環,所以,我若有機會,我也希望了解他們的特質,我也願意接受法援人員的意見,跟他們交流溝通。」陳官指,這是一個昂貴的學習,他說畢後庭內人士哄堂大笑。

陳官問唐琳玲為何不交保釋金,唐稱自己的現金及信用卡被人盜竊,法官問「是否被偷光?」唐稱不是,只是被人盜去,她也已報警,希望法官給予她多些時間。但法官認為若她已失去現金及信用卡,給予多些時間也無用,因而拒絕。陳官再問唐為何虛報地址,唐表示對香港的地址格式不熟悉,但聲稱報的地址一定存在。陳官打斷她,表示他們已有足夠溝通並問:「你是否曾有精神病記錄?」唐笑稱:「絕對沒有!」陳官多次警告唐琳玲,若她不盡快聯絡律師,只會被拘留更長時間。陳官宣布因要等待法援方面回應,並給予時間讓唐聯絡律師朋友,下午再開庭。據法官了解,唐琳玲希望聯絡的代表律師Eric Lui並不在港,而法援人員也開始跟唐傾談。

下午2時半開庭時,法援職員出席聆訊,他們指由於案件並未進入正式程序,所以暫時不能向唐琳玲提供法律援助。但陳官說:「我現在宣布此案進入正式程序,這樣可以了嗎?」陳官質疑,所有佔領旺角的被告被控藐視法庭,他們全都是申請法援的,不明白與這案件有何不同。法援職員指,唐的案件還未有案件編號,但陳官認為不需要待案件有編號時才可申請法援。當陳官與法援人員討論時,唐琳玲突然站起來,「我拒絕接受法律援助,我認為我有資格代表自己。」法援人員遂離開。

律政司其後呈上證人口供。陳官分發了一份口供給唐琳玲,並建議她仔細閱讀,將於明天再審訊。唐琳玲問陳官:「延遲審訊會否令堂費增加?」陳官表示會。唐再問:「是由誰負擔費用?」陳官說,要視乎最後裁判結果。唐質疑:「若延遲聆訊,令費用增加,會否對我不公平?」陳官解釋,延遲審訊是希望讓她有足夠時間閱讀證人口供。唐表示,她在中午休庭時已看過口供,並看到不少線索,「在第一張及第二張照片中,其實能拍到另一位女子打電話及錄影,她也是違法。」陳官打斷並指她可在明天聆訊作供或陳詞時再說。

但唐琳玲繼續說:「我想確認一些事,那個寫著不准攝影的牌子是否有法律效力,還是只是個標誌?」唐指著貼在庭上的指示牌,更一度錯說「不准攝影」為「不准吸煙」,由翻譯官更正。陳官回應指具有法律效力,唐再問:「那個標誌所規範的地方,只是那個範圍還是整個範圍?」陳官再次表示,她可以明天再說,亦指自己不是她的法律顧問,故不應問他這些問題。唐繼續說:「法官不能逾越法律,為公眾方便,法官可以有理由......」但陳官並無理會她,表示明天再說。陳官明天上午10時會見唐琳玲,將給予她一些法律文件,明天下午2時半再開庭審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