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齡產子】人工生殖科技成功率僅一成多 專家:有人失敗近30次身心受創 


【高齡產子系列之三】

眾新聞報道阿玲的個案(化名),她經歷多次人工受孕失敗之後,借用年輕婦女的卵子與丈夫的精子結合,再嘗試用自己的子宮來生育成功,但過程極之不容易。高齡婦女希望生育,卻很可能遇上生理、心理以及制度的諸多阻礙,與娛樂版及坊間極度樂觀的資訊出現落差。以下是高齡生育及人工受孕的相關數據。

利用科技 成功率僅一成多

2016年香港體外受精(IVF,俗稱試管嬰兒)的持續妊娠率平均(不計年齡)僅為14.3%,36歲後隨即急降,41至45歲僅為5.7%。(持續妊娠率指呈報時錄得胎兒心臟活動,於治療後三個月內呈報;持續妊娠率為持續妊娠個案宗數/治療週期數目 x 100%):

2016年香港夫精人工授精­­ — 子宮內授精 (AIH-IUI)的持續妊娠率平均(不計年齡)僅為11.5%,36歲後隨即急降,41至45歲僅為6.6%,46歲至50歲為零:

借卵產子或早年雪卵 成功率較高

胚胎移植(ET)可分為移植新鮮胚胎與冷藏胚胎,後者指凍融胚胎移植(Frozen-thawed ET, FET),即先將胚胎冷凍,通過嚴格精細的冷凍程序將胚胎降溫冷凍保存於零下196℃的液氮中,等待需要生育時將冷凍胚胎復甦解凍、再移植至母體。香港法例規定,冷凍及儲存自用胚胎的期限最高為10年。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婦產科學系臨床教授吳鴻裕表示,如果高齡婦女現在用自己的新鮮卵子(自然或人工)受孕失敗,但她較為年輕時已將自己的卵子冷凍(凍融卵母細胞(Frozen oocytes)、俗稱雪卵)及儲存以供個人日後進行體外受精時使用,那麼現在如將卵子解凍再進行體外受精,她的累積成功機會便會比從來沒有於早年雪卵的情況為高。

香港規定,卵子(卵母細胞)的最長儲存期限為直至婦女年滿55歲或10年為止,兩者以較遲者為準;雖然55歲的期限原是為因醫學理由、如需接受化療、放射治療及外科手術等婦女而設,然而吳鴻裕表示,過往仍有一般婦女獲准以此為儲存卵子的期限。

吳鴻裕稱,高齡婦女若接受年輕婦女捐贈者所捐贈者的卵子、然後借卵產子,可提高成功機會。

從香港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2016年的數據可見,本港持續妊娠率較高的體外受精均牽涉凍融,如使用凍融卵母細胞的細胞漿內精子注入法加體外受精。另外以下4種科技中,成功率較高的個案都與捐贈有關:

專家分析:科技不能抵銷年齡的影響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婦產科學系臨床教授吳鴻裕:

無論以自然還是人工方法,婦女年齡對她生育的嚴重負面影響都是一致的。婦女卵子數目與質素隨年齡而降低,科技並不能抵銷年齡造成的影響。

以自然方法來說,30歲婦女嘗試一年,九成會會懷孕;之後隨著年齡增長,越試得久越難成功。若35歲嘗試半年還未懷孕,已經應該接受檢查與治療。

以體外受精(IVF,俗稱試管嬰兒)而言,30歲的婦女嘗試接受一次體外受精,可能有四成機會將嬰兒活產。到了35歲,活產率可能只有兩成;40歲跌至一成,45歲後機會更少至難以用數據表達。

2015年香港體外受孕(IVF)的持續懷孕率為15.9%,其中最高為21至25歲的組別(22.2%),36至40歲成功率僅為17.4%,40至45歲跌至5.4%,46歲至50歲僅為0.9%。

同年,香港宮內授精(IUI) 的持續懷孕率為11%,其中最高為21至25歲的組別(22.6%),36至40歲成功率僅為9.4%,40至45歲跌至6%,46歲至50歲僅為0%。」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婦產科學系臨床教授吳鴻裕:「婦女卵子數目與質素隨年齡而降低,科技並不能抵銷年齡造成的影響。」何君健攝

專家分析:有婦女體外受精失敗近30次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輔導主任陳凱欣博士:

「有研究顯示,最佳生育年齡為26至27歲左右,35歲以後生育能力急劇下降。然而按照現時的初婚年齡和首次生育年齡,一般夫婦發現生育問題時往往已經近35歲,如果自然生育已經覺得困難,那何況是人工受孕呢?

