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齡產子】母為小產嬰製紀念冊 由哀傷憤怒到心懷感恩


【高齡產子系列之六】

經歷小產傷痛的葉菁(丈夫為葉應霖),本來並不是特別喜歡小朋友,認為生養孩子責任重大、而且希望先進修。然而身為教徒的她領會到上帝希望她與丈夫有敬虔的後裔,於是嘗試生育。看醫生後一年多,2007年首次懷孕,卻在8周時驗出胚胎沒有心跳、是小產嬰;2008年再度懷孕,這次提心吊膽,結果到了第8周不但小產、更大量流血入院。

「第二次的情況為除了好驚、好恐怖外,我亦覺得非常憤怒、怨恨、苦毒、和沒有希望,一直以來的信念亦受到動搖。為何要再一次小產?如果要多次小產,那上帝讓我從來不曾懷孕不更好嗎?之前信仰上的領受是否錯了,還是上帝『玩嘢』?為甚麼身邊朋友要生孩子容易又順利?看新聞,為何這麼多棄嬰?在街上見到別人抱著BB,我會想起自己所失去的,反感、想哭。」

部分親友與醫護人員的反應亦令她更加不安。第一次小產,醫生用十分冷淡的語調宣告嬰兒沒有了,當時葉菁腦海一片空白、欲哭無淚的她,卻要應付部分親友不合宜的建議和說話,例如即時說:「別難過,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或者告訴我有朋友曾7次流產才生了孩子, 令我當時聽了更害怕」;亦有人到她家中探望打氣並講了很多道理,卻無視她當時身心俱疲、需要休養;這些不適時不適當的安慰方法令人感到特別厭倦。

幸好葉菁身邊亦有一群有同理心、信仰相同的朋友,能夠傾聽她的心聲、與她同笑同哭。她認為熟朋友的支持、聆聽和陪伴非常重要,因此每次有心事均第一時間通知朋友,他們樂於聆聽,令她份外感恩。

葉菁第二次小產時,「除了好驚、好恐怖外,我亦覺得非常憤怒、怨恨、苦毒、和沒有希望,一直以來的信念亦受到動搖。」何君健攝

容許有哀傷時刻

丈夫葉應霖與她一同渡過哀傷的時刻。「他明白我的需要,沒有『格硬』 立即將我從低谷拉上來、或者說大道理做理性分析等;這已經非常重要。他容許我哀傷一段時間,並且肯聆聽、支持,兩人共同渡過。」

信仰方面,葉菁坦言初時的確有所動搖,然而之後她亦透過信仰得到更多安慰與肯定。正當她兩度小產,極度疑惑與迷惘之際,聽到一首詩歌:「裡面提到『上帝你創造宇宙萬物、統管一切所有,但祢卻關心我的需要、瞭解我的感受。祢手鋪陳天上雲彩,打造永恆國度(【祢的愛】)』,旋律與歌詞均令我深受感動;而正在聽歌的時候,我竟然看到天上出現一道彩虹,由於彩虹在聖經裡代表上帝與人的約定,那一刻我即時潸然淚下,上帝的應許仍然與我同在,我知道上帝並沒有忘記我,祂知道我的痛和苦、應許給我盼望,祂將帶我們到更豐盛的地方。」

小產BB紀念冊

為了紀念兩個沒有機會出生的BB、和治療自己的傷痛,葉菁為每個BB製作紀念冊,將親友的百多條電話安慰訊息、BB超聲波照片等全部細心輯錄,貼在精心製作的兩本紀念冊內。「兩個BB分別名為『一心』和『連心』,意即『一心稱頌耶和華』。雖然他們離開了,但是有人知道他們曾經存在,BB在我腹中出現時有朋友為我們歡呼慶祝,BB離開時有人為他們哀悼。生命從上帝而來,他們已經回到天父那裡。做完紀念冊後,我覺得可以放下、再走人生下一步。」

葉菁首次懷孕,腹中名為「一心」的孩子曾带給夫婦倆歡欣與希望,可惜懷孕八周不幸小產。葉氏夫婦提供照片
紀念册內滿載朋友的慰問語和慰問卡。葉氏夫婦提供照片

人工受孕之路更為孤單

葉氏夫婦不久後找到新的轉機,在偶然機會下認識一種婦女血液治療,方知道原來葉菁血液內的THI細胞指數超出常人數倍,而這個影響生育的情況是可以得到醫治的。她於是接受中西醫治療,並且於36歲那年考慮進行體外受精(IVF,俗稱試管嬰兒)。

