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愛就是重罪——繼續為劉霞呼籲


 

親愛的朋友,這裡我再次公開與劉霞在2018年5月25日上午的一段談話錄音,長度為21分鐘,我截取了最後的8分多鐘。劉霞說:「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令人五內俱焚。愛就是重罪嗎?當習近平的父親文革中被毛澤東以「反黨罪」投入監獄,他的母親並沒離開,他的母親也沒像劉霞這樣被囚禁多年。

2014年1月,劉霞與世隔絕三年餘,終於在北京家中接到我從德國打過去的電話。我叫了聲劉霞,她就哽咽起來,持續了20多分鐘,我不知該說什麽,最後她掛掉電話。我再撥過去,還是這樣,她幾乎失語了。

劉曉波去年肝癌末期,被轉至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就醫,與劉霞短暫相聚。

一晃又多年,其中的煎熬一言難盡。總之,最後,曉波被謀殺——以保外就醫的名義,他倆在類似囚籠的病房朝夕相處了不足一月。每天有100多人次進進出出,對曉波實施密不透風的所謂「搶救」——曉波讓劉霞一定要出去,甚至夢想在人生最後時刻送她和劉輝(劉霞弟弟)到德國。他走後,警察也若干次許願,只要配合他們,就會放她出國治病。

去年4月,我通過柏林牆時代最著名的詩人兼歌手沃爾夫・比爾曼(Wolf Biermann)夫婦,轉交給默克爾總理第一封求援信,附錄了劉霞手寫的「給有關部門的出國申請」,得到及時回應,並藉此建立了信息渠道。如此算來,德中政府間不公開的交涉,已長達一年餘。直至今年4月初,根據種種貌似樂觀的跡象,劉霞一次次整理行裝,卻不料夢想破滅,曾對她許願的人也躲著不見,絕境中的她突發「以死抗爭」的衝動。

我勸她再等等,高危關頭,我不得不以《Dona Dona,把自由給劉霞》為題,首次公開與她的談話錄音,從低調運作轉為高調呼籲,在國際社會引起廣泛關注。默克爾總理5月24日訪華前夕,我接受了德國電視二台的訪問,懇請默克爾總理將劉霞帶出來,如果不成,至少可提出探病,或者讓醫療專家去會診——對於困獸似的劉霞,這或許是迄今為止最大的獲救良機。

然而什麽都沒發生!儘管默克爾在德國駐京使館接見了李文足等多名709系獄律師家屬,並強調她想親自與劉霞接觸;儘管在兩國政府總理共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李克強宣稱中方尊重人道主義,願意就「人權個案」與德方對話——這算最高級別的官方表態。而在劉霞那邊,警察提前數日登門,吩咐她去外地旅遊以迴避默克爾,劉霞堅決不走,警察也沒勉強,只是頻頻規勸,並告知不久有人會與她談出國。

記不清這是第幾次許願。警察說7月份,曉波周年忌日過後,肯定放她走。我表示懷疑。我說萬一7月份還是不放呢,不如先尋思應對之策。劉霞聞之驚恐,繼而抑鬱爆發。

下面的對話根據5月25日,也就是默克爾訪華最後一天,我們的電話錄音整理:

廖:你上次說死死死,我像觸電一樣。

劉:我死了就不麻煩任何人嘛。

廖:哪能這樣?哪能輕易就去死啊,這個,使不得啊。

劉:所以陪著我,就安靜地陪著我,讓我幹這幹那的,我就誰的電話也不接了……你想一切都那麽容易,我能像個自由人一樣活著,我會一定要出去嗎?對不對?曉波不是看著每天都是警察跟著,一屋子監控器什麽的,所有東西都不那麼……他能讓我出去找自由嗎?我在這邊也有好些朋友,有時候,把人逼得沒得選了……

廖:是啊,上次你讓我把它錄下來,我覺得你已經崩潰啦,我當時……

劉:那是沒問題。但是你後面就不要說,你要這樣,你要那樣……

廖:好好好……就等到7月份,看他們怎麼說。

劉:對。

廖:我感覺你還是能夠出來……不過,他媽的夠磨人……

又是沒完沒了的哀泣,無法打斷,更無法安慰。於是我放以色列歌手Motty Steinmetz領唱的《太多愛》。我曾經放過多次,劉霞非常喜歡。Motty Steinmetz從小跟祖父學習猶太傳統聖歌,歌詞均出自希伯來語聖經。劉霞在歌聲中哭訴:「他們要讓我在這兒,把曉波的刑期繼續服完。」

我張口結舌。想起去年曉波走,她回到家,望著滿屋子的書,舊的曉波都看過,新的卻來不及看了。她感覺窒息,剛要抓藥片,就栽倒在地。幾個鐘頭之後醒轉,渾身是傷。

我腦海深處湧現一段同樣出自希伯來語的《雅歌》:

神這樣說:
你年輕時的恩愛,
新婚時的愛情,
你怎樣在曠野,
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我,
我都記得

這也是已在天上的曉波的心聲吧。劉霞接著說:「我要看看他們還能殘忍到甚麼程度,無恥到甚麼程度,看看這個世界,還能夠墮落到甚麼程度……」

我說:「你這僅僅,也不為其它,僅僅是因為愛情,就經歷了這些……」

她說:「那憲法上應該再寫一條: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

我聞之膽寒。就不敢再接茬了。劉霞說:「我先去吃個藥。」

我只好告別:「再耐心一點,等到7月份。」

她嗯嗯著掛了電話,我卻在桌邊久久枯坐,並決定在天安門大屠殺29周年前夕,繼續為她的自由呼籲。

親愛的朋友,無論你是西方人還是中國人,無論你是政要、議員、外交官還是普通公民——我也知道在曉波故交中,除了大批異見者,還有不少中外詩人、作家、學者、藝術家、漢學家、記者、演員、律師和公知——如果你在北京,請抽空去探望她;如果一個人害怕,請邀約一些志同道合者;如果他們不讓見,請在她樓下讀詩或喊話;如果他們阻止,請將詩傳單送給他們。

當然,如果你不在北京,或不太願意,至少可以傳播她的錄音,讓更多人——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首相梅姨及挪威的評委們——瞭解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這些年的遭遇。

2018年六四前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