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三十八:地厚天高


 

因佔旺藐視案和東北發展案被判下獄的青年朋友們:

2016年元旦旺角騷亂引發的暴動罪檢控案,相信你們一直有關注,尤其梁天琦的命運,更是牽動人心。在案件有了定罪裁決、等候量刑之際,前特首梁振英先生撰寫長篇文章,就著如何看待梁天琦一事,與《蘋果日報》打筆戰,令案件更加矚目。

在梁振英先生筆下,梁天琦就是一個鼓吹港獨的暴徒,被法庭定罪是罪有應得,不值得同情,媒體評論員對他表示同情,就是縱容港獨、美化暴力。這個看法未免把問題過分簡單化。

梁天琦(右)初上大學時,跟一般年輕大學生沒兩樣,愛參加舍堂活動。梁天琦同學提供

據媒體訪問梁天琦大學同窗所言,梁天琦在香港大學唸書期間,並不特別關心時事,在政治上並不活躍,他是利瑪竇舍堂的宿生會主席,熱心參與一切舍堂活動,尤其各舍堂之間每年的體育競賽,梁天琦寧可犧牲學業成績,也要拼盡全力助舍堂奪冠,閒時與舍友風花雪月,享受青春,與校園內的學運活躍分子屬於兩個不同圈子。

梁天琦積極參與社運和政治,是受2014年的雨傘運動影響,認為泛民主派過去爭取民主的方法太溫和理性,對專制獨裁的政權不起作用,所以要改變策略,嘗試走勇武抗爭的路,仿效台灣、南韓等地抗爭經驗,打暴力擦邊球。這個想法並非他獨有,許多本土派青年人也是這樣想的。

攝影:蕭雲

梁振英先生可以完全不同意梁天琦的想法和做法,但作為前特首,他應該多問一個問題。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香港前途問題浮現,中英兩國經談判後在1984年9月簽訂《聯合聲明》,北京花了5年時間起草《基本法》,於1990年頒布,1997年7月1日實施,整個回歸的過渡期長達13年,充滿變數與不安,香港曾經出現信心危機和移民潮,卻沒有出現過港獨思潮和暴力抗爭。在回歸後,董建華和曾蔭權兩位特首合共管治香港15年,香港曾經出現政治、經濟和民生的危機(23條立法、亞洲金融風暴、沙士),卻沒有出現過港獨思潮和暴力抗爭。為什麼在梁振英先生當特首的短短5年裏,港獨思潮和暴力抗爭卻忽然湧現、遍地開花?

作為香港的最高領導者,是否需要反躬自省?「梁天琦現象」與那幾年的施政缺失難道沒有半點關係?如果梁先生領導的特區政府沒有扭曲普選定義、斷絕與青年溝通、打壓政治異己,年輕人怎會離心離德,集體走上抗爭之途?

其次,把旺角騷亂的一切責任都推給梁天琦,從庭審結論來看並不公道。檢控人員曾嘗試這樣做,他們控告梁天琦煽惑他人參與暴動,主要證據是另一名棄保潛逃的被告黃台仰,當晚曾多次發言,挑動群罪襲擊警察,而梁天琦與黃台仰都是本土民主前線的領導者,所以黃台仰的煽動言論就等同是梁天琦做的,這邏輯在審訊中遭到再三質疑,陪審團結果以九比零一致裁定,梁天琦煽惑罪名不成立,只是一項參與暴動罪成立,加上他在開審時已承認的一項襲警罪,這就是他需要依法承擔的責任,不能為政治而層層加碼、上綱上線,也無法因同情而視若無睹、淡而化之。

照片來源:蘋果日報

其三,我們毋須把梁天琦吹捧成社運英雄,在他的頭上加一個光環。雖然他參與社運的出發點是善良正直的,希望為港人爭取民主和自決的權利,但他選擇的暴力抗爭方法,並不符合港人的核心價值,也得不到大多數香港人的支持或體諒。抗爭的手法會影響公眾和歷史對一個人的評價,正如在六十年代美國,積極爭取黑人民權的,並非只有馬丁路德金,還有一位黑人社運領袖叫Malcolm X,是鼓吹黑人使用暴力對抗白人壓迫的,在當時曾獲得好些黑人響應,並且嘲笑馬丁路德金及他的追隨者太軟弱,質疑他們的和平非暴力公民抗命主張,等如叫黑人棄械投降。今天世人只記念馬丁路德金,逐漸遺忘Malcolm X,反映人心所向,印證歷史評價。

事後回看,梁天琦高估了本土派民眾對抗爭行動的投入與支持,低估了執政者對圍剿本土派的決心與力度。如果可以讓他事後孔明再選一次,他可能會採取不同的運動策略,但歷史無法回頭,他只能為自己當時做的選擇承擔後果,這是梁天琦命運中的悲劇元素。

從媒體報道和紀錄片段看,梁天琦事後有疑惑、有掙扎,再三問自己這一切付出是否值得。他缺席了宣誓風波後的好些社會行動,請支持者體諒他的退縮,他需要有個人的空間。他本來有機會離開香港逃避審訊,但他選擇留下來承擔法律制裁。這些有血有肉的情節,顯示梁天琦是一個有真性情的人,敢於面對自己的軟弱,能夠向朋友剖白內心的猶豫,這是梁天琦故事最觸動人心之處。

其實,你們對梁天琦和其他暴動案罪成被告的了解,應該遠比我多,天琦參與社運時,我因受傷已離開新聞前線,跟他沒有接觸,唯一的間接關連,是利瑪竇堂由耶穌會打理,而我唸的中學(九龍華仁書院)也是耶穌會辦的,我那時的校長是狄恆神父,狄神父後來長期擔任利瑪竇堂舍監,退休後也是在利瑪竇堂居住,我曾兩次去那裏探望他。為這緣故,近日我閱讀關於天琦案件審訊的新聞報道時,不時會想,狄神父看到這則新聞時,心裏會怎麼想?以我對狄神父的認識,我相信狄神父會鼓勵天琦承擔自己行為帶來的責任,耶穌會的教育向來強調自由與責任相對稱,有愈大的自由,就有愈大的責任。其次,我相信狄神父會以基督的愛心,包容和接納天琦,鼓勵他堅強地面對牢獄的考驗,為未來開展新的生活作好準備,因為在上帝眼中,我們是祂珍惜重視的兒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