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齡產子】人工受孕婦女7年升93% 接受「體外受精」增逾倍


【高齡產子系列之一】

香港人的結婚與生育年齡越來越晚,不少男女要等職場「上位」有錢買樓才成家立室,更因養育一名子女要花費幾百萬元的說法而心生猶豫,將生育事宜一再押後。

報章娛樂版經常出現高齡女星連生數胎或雙胞胎的新聞,近日更有報道指某男明星的太太年過50懷疑再次有孕。高齡產子在一些人身上看似輕而易舉,有人覺得可倚靠現代科技以人工受孕方式成事。

高齡生育,真的可以人定勝天?

資料顯示,35歲或以上懷孕的女性便算是高齡孕婦;35歲或以後,女性生育能力逐漸下降,年紀愈大風險愈高,小產與畸胎隨年齡增長出現機會增加。

最近外國傳媒The New Daily報道史泰隆前妻、54歲的Brigitte Nielsen懷有第五胎的消息時,同時引述澳洲生育專家Dr David Knight指出,不少高齡懷孕的名人明顯地是借助卵子捐贈從而借卵產子(不管她們承認與否);因為婦女40歲後平均一年只有一粒卵子能成功受孕,45歲後約每三年才有一粒卵子能成功受孕,50歲後以自己的新鮮卵子成孕之機會是零。該傳媒並引述澳洲衛生及福利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的資料顯示,每100名年齡45歲或以上的婦女,只有一名可以有活產的嬰兒。

究竟嘗試高齡生育的人士遇上甚麼實際情況?對身心、家庭經濟與關係、人際社交有甚麼影響?

現實是:有人懷胎數月後發現是畸胎需要流產;有人接連小產最終放棄生育;有人無論是自然還是人工受孕(生殖科技治療)均從未成功,失敗後面對是否接受捐贈卵子/胚胎、聘用代母或領養兒童等抉擇與掙扎;有人歷經數年尋訪中西醫或到海外求助,最終無功而還。好好一對夫婦為了生育面對連番失敗,導致身心俱疲、財力耗盡,關係轉差甚至離異,變得焦慮抑鬱、孤獨無助、逃避社交場合,默默忍受無聲的折磨。

眾新聞透過採訪個案、專家分析,探討坊間觀念與實際情況的落差,以及夫婦錯過最佳生育年齡之後面對的實況。

高齡生育,夫婦需要面對種種問題,令身心受困擾。網上圖片

晚婚晚育與生殖科技治療

香港統計處的資料顯示,本港女性初婚年齡中位數,由1981年的23.9歲延遲至2016年的29.4歲。女性首次生育中位數,由1981年的25.1歲延遲至2016年的31.4歲。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的數字反映,每6對夫婦當中便有1對有不育困擾,而女性年齡是影響因素之一。

香港大學婦產科學系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2001年開始服務時,求助女性平均年齡為34歲;現在比當時更高。

根據香港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的資料,接受各種生殖科技治療的婦女人數不斷增加。若以接受夫精人工授精(Artificial Insemination by Husband, AIH)、及接受「其他生殖科技治療」計算總和,婦女人數由2009年的4,693人增至2016年的9,058人,增幅達93%。

當中,接受「其他生殖科技治療」 (註:扣除夫精人工授精治療(AIH)與他精人工授精治療(Donor Insemination, DI),即以體外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俗稱試管嬰兒)為主等生殖科技治療,由2009年的2,166人增至2016年的5,951人,增幅達175%。

2009至2016年期間接受各種生殖科技治療的婦女中,以36歲或以上高齡婦女的增長最迅速。其中41歲至45歲、46歲至50歲婦女的數目上升超過200%:

接受各種生殖科技治療的數字與年齡分布:

接受「其他生殖科技治療」 (註:扣除夫精人工授精治療(AIH)與他精人工授精治療(Donor Insemination, DI),即以體外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俗稱試管嬰兒)為主等生殖科技治療,
接受「其他生殖科技治療」 (註:扣除夫精人工授精治療(AIH)與他精人工授精治療(Donor Insemination, DI),即以體外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俗稱試管嬰兒)為主等生殖科技治療,

 

