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維園 點點燭光已經滿佈 無論雨怎麼打,民主會戰勝歸來


 

想聽陳聰聲音:論六四廿九 未敢忘記

每一個年代,有每一個年代的選擇。

1993年,《自由花》表述的是「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填詞人周禮茂曾受訪憶述,當年93年民運人士王希哲獲釋,在記者會上,王希哲哼了台灣歌曲《水手》中的副歌部份,歌詞提到「風雨中這點痛算甚麼,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之後,支聯會希望能借此歌紀念六四,就有了周禮茂改編的「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那個年代,周禮茂選擇了延續堅持。

他說過:「呢首歌嘅歌詞抱有好大希望,只要努力,自由可以開到花;唔好放棄,終有一日可以完成夢想。年年出嚟嗰種堅持唔係多餘,我諗仲有好多人仲堅持緊,但未必走出嚟表達,生活上要煩呀、要忙呀,但個心仲喺度。」

2008年,《我地大家》開首一句「維園,點點燭光已經滿佈。」

當年的專輯《求其大合唱》,林海峰似在調侃「一起祝福啦啦,你我勇闖啦啦」。似乎,「求其」填上兩個字代替「啦啦」,然後「萬人齊心就事成」。

《我地大家》雖然不是六四歌曲,但那個年代,林海峰所表述的是「要在迷茫中繼續尋找」,因為前行,仍要靠「全賴你個,啦啦」。

2012年,《民主會戰勝歸來》開宗名義「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歸來。」(如果是近年創作,或許更要連唱三次,因為重要的事要說三次呢!)

VIIV樂隊激昂的演繹背後,卻蘊含作詞人對民主運動呈現危機的警惕。「若化石仍殘存著愛,一刻霸佔的青苔,鋪天蓋,蓋不住世代。」據作詞人的原意,這裡藏著對民主運動青黃不接的憂慮,因為「化石和青苔都是隱喻,其實要說的是,老一輩應該明白要放手,讓自己成為支援者,讓新世代繼承這個任務與精神,主導未來,才可以逆轉形勢,力挽狂瀾。」

那個年代,「似近還遠」,但當時的「年輕一代」仍選擇成為「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每一個年代,有每一個年代的選擇。

這個年代,除了借《城邦會戰勝歸來》作調侃「自High」之外,又為這個年代選擇了一個甚麼的態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