為了生育,有女性竟然連續接受體外受精(俗稱試管嬰兒)29次。有人連續20年不斷進行人工受孕,亦有人已耗費100萬元仍然鍥而不捨,表示除非自己停經,否則將一直嘗試;她們不想停止,因為不知道停止之後如何面對將來。如果本身執著地認為有孩子才為圓滿家庭,那麼更往往不懂放手。不少人尋訪中西醫,生育難題變成長期、慢性的情況。

情緒過山車

對女性來說,體外受精是一個入侵性醫療程序,牽涉接連打針、手術取卵等,對女性的身心負擔都很大,需要身心靈的支援。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港大婦產科學系在2013至2015年間,進行全港首個縱向研究,跟進151名婦女在經歷體外受精治療失敗後的的焦慮和抑鬱水平,讓她們在得知驗孕結果後(T0)、驗孕一個月後的覆診(T1)、和覆診後三個月(T2)填寫心理測量問卷。研究發現,在得知驗孕療程失敗後,39.1%的婦女有焦慮症狀(焦慮水平8分或以上),屬需要臨床關注的水平。焦慮程度在往後的幾個月仍然持續(T1:34.4%;T2:34.5%)。有18.6%的婦女在驗孕得知療程失敗後有抑鬱症狀(抑鬱水平8 分或以上),抑鬱情況在往後幾個月仍然持續(T1:20.5%;T2:17.9%)。部分婦女在治療失敗後面對心理困擾,若沒有適時的介入,有機會變成長期的心理困擾。

研究顯示婦女最感焦慮的時期,是當胚胎移植到子宮後、等候驗孕結果之前的兩個星期;有婦女甚至外出也要夾著雙腿以為胚胎會掉下來。由於婦女對懷孕抱有很高的期望,懷孕結果卻存在不確定性,婦女在這期間經歷沉重的心理負擔,如果未能作出適時介入,將有機會發展至較長時間的焦慮或抑鬱情況。

雖然如此,證實受孕失敗、又或者受孕成功後卻流產等均帶來沉重打擊;其實每一個階段都是困難的,十對夫婦有十個故事,每對均走過漫長而艱辛的路程。

輔導與支援服務

因此,兩個學系在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共同為接受輔助生育(人工受孕)的婦女設有身心靈全人健康課程,小組的支援有助減輕的焦慮與困擾。除定期小組與工作坊外,中心亦推出有自助小冊子及網上程式,即使夫婦因為忙碌而未能出席所有聚會,也可學習身心鍛煉運動、穴位按摩、瑜珈、默想等舒緩方法。外國的研究亦指出,心理教育能有效減低在等待驗孕結果期間的情緒壓力。

事實上於加拿大,澳洲,英國等地,進入生殖科技程序的病人『必須』按照法例接受心理評估及輔導;然而香港的《生殖科技及胚胎研究實務守則》只要求生殖科技中心向進入生殖科技程序的人『建議』進行輔導服務,該等中心提供的輔導服務只屬自願性質。

以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為例,身心靈全人健康課程能否舉行只能取決於當時有否研究經費,經費短缺影響服務的延續性。其實,我們認為香港應該效法外國的做法,要求病人『必須』接受輔導。

既然港府關注人口老化與低生育率的問題,而香港又有許多夫婦渴望生育卻遇上生育困難,那政府何不增撥資源幫助解決生育問題?

服務鴻溝 基層難以負擔 

醫管局轄下只有瑪麗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及廣華醫院可以進行體外受精,而且只容許40歲以下女性排隊;由於轉介與排隊需時兩、三年,因此真正截龍時間可能提前至38歲。如果女性35歲發現生育有問題,排隊三年後已經38歲,屆時可以進行的體外受精次數亦減少。一位女士最多可以在公院進行三次新鮮周期(fresh cycle)的體外受精,每次約2萬元;如果仍然無所獲,三次之後就要轉往私家求診。由此可見,香港現時的輔助生育夫婦出現服務鴻溝,基層難以負擔,影響生育權利。」

 【高齡產子系列之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