誰是幫兇?娛樂版、坊間訊息之謬誤與陷阱

高齡女星與名媛連生數胎或者多胞胎的新聞,近年經常成為城中熱話。究竟高齡生育的成功個案有多普遍?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輔導主任陳凱欣博士:「大家只看到別人的成功,卻未明白背後的傷痛、或人家付出多少心血與錢財。不要因為見到有人成功,就以為自己一定得、一窩蜂去跟從。事實上,從數據來說,成功比例並不高。

高齡婦女有如坐情緒過山車,因為即使懷孕成功也有可能小產,要有抱回家的嬰兒take-home baby才算成功;無論嘗試以自然還是人工方法懷孕,年紀越大、風險越高。對於絕大部分不成功的高齡婦女來說,由於高齡失敗後再成功的機會更為渺茫,因此所受的打擊也更大。」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婦產科學系臨床教授吳鴻裕:「娛樂版需要娛樂大家,我們不能就個別情況作出評論。然而,我們不能只看一個人的成功情況、或者一兩個個案,然後將數據否定。因為既然是個案,便有其獨特性,正如六合彩也有人中一樣;個案卻不是數據,我們不能根據個案而斷定自己的機會,別人的個案亦不能作為評定自己的準則。而且高齡生育不同於買六合彩或者買人壽保險,雖然三者的機會率都很低,但買六合彩主要是買希望,買保險則不希望有機會用得着;相反,大家嘗試生育是因為真正希望有下一代。

另外,個別機構提供的高成功數字有可能受到操控、有誤導成分,而這個情況在香港與海外均有發生。因為進行體外受精(IVF)本身牽涉許多步驟,女性月經後數天開始連續約十天每天打針以刺激卵巢,然後在手術室接受取卵手術,專家於數天內讓卵子受精以期培育胚胎,再將胚胎移植至母體子宮以期著床;這樣為之一次治療周期。進行連串步驟期間,部分女士連取卵也失敗,亦有女性需要經過很多周期的失敗與嘗試、最後才有可供植入的胚胎。譬如有42歲婦女被誤導,指她以體外受精方法成孕機會達25%;但是她其實需要進行很多個周期的刺激卵巢打針和取卵手術,才有機會累積最佳的卵子、及進行之後的療程。如果銷售廣告只從最後放胚胎的步驟開始計算,可能將成功機會解讀得很高。另外,取卵手術與將胚胎放進子宮的動作同為入侵性。

相反,夫婦應該有知情權,方可作出正確的選擇。正確的計算方法應該從一個周期之初、打第一支刺激卵巢針開始計算,方為準確;這樣,正確的成功率就會低一大截。銷售廣告卻沒有將前期工作或失敗情況計算在內,表達失當。

數字可以被操控,是多變的;機構不應該只將最高的成功數字告知有意接受生殖科技的夫婦,而應該讓人知道最真實的資料。就如食客去西餐廳點有頭盤、主菜與甜品的套餐,可能以為一點餐就隨傳隨到,其實廚房已做了一整天的準備功夫。」

簡介生殖/輔助生育科技 (人工受孕)

僅三家公院提供輔助生育(人工受孕)服務

醫院管理局發言人:「醫管局轄下公立醫院婦產科會為懷孕困難的婦女提供諮詢,進行身體檢查和必要的測試如精液分析和輸卵管通暢試驗,有需要時亦可以提供生殖手術和夫精人工授精。」

醫院管理局2003年3月關於選擇體外授精(IVF)病人的指引:

- 接受治療時,婦人的年齡必須不超過40歲。

- 只有合法夫婦才可以接受治療,以及當前的婚姻未有健在的孩子。

- 接受治療夫婦必須在醫學上、生理上或精神上沒有不適宜懷孕的情況。

- 夫婦必須已經完成充分的評估,而 IVF 是最合適的治療方法。

- 如果評估檢查顯示病人卵巢的功能減少或衰退,將會被拒絕接納。

- 合資格的夫婦可在醫院管理局接受三次治療。

- 除上述各點之外,每個輔助生育部門都將綜合考慮其他有關的因素,例如不孕的原因、不孕的時間長短和妊娠紀錄的情況。

【高齡產子系列之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