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齡產子】妻多次小產 夫經歷「男人最痛」有口難言


 

【高齡產子系列之五】

高齡生育的現象不獨於遲婚一族中出現,早婚夫婦亦往往因為各種原因而延遲生育,隨之而來是出現困難帶來的各種情緒困擾與精神壓力。葉應霖與葉菁夫婦於校園認識,結婚時才25、26歲,與許多年青夫婦一樣等到30歲出頭準備生育,誰知踏上等候生育的「不歸路」後,一等就等了六、七年,期間四出尋訪中西醫,兩度自然懷孕及小產,三次嘗試宮內授精(IUI)不果,心力交瘁。之後發現妻子因血液的THI細胞指數過高導致生育困難、並接受治療;最後有信仰的兩口子幾經掙扎,再透過體外受精(IVF、俗稱試管嬰兒),妻子於37歲及39歲時誕下子女。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數年前宣布太太成功懷孕,同時表示太太之前多次小產,令身為丈夫的他有說不出的傷痛與孤獨。一時間外國網站上匿名丈夫紛紛分享類似經歷,指為了安慰及支援多次失去腹中塊肉的妻子,丈夫的眼淚只能往心裏流。

葉氏夫婦經歷6年嘗試生育失敗、妻子葉菁兩次小產,作為丈夫的葉應霖與不少男士一樣,有著沉重失落、卻難以啟齒。第一次收到消息時,他正在主持教會聚會,第二次則正要應付神學考試,特別難熬。

「透過電話知道太太第二次小產時那刻,我的感受更深,極端失望和傷心,卻無計可施、無事可做。我以及其他香港人在成長過程中都習慣憑努力往上爬,可是生育成功與否卻不在掌握之中,如肥皂一樣捉不住,而家中上一代給予的壓力只令人更感迷惘。」葉應霖說。

葉氏夫婦經歷6年嘗試生育失敗、妻子葉菁(右)兩次小產,作為丈夫的葉應霖(左)與不少男士一樣,有著沉重失落、卻難以啟齒。

你fail了

葉應霖有感而發:「男人來到世上就是要幹活做工,我們的內在(inner being)是幹活的人(worker),上帝叫我們在大地上工作,促使事情發生(make things happen)、或者改變事情(change things)。太太小產,在她來說是失去骨肉;小生命並不在丈夫的身體內,因此男士的失落看似較為間接。然而,我不能透過付出努力而令事情有所改變,就如被告知你不合格、你fail 了,卻又不可以補習,你被剔出局(terminated)了、無可救藥;這是丈夫經歷最實在、最直接的傷痛與挫敗。」

「面對小產,夫婦需要共同面對;如果一人傷痛欲絕、另一只顧打機,一定不行。夫妻一同哀悼,對兩人關係有幫助;然而太太沉痛傷心,我又可以做甚麼?又或者,與太太一起『沉下去』這個動作,就是我應該做的?如果傷痛太深太久,又會拖多久、對生活其他層面帶來何種影響?而我又的確傷心,這中間有一種張力,教我不知如何是好。」

隱藏的情感

「我不會像太太那樣主動找朋友傾訴,教會朋友對太太的支持的確令我深受感動,男士們則會拍拍肩膊、問我是否『頂得順』,不過男士之間的問候說話亦止於兩三句。男士的情感是隱藏的,彼此之間的交往容不下流露情感的機會;對男士來說,將哀傷以語言表達是一件令人感到很疲乏的活動。從小到大,男生走在一起就是打球鬥波和『吹水』、然後各自回家;如今面對太太小產,難道會約出來一起來哀悼?男士很難用語言疏導情緒,而且實際上別人又幫不上忙,寧願獨自面對、自我對話及與上帝對話。如果身邊其他男士有類似經歷,也許會有共鳴;可是這樣的情況卻沒有發生。難道我要上網查找『男士心聲─小產』?」

正以博士生身分研究論述(narrative)的葉應霖認為,男士們在這個情況下對話,的確是有用的。不過說得太多會令人煩厭,『收埋收埋』又不健康。他坦言現在身邊有遇上同樣問題的男士,自己亦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們。最好有合適的人表示適量的關心,如何拿捏得恰到好處卻是一門學問,是否有如此能耐又是另一個問題。

