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熱心市民」花$17萬製劉曉波坐像放時代廣場 曾健成上周收律師信 冀能擺至周年忌辰


 

諾貝爾和平獎的一張椅子,2010年曾為當時於中國服刑而無法領獎的劉曉波留空。藍色空櫈,從此成為劉曉波的記號。

劉曉波逝世一周年(7月13日)前夕,有「熱心市民」花費17萬元,製作並捐出一個銅製劉曉波坐像。劉曉波銅像翹腳安坐在椅子上,右手持一根香煙,神情從容。支聯會主席何俊仁,以及社民連曾健成、梁國雄、吳文遠等人,今日在時代廣場鐘樓旁的露天廣場,為銅像揭幕。

曾健成與多名義工自上月31日起,在該處開設街站悼念劉曉波,擺放了一個曾建成與20多名市民合製的白色劉曉波像,並要求中共釋放劉曉波遺孀劉霞。街站及劉曉波像原意擺放至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即下月13日,惟時代廣場上周五(8日)向街站義工發律師信,要求他們立即離開露天廣場,並移除所有帳篷及展台等物品,否則時代廣場「在沒有選擇及不會再另行通知的情況下」,將向法院申請禁制令。

何俊仁呼籲時代廣場管理公司「有啲人情味」,讓大眾在該處表達對劉曉波敬意。他又宣布,支聯會即日起發起全球網上聯署行動,要求中央釋放劉霞,容許劉霞及劉輝兩姊弟出國。支聯會將於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當日,將信件及聯署名單,郵寄予國家主席習近平。

劉曉波銅像揭幕後,眾人默哀一分鐘。吳婉英攝
在場人士逐一向劉曉波銅像獻花。吳婉英攝
現有的白色劉曉波像。戴晴曦攝

社民連成員曾健成(阿牛)於六四29周年前夕、上月31日起,與多名義工在時代廣場鐘樓旁邊的露天公共空間設街站,並豎立白色劉曉波半身像。今日起,街站再添一個劉曉波全身像,該像為銅製坐像。曾健成指,劉曉波坐像由一名「熱心市民」捐出,對方不欲公開身份,透過義工向他們捐出銅製,他亦未見過對方。

曾健成補充指,一眾義工早就有意訂做一個劉曉波坐著抽煙的像,並曾在中、港、台找生產商,但內地沒有廠商接單、在香港找不到人製作,台灣有生產商願意做,惟開價150萬台幣(約40萬港元),他們負擔不起,多名義工於是利用玻璃纖維製作一個白色半身像。他估計,該「熱心市民」是透過義工得悉他們想做一個這樣的劉曉波像,又成功在香港找到生產商,遂自費17萬元製作銅像,其後捐出。

兩個劉曉波像原意在時代廣場露天廣場展出至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即下月13日,並在當日移至金鐘添馬公園,舉行追思會。不過,街站義工上周五(8日)收到時代廣場委託律師發出的律師信,要求他們即時離開露天廣場,並移除所有帳篷及展台等物品,令展覽出現變數。

曾健成指,悼念劉曉波街站原有3個帳篷,現縮減至兩個。街站展品24小時都在露天廣場,義工每日約於早上9時至晚上9時半會「嗌咪」,中午、黃昏時間才會稍為「大聲啲」。吳婉英攝

曾健成表示,截至上周三(6日),時代廣場方面一直未有派人接觸他們。到了上周四(7日),他突然收到時代廣場一封信,指風暴艾雲尼靠近香港,天文台已因風力增強於中午改發三號強風信號,並預報有強風大雨。「基於安公共安全原因」,並「收到大量顧客和鄰近商戶投訴」,指他們發出噪音及阻塞通道,要求他們「拆除帳篷及橫幅布條等有關物件」。曾健成指,他當時不在場,據現場義工所述,時代廣場人員放下信件便離開,同日有警民關係科人員到街站查問颱風安排,他們向警方表示,若掛八號風球,他們會拆下所有物資,用沙包壓住。警方當時未有要求他們離開。

時代廣場上周三(6日)向曾健成發信,指風暴艾雲尼靠近香港,「基於安公共安全原因」,要求他們「拆除帳篷及橫幅布條等有關物件」。曾健成facebook圖片

翌日、上周五(8日),有人到街站向曾健成及在場的6、7名義工派發律師信。律師信由的近律師行發出,內容指他們在未經時代廣場授權下,在露天廣場搭建帳篷及展台、以揚聲器宣傳政治理念,並邀請、接受途人捐款。律師信指,時代廣場只容許該露天廣場「被公眾用作通道及文娛康樂用途」,而曾健成等人「長期使用露天廣場的方式,包括搭建帳篷和展台、使用揚聲器、及接受含商業元素的捐款的行為不被我客戶(時代廣場)所允許」,相關使用方式亦「被視為干擾公眾」,又指時代廣場已收到不少公眾投訴。此外,「基於最近惡劣的天氣條件」,帳篷及展台等可能引致「安全問題」。律師信續指,時代廣場要求他們立即離開露天廣場,並移除所有帳篷及展台等物品。如他們不能配合要求,時代廣場「在沒有選擇及不會再另行通知的情況下」,將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並索取損害賠償。

