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西部世界》中的意識形成與人神關係


 

【撰文:蘇遠微】
 
《西部世界》(Westworld)已在播映第二季,我仍在看第一季,看劇集本來只作消磨時間,最終卻換來智慧的啟悟,這的確是始料不及的。

《西部世界》雖然是科幻,然而故事內容卻不是遙不可及,劇中有一個樂園供有錢人尋歡作樂,樂園背景為美國18、19世紀的西部牛仔時代,內裡充斥著模仿西部世界古代人的人工智能機械人接待員,而真實世界的有錢人可以付費進內探險,也可以向接待員殺人放火姦淫擄掠而不會受制裁或受傷的。漸漸裡面的某些機械接待員產生了自我意識,牽引出一連串故事。劇情固然如一般美劇般緊湊引人入勝,但編導的野心很大,除收視外還要帶出發人深省的訊息,而且頗震撼性。

本來於真實世界守法有禮的有錢人到樂園中就是要展現獸性,對接待員為所欲為,他們認為人工智能機械人只是假人,並非真實生命,所以傷害他們也無所謂,但當中有些人卻感到內疚,覺得在樂園中肆無忌憚的人是混蛋人渣。編導或借此提出一個深刻的問題:當人類和人工智能的溝通和互動越來越人性化,人類對人工智能也是否需表現出人道和尊重呢?如果人類對人工智能肆意欺侮凌虐,就像現在某些人會對Siri或Google assistant 說粗言穢語一樣,這是否展現出一種下流禽獸的真實性格呢?這是否道德呢?這是個哲學問題,但以往哲學家未遇過人工智能,還未需要思考,現在可能要想想了。

關於意識的形成,一直以來和生命的形成一樣,複雜得連科學界也難以解釋,就算勉強提出一個理論附會,但細節是怎樣?每一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都仍是撲朔迷離。意識和生命不可能用電腦程式編寫出來,也不能好像某些科學家只憑「進化」二字就可胡混過關的,這或許說明了意識和生命可能是一種很純粹而自有存在的東西。劇集大膽地對人工智能的意識形成機制提出假設——劇中某些機械人擁有以往經歷的記憶,特別是痛苦經歷的記憶,他們會對自己的經歷和喜惡哀樂沉思和分析,再依據創造者建於他們腦內的指引聲音,漸漸產生意識。編導引領觀眾思考人類和生物最基本的特質,為觀眾打開一個奇幻的世界,讓他們面對一個如此迷人的問題。

很多人好困惑,上帝既然是愛世人而又全能的,為何仍容許世上有戰爭衝突讓很多無辜的人受苦?《西部世界》編導給了一個答案,劇中一個機械人背叛了並威嚇著樂園的創造者,但之後發現創造者其實有能力殺了他,他大惑不解問創造者為何不阻止他,由Anthony Hopkins飾演有如上帝的創造者答:「我希望你有完整自我意識和自由意志,會再次選擇我作伙伴,連我也難免跌入這糟糕的人性陷阱。」人性陷阱,這四字令人震驚,是否上帝也會如此呢?就好像我們養貓狗作寵物,如果我們不想貓狗到處拉屎,會慢慢教導他們到適當地方解決,雖然有時會很嚴厲,卻怎也不會把他們鎖在洗手間中一了百了,因為我們對寵物有感情,渴望寵物能真心聽從和依靠我們,而不是懼怕我們的蠻力,這就是我們人性的陷阱。

《西部世界》第一季的結局非常出人意表,也很傷感,對人性的探究深入到極致。當我們大台還在宮心計深宮計九唔搭八呃阿婆時,人家的劇集已去到這種境界,探討的是這些問題,大台還不汗顏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