從不育到人工受孕 夫婦著書勉勵同路人

太太小產亦影響丈夫的信仰,堅持多年的人生信念突然受到挑戰。「我自十幾歲開始信神,在成長、拍拖與工作的經驗上都能夠經歷上帝的同在,然而在生育上卻遇上許多挫折與變數。上帝在哪裡?祂不是給我們平安與感動的嗎?那麼從前是否搞錯了?是否只出於自己的心理反射?那一刻我覺得上帝很遙遠。這份迷惘一直維持到最後太太經人工受孕後成功生育,方才告終。」

太太小產時,葉應霖覺得尚且有朋友上前安慰;然而到了尋求人工受孕的階段,他覺得過程更為孤單。身邊有人極度反對人工受孕,認為煩擾兼無謂,卻不了解人工受孕科技的內容,亦沒有嘗試體會他們的情況,只一味批評,令本來已經備受困擾的他更覺掉進谷底。因此,他與太太合著了一本書,將兩人從不育到接受人工受孕的過程與心路歷程、以及信仰反思記錄下來,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過來人的情況與生育科技的底蘊。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左)數年前宣布太太成功懷孕,同時表示太太之前多次小產,令身為丈夫的他有說不出的傷痛與孤獨。網上圖片

專家分析:男士感受與夫婦關係

說到高齡婦女生育困難或流產,人們通常較關心婦女的感受;那麼男士的感受又如何?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輔導主任陳凱欣博士:

「男士絕對也有傷痛,不過他們的傷痛同樣是不被社會認可的哀傷(disenfranchised grief),旁人不覺得他們受苦,他們也少有表露出來。雖然男士通常在這些時候扮演支援妻子的角色,然而如果丈夫能夠表達傷痛,也可收療癒之效,並且可讓太太明白自己不是獨自面對生育困難或流產的痛苦,原來丈夫也一樣。其實這些時候最需要兩人同心、共同面對;與醫院內其他情況不同,其他病症終究由病者面對,生育困難或小產則是兩個人的事。男士表達傷痛 ,一定比不表達為佳。

慣性無望、發展停滯

這些夫婦就如乘坐情緒過山車一樣,開始時充滿希望、失敗後極度失望。多次從高山跌進谷底後,演變成慣性無望與無助感(learned hopelessness and helplessness),意即漸漸不敢再抱有希望,甚至出現焦慮與抑鬱的情況。

生育困難令夫婦覺得無法掌握人生與未來,人生走到這個階段卻好像突然停頓了,以後怎樣?生育困難或最終失敗令他們感到發展停滯 (developmental blockage)。在學業與事業上可以靠雙手打出一片天,生育的結果卻不能自己掌握。計劃膠著,他們連新居需要兩房還是三房也難作決定,容易感到困惑。

長期受生育問題困擾,夫婦房事往往變得機械化、了無樂趣,性滿足感影響婚姻。女士忙於量體溫以於最佳時間行房,工作上加班令夫婦夾時間難上加難。曾有分別上早晚兩班的夫婦,需要在丈夫下班與妻子上班之間的時間行房,壓力可想而知。

葉應霖說,遇上同樣面對太太小產問題的男士,他亦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們。最好有合適的人表示適量的關心,如何拿捏得恰到好處卻是一門學問。何君健攝

丈夫太緊張,妻子手術要取消

曾經有接受體外受精的婦女經過十多天打刺激卵巢針及最後打破卵針、正準備進入手術室抽卵,到了埋門一腳,丈夫卻因緊張過度而未能於同日取精,以致妻子的手術要取消,一切等下個月從頭再來。妻子埋怨丈夫不夠盡力,引起雙方爭拗。

為了紓緩高齡夫婦於不同階段的情緒,有生育問題的夫婦可以訂下時間表與路線圖;如果多番失敗則可考慮放棄執著、多思考日後的人生可以如何渡過。」

婚姻輔導與支援小組

夫婦可接受婚姻輔導、參加夫婦支援小組,互相分享;尤其男士也有機會分享,更為難得。

夫婦兩人的生育意願或程度可能不一樣,我們進行輔導時必須探討背後的原因。有些渴望生育的太太經常一個人參加輔導或支援小組,丈夫就像一位『缺席的丈夫』一樣,令太太更不開心。如果夫婦一同求助,可令雙方有風雨同路的感覺,有助帶來正面的影響。」

【高齡產子系列之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