料不到當他們開始考慮人工受孕時,竟感到比之前更孤單。「在教會內,體外受精仍然是有爭議性的,有些人則已經有自己的看法,身邊沒有人能夠給予意見,於是唯有自己展開對人工受孕的研究。」

經深入研究後,夫婦倆發覺體外受精並不如想像那樣操控生命、人定勝天;相反,醫生只是在過程中盡力提供輔助,結果並非由醫生掌控,每個步驟都有機會失敗,譬如胚胎是否能夠成功著床,醫生是愛莫能助的。「每一步都需要上帝恩典的介入,方能成功懷孕。」

沒有棄置胚胎

由於夫婦認為棄置胚胎等於棄置生命,因此反對棄置用剩的胚胎。醫生明白他們的想法後,建議葉菁進行8次單精子卵胞漿內注射(ICSI)。衍生的8個可用卵子,到後來卻只有5個存活,受精後成為5個胚胎。到了移植胚胎階段,醫生第一次移植兩個胚胎,只有一個成功;第二次移植兩個胚胎均告失敗;第三次移植最後一個胚胎,取得成功。於是8個用卵子最終成為兩個活產BB,也就是葉菁先後於37及39歲誕下的兒子和女兒。「我們秉持了當初的信念,沒有浪費任何胚胎。」

總結多年來與經歷不育和流產婦女同行的經驗,葉菁深刻體會到每對夫婦的故事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女人所流的眼淚也是獨特的。若不幸不育或小產,應盡量找合適的人給予支持,不要獨自面對。最重要的是,生命不可以自己掌握,因為乃從上帝而來。

葉應霖、葉菁夫婦著作《給我一個Baby ─ 從不育走到人工生育》。

著書分享經驗

葉氏夫婦撰寫著作《給我一個Baby ─ 從不育走到人工生育》書中提出多個問題,包括:

傳媒渲染:夫婦回應坊間對人工受孕的迷思,指坊間認為現代人講求方便,以為沒有時間行房就去做人受孕,甚至因為傳媒不斷報道城中名女人做人工受孕的新聞,好像人工受孕已成為現代人「生仔盡在掌控中」的潮流......事實如何?

葉菁寫道:「筆者夠膽說,大部分的夫婦若可以自然懷孕,沒有一個正常人會選擇去經歷人工受孕這種痛苦和折磨的過程。人工受孕的過程絕不快捷,絕不方便,絕不是如大部分人想像中的簡單輕易! 我與幾位同樣做過人工受孕的姊妹,都可以給你做證,我們沒有一個在此過程中不掉眼淚、不覺委屈、不受身心靈煎熬的,沒有一個 ! 若渴選擇,我們沒有一對夫婦願意與一個接一個熬人的療程來取代二人浪漫『造人』的時間 ! 傳媒大肆宣傳幾位名女人做人工受孕,令此事變得娛樂性和商品化,似乎人工受孕只是一項交易......其實她們所流的眼淚,過程中所體會的辛酸,又有誰來憐恤和報道呢?人工受孕並非如傳媒所吹噓的如此『神化』及『盡在掌控中』,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深入了解呢?」

書中引述生殖醫學及婦產專科梁啟文醫生表示:「一小撮名人40多歲後奇蹟地成功生育,被傳媒大肆渲染,誤導了不少人。他們誤以為現代的醫療科技已突破生育年齡的界限,將不可能變為可能。即使是年輕的夫婦接受輔助生育治療,他們經歷的困難亦不足為外人道:每隔治療周期都受盡精神折磨,每次月經來潮又一次墮入情緒谷底。」

身體與精神代價:葉菁在書中引述婦產科醫生何永超(摘自林碧芳編《生育秘笈:五大著名生殖醫學專科醫生解答不育疑難》)的一番話:「你的情緒全程會像過山車一樣,不知在轉彎後是上還是落,極度令人疲累和憂心......有小產就像是在路途上摔跤,尤其經長時間的嘗試後,其傷痛之深可令人無力在站起來......」

葉應霖、葉菁夫婦攜手同行,在人生路上甘苦與共。何君健攝

專家分析:跟小產胎兒道別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輔導主任陳凱欣博士:

「如果胎兒八周早期流產,由於往往沒有住院或沒有成形的胎兒,夫婦可能要主動尋找心理輔導的機會。第一道心理關口是回家:被看更追問怎辦?見到預早準備的嬰兒衣物、觸景傷情,應該如何處理?

如果胎兒於24周後自然流產,應盡量讓夫婦有機會跟胎兒道別、拍照;個別機構亦開始提供殯葬服務。曾經有好心護士為小產胎兒拍照、並存放於醫療紀錄內;不少夫婦當時不忍看照片,數年後卻專程到來取回照片。」

【高齡產子系列之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