時代廣場委託的的近律師行上周五(8日)向曾健成及另外6、7名義工派發律師信,要求他們立即離開露天廣場,並移除所有帳篷及展台等物品。曾健成提供圖片

曾健成指,收到律師信後,他有4、5次透過電話等方式聯絡時代廣場的負責人,但一直沒有時代廣場人員回覆。直至昨日(10日)下午約3時,有一名自稱是「時代廣場保安阿頭」、沒有穿著制服的男子,向曾健成查詢街站擺放到什麼時間,他回應說,會擺放方至下月13日。對方再要求他們將攤位縮細並將音量收細,他則指,攤位可縮小,而音量本身已經相當細。曾健成表示,街站原有3個帳篷,現縮減至兩個。籌款仍然繼續,至今籌得約4萬元,捐款扣除開支後會捐予社民連及民間電台,或有部分金額轉交該名「熱心市民」,幫補銅像的製作費。

曾健成表示,期望時代廣場讓他們擺放街站及劉曉波像,至下月13日、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如果劉霞可以喺呢段時間獲釋,我哋即時收工。」曾健成補充指,若法庭頒布禁制令,他們無意衝擊法律,將會遵從法庭指示撒離露天廣場,或會將街站移至廣場對出的行人路上。

根據屋宇署資料,時代廣場露天廣場屬於私人物業範圍內撥出供公眾使用的地方,即是經業主與政府簽訂公用契約,同意撥出作公眾通道之用,或布契約訂明的其他用途。屋宇署資料顯示,該處是「行人通道及靜態消遣活動/休閒空間」。

2008年3月,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回應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查詢時確認,時代廣場須提供羅素街和勿地臣街交界處的地下廣場作公眾休憩空間。該公眾空間用地為私人土地,業權屬時代廣場業主擁有。業主須負責管理公眾休憩空間用地,其權責受一份「撥出私有地方供公眾使用的契約」,簡稱「公用契約」(Deed of Dedication)所規範,契約主要條款包括︰

  • 業主須自費保持所撥出的地方清潔整齊,免受阻塞;
  • 業主須自聘清潔和保安員工確保地方有效管理;
  • 業主須開放用地予公眾作行人通道或靜態休閒活動之用;
  • 業主有權在用地上搭建(或容許別人搭建)臨時構築物作陳列或展覽之用,但必須事前得到屋宇署的批准,並且不能妨礙行人通道。業主可就機構在舉行這類展覽和展示會時使用電力/水或由業主提供的相關設施和其他服務收取有關費用;
  • 如果業主不執行有關契約的規定,政府可按契約條款作出跟進行動,例如要求業主拆卸安放於用地上而會阻塞公眾通道的工程。
學聯2014年曾於時代廣場露天廣場設六四展覽,並擺放一台白色坦克車模型。《蘋果日報》圖片

過往有民主派組織在時代廣場露天廣場擺放街站及展示品,如支聯會2010年豎立民主女神像及「六四屠城」浮雕、學聯2014年曾擺放白色坦克。支聯會前常委李耀基曾被食環署票控,原審裁定他「無牌使用公眾娛樂場所」罪成,罰款2,000元,他其後上訴得直,獲撤銷定罪及罰款。處理上訴的高等法院法官彭偉昌引用終審法院案例指,法例規定的是「讓公眾進入有關的娛樂場所」,而不是「純粹公眾接觸、體驗及參與娛樂活動」,認為支聯會毋須領牌。曾健成對於今次時代廣場向他們發律師信感疑惑,他估計今次事件或與劉曉波身份敏感有關。

時代廣場發言人回覆眾新聞查詢指,作為時代廣場的業權持有及管理人,他們有責任保障露天廣場的公眾安全及秩序,而所有在該處舉行的活動都須事先申請。惟曾建成等人自5月31日起在時代廣場露天廣場舉辦活動,並沒有按規定事先作出申請。他們亦收到大量訪客和附近商户阻塞通道和噪音的投訴。發言人又指,在過去的一星期,於三號強風訊號和暴雨的情況下,基於公眾及他們自身安全理由,曾多次勸喻及要求曾健成等人,拆去搭建物及離開。至於時代廣場是否考慮展品的政治訊息、會否容許街站擺放至下月13日,發言人未有回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