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游等5人「非法集結」判監4周 游蕙禎及2助理放棄上訴即時入獄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2016年11月2日欲闖入立法會會議室,兩人和他們的三名前議員助理楊禮康 、鍾雪瑩 、張子龍 ,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名, 以及「企圖強行進入」的交替罪名,五人早前被裁定非法集結罪名成立,今早全部被判4星期監禁。除梁頌恆和張子龍決定上訴,等候保釋外,游蕙禎及其餘兩名助理放棄上訴,即時入獄。

早前決定不作求情的游蕙禎今早改變主意,其代表大律師郭憬憲開庭時表示,她經過反思後,決定作出求情,並呈上3封求情信,分別由游蕙禎自己、其中史老師林英傑,以及時事評論員林鴻達撰寫。游蕙禎除替自己求情外,也希望法官輕判幾名前助理。

相關新聞:梁游「非法集結」案 法官:須判阻嚇性刑罰、監禁唯一選擇 梁頌恆上訴

梁蕙禎今早抵達法庭。戴晴曦攝

游蕙禎自己撰寫的求情信指,自被定罪至等候判刑期間,她一直思考案發時的行為,是出於捍衛自己的理念,還是純粹一己之私,缺乏在他人的立場上考慮自己所作的決定。她又指,在她雙親角度,她的確沒有從他們的角度縱觀整件事情,「在他們看來,他們只是想要我平安。這令我反思,自己一直以來,從沒有以同等的重量和重要性,去看待生我育我的雙親。」

她指,兩年前被褫奪議員資格後,她比以前更頻密地回家與雙親傾談溝通。而在宣誓案期間,雙親被部份媒體跟蹤騷擾、拍照,「而我作為獨生女,當時只能做的,是隱忍不發,以及陪伴傾談。我經常在想,兩老在我不在家的時候,面對著外界不斷以『畜牲』稱呼我的壓力,甚或牽連他們的名聲,我這個獨女能帶給他們的竟是如此有限,而當他們受我牽連時,我所能做的事又是如此無力。」

她形容,父母很少談及這宗案件,「是因為他們覺得再問下去,徒為我增添煩惱,如此貼心令我深感愧疚。對我而言,與他們相處的日子一直在倒數著,然而三年前開始到今日,選舉、區務、議會、司法覆核等等事情令我分身乏術,明知道他們要的是陪伴,而我給予他們最少的,也是陪伴。」

她表示,父親在2011年末確診鼻咽癌,癌細胞及後轉移到肺部,前年檢查時肺部仍有癌細胞殘餘,未來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要接受療程,母親亦在2012年曾患上大腸癌。當她好不容易有時間陪伴父母,卻官司纏身,令父母擔憂不已,本來已逐漸好轉的健康狀況再次反覆不定,父親日漸消瘦,一直受小毛病困擾,母親則需獨力面對。她形容,這幾年專注政治社運,為人女兒幾乎不曾好好坐下,與母親分擔,所以這兩年來,她多了時間回家,令彼此的關係大為改善。

游蕙禎指,昨日提早與雙親慶祝父親節,並與他們談及這兩年間發生的事,「他們從不是喜歡流露情感的人,在我面前不吭一聲,卻又難以掩飾傷心擔憂的模樣,使我驚覺自己在這單案件中的固執和堅守理念,最後為他們帶來了無數的傷害與委屈。失去了的時間不能在重來,我只希望在未來的日子中,還有機會和時間能陪伴和彌補他們,重新做一個孝順的女兒。」

游蕙禎又指,這段日子反覆思量,她身為公眾人物,一舉一動受到注目,她經常向市民和公眾訴說理念,卻同時牽一髮動全身。「我往往輕視自己的言行所帶來的影響,以及所應承擔的政治責任。有時候甚至為了能更多的人能聽見我的想法,欠缺思量便衝前去做。但若果連自己行事也缺乏深思熟慮,難以成為公眾的好榜樣。」

她表示,這半年減少出席公開活動,令自己思緒沉澱下來,重新思考案當日會否有更好的處理方法,令同樣事情永不會再發生,盼望法官給予機會,於禁閉式懲罰以外,盡她為人女兒、公眾人物,以及案發後她所應承擔的責任。

至於其議員助理,游蕙禎形容,他們一直克盡己任、緊守崗位、如期完成所有工作、表現良好,但因她被褫奪議員資格,令他們頓失工作。「不論案發當日發生何事,我理應率先保護他們,而不是躲在他們身後噤聲,故當日他們的行為和判斷,道德上我是責無旁貸」,希望法官輕判他們。郭憬憲表示,游蕙禎希望索取社會服務令。

梁頌恆今早抵達法庭。他決定就判決上訴,正等候保釋。

第三被告楊禮康的代表大律師譚俊傑其後讀出楊的社會服務令報告,指被告交談時合作、有禮、有悔意,承認當日行為魯莽、罔顧法紀,對父母感到內疚,希望法官判處社會服務令。梁頌恆和另外兩名被告沒有求情。

九龍城裁判法院主審裁判官王詩麗隨後休庭約一小時,之後再開庭宣判,5名被告全部被判監禁4個星期,准各人保釋等候上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