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時聞雜感


香港眾志訪問00後對六四看法的影片截圖。

1.香港眾志做了一條片訪問00後對六四的看法,後來又刪了,說是沒有確保受訪者在足够思考下作答,又要避免受訪者遭受網絡欺凌,我一聽馬上想起戴耀廷教授搞佔中由始至終都掛住要確保唔好出亂子,或許要成事,我們可能要些不負責任的人才行。

2. 其實街訪某程度上正正就是要在受訪者沒有足够「思考」下才有意思,這才可以看到真反應,這才可以看到00後對六四的認識和整體印象如何,才可以反映家庭或學校或社會的教育或所謂的傳承有沒有問題,反而眾志自己介入去解釋才是不當的做法。而其實不讓學生有足够「思考」才是幫了她們呢,因為這是一個開脫的好理由,試想下如果她們經過足够「思考」才給出OK論的,又或者答到好像周浩鼎那樣,那時的批評就是網絡欺凌了。

3. 小女生的「清場OK論」實在是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語言問題而已,其實如今世人語言無味天下皆然,不只是小孩,成年人不也一樣?不只是香港,台灣大陸不也是一樣,OK呀,可以呀,你喜歡周董嗎?OK呀!你覺得lebron的球技如何?OK呀!其實小女生要上的一課,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你是不認識六四的就應該答自己不會判斷,沒有意見就應該答沒有意見,那不是罪。

4. 批評這個訪問的人往往其實是在批評香港眾志,這就像批評六四維園集會的人其實是在批評支聯會一樣,所以問題永遠是糾纏不清的。我看了張海澎老師評六四爭議的文章,真是感嘆張老師可以把問題歸納分析得這麼條理井然,仿佛語理分析的手術刀真的可以把沆瀣一氣的是非糾纏斬切似的。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程鋒。獨立媒體照片

5. 其實我覺得近幾年那些大學學生會會長的所謂意見都只宜付諸一笑,成日講中國唔關香港事,我真係好想拜託記者問下佢地,一旦六四再次發生,你係咪唔上街先?我聽了今年港大學生會黃程鋒在電視上聰明伶俐的說話,他似乎有句口頭禪,叫「我地會話」,好似乜都預備了說法,好有備而來,好安全,好周到,不過我在他略嫌沾沾自喜的態度中感覺有點問題,難道他真的看得那麼清楚?真的那麼肯定?真的毫無困惑?

6. 曾俊華說逼官員表態冇意義,但其實有腰骨的官員、有獨立意志的官員應該感謝有人「逼」他們表態,因為這是一種民意基礎使他有所依恃說些正常話,當然,他們一心一意要做奴才太監幹部就另話。

曾俊華周六在公民實踐論壇發表演說。

7. 做官呢就應該多多為民表率,而且仲要主動講,唔係做官來做乜?例如講下國家始終要真誠面對自己的歷史才會有真正的進步,例如講下將割讓香港改成將香港交予英國統治好白痴...相反,做00後或大學二年級的就不宜參加太多意見派對,社會的確係逼緊你哋在沒有足够思考之下表態,其實沒有什麼意思的。it's all words folk, it's all words.

8. 世說新語有個好有趣的故事,何晏皮膚白,魏文帝懷疑他敷粉,於是大熱天時讓他吃熱湯餅,敷粉何郎吃完後,大汗淋漓,但朱衣自拭,色轉皎然。故事有趣之處在於魏文帝沒有以帝王之尊逼問何,讓他自己交待,又或直接拿黑手去抹他的臉,而是巧妙地試驗、靜靜地觀察。我覺得OK論的00後或今日的大學生怎樣看六四其實真的無關痛癢,要看還要等她們正夏月吃過熱湯餅之後才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