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放料」定造勢?


上星期已預告,本周為大家談談那些消息人士用得其所?又有多少值得商榷?但順手拈來,卻是用得濫的多。

網媒《香港01》在本月23日發布一篇題為「林鄭「中央不任命」論真定假? 消息:曾俊華當選不獲批機會微」的新聞報道,單看標題已覺得不應該用「消息」來發布,因為之前一天,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已公開表明,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和特首選舉辦法已確保「選出一個中央不能夠任命的人,可能性很小很小。」若此,曾俊華又怎會是例外?既然已有人具名分析,為何還要借消息人士再為曾俊華背書?!細看內文,就更覺用「消息」之可笑,因為標題的所謂「消息」,只是「熟悉北京政情人士」的「分析」,根本不是什麼消息,只是一人之見罷了。為什麼一個人的分析都要用匿名人士的身分發布?該人的分析經不起辯論和挑戰嗎?若此,為什麼要用?

顧名思義,消息人士發放的應是消息──有新聞價值的消息,不是猜測、評論、分析、謾罵、文過飾非或塗脂抹粉;以此檢視上述例子,便可知道它在測試中「肥佬」。

此外,消息人士須是可信的,而可信度的建立,除了該名消息人士須要是一名真有渠道掌握相關消息的適當人士之外,他尚須有可靠的紀錄,而非一名信口雌黃、言過其實,甚或編造故事來進行政治化妝的人。否則,記者發放的,可能不是消息,而是為他人造勢,例如在特首梁振英宣布放棄爭取連任之前,中聯辦系統或與中聯辦有利益關連者便不斷發放欠缺理據的說法,稱梁必連任,其實只是為梁爭取連任造勢,根本不是什麼消息。有關情況與聲稱延續梁振英「行之正道,穩中求變」理念的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被「造」成是北京屬意人選是否有異曲同工之妙?以現時特首選舉只由習近平「一人一票」選定的情況下,有那個放風人具有代領導人傳話的資格?現在的人是「放料」抑或為某人「造勢」,相信即使是平常可靠的消息來源也得小心使用,不然便會出現無綫新聞部一樣的行內笑話:在梁振英宣布不尋求連任的同一晚引述「北京權威消息」稱,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不支持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或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參選特首。

由此可見,記者獲得的消息即使符合上述兩個條件,也不等於記者可以隨意冠以消息人士之名發布,因為具名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讓讀者可按發言者的身分去評定他的說話有多可信、是否有立場及會否有秘密議程。誠如《紐約時報》的內部守則訂明,只在相關消息具新聞價值而又可信,且別無他法,必須要用不具名人士披露,方可以消息人士之名發布,而這消息人士的真實身分,必須向主管透露。這在講求快及貪方便的年代,連《紐時》都承認,這守則沒有嚴格執行,在出了紕漏後,該報去年三月收緊消息人士的使用,訂明若新聞基於消息人士提供資料寫成,須獲得公司三名最高層人士中的一人批准;其他消息人士須獲採訪主任級人員批准;規定甚至細緻到消息人士盡量少用「原話引述」的方式報道,以免不當地凸顯內容的真實性。《紐時》其後在七月匯報,新例實行後,消息人士的使用量顯著下降,估計跌幅約在百分之三十左右,其中一個原因是上司否決用消息人士後,記者會反過來要求消息人士用真名實姓發表,而在不少情況下,「消息人士」最終同意用真實身分發表相關消息。

為減少出錯,過往最廣為媒體接受的方法是取得一個以上的不同消息來源證實有關消息,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後期開始,這已在美國一些新聞組織的守則中悄然消失,令美國新聞界濫用消息人士之風漸長,可見獨立證據和兩個或以上的不同背景來源確證消息仍是有效的方法,例如《明報》編輯部上星期的會議便再次重申這守則,並訂明要盡量披露消息人士的背景及其重要性,以便讀者可以對相關消息作出判斷。

不過,這都是基本要求──雖然不少傳媒連基本要求都未能達到,以消息人士報道時,還須加倍小心,例如《明報》和《信報》25日引述兩名消息人士,指政協常委陳永棋在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24日與廠商會成員會晤中表示,誰不支持林鄭月娥,便等於反對中央。有關報道的採寫可說基本符合上述守則,但卻忘了新聞報道另一基本守則:給被批評者公平回應的權利,沒有問陳永棋可有其事?有何證據支持其言論?因為有關言論可能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必須在同一篇報道中給陳永棋回應。

林鄭月娥24日與廠商會選委會面。陳永棋(左)否認在會上講過支持林鄭等於支持中央、反林鄭等於反對中央的說話。何君健攝

由此可見,消息人士的使用要多麼小心,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守則除了嚴格規定在什麼情況下才可使用匿名人士發表消息之外,更要求記者須考慮報道惹上官非,被法庭要求交出原始採訪資料時應如何處理。言下之意,是要求記者使用消息人士必須慎之又慎,且是逼不得已,連法律責任也須考慮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