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齡產子】不能生育領養BB 「我在女兒3歲前,已告訴她是天賜禮物」


【高齡產子系列七】

Jojo由於晚婚、身體有毛病及唸碩士的需要,超過35歲才考慮生育。經過一年嘗試自然生育不果,她與丈夫轉而接受宮內授精(IUI),卻仍未能成功。到了年近40歲,恐怕即將面對更大生育困難,於是決定申請領養兒童。

「不能自己生育,也算是一種遺憾。不過由於我本身也是在領養家庭長大的領養兒童,較其他人容易接受領養這個概念;而丈夫見到我與養父母相處融洽,加上社交圈子內亦有夫婦進行領養,因此也就不感抗拒。我們透過『母親的抉擇』進行申請,經過評審及等候時間,終於將領養兒童抱回家,當時寶寶4個月大。」Jojo說,領養前社署會提供一份表格,她可以填寫對小朋友的期望,包括:小孩的健康情況、年齡、父母背景等。她選擇了女嬰、家庭環境不算複雜(例如沒有吸毒)等。

Jojo的丈夫為家中獨子,幸好奶奶和丈夫都不堅持一定要以自己的骨肉繼香燈,能夠接受領養概念,奶奶對領養寶寶更是愛護有加。為此,Jojo認為自己的心理掙扎相對較小。

雖然如此,將BB抱回家後,她仍然經歷了一段頗長的適應時間。由正式獲通知有BB適合被領養、到將BB抱回家,之間只有兩個星期。要在短時間內由二人世界搖身一變成為領養父母,單是預備家居衫褲鞋襪已經十分倉促,更何況要在心理上作出調適。

在首六個月內,即使BB已經到了他們的家,在法律上卻還不是他們的孩子。由於社署的首要考慮因素是兒童的最佳利益,因此在過渡期間,社工每個月家訪評審,以確保兩人適合當父母。法庭一天未頒令確立父母子女關係,他們還不算是BB的父母。兩人當然盡心盡力愛和照顧BB,然而那種「已然、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的感覺,令父母身分較難確立,對媽媽來說實在是一種挑戰。

也是基於法律原因,首6個月內兩人不但無法參加政府健康院的育兒課程,連預先請陪月也不行、沒有侍產假、亦不能享用公司的住院保險。之後BB傷風看醫生也只能用臨時文件、不能用出世紙,還要勞煩社工幫他們核實身分。如果BB不慎跌倒受傷,他倆更擔心會失去領養權。未確定關係之前,Jojo不能將BB的照片放於Facebook與親友分享,家訪少之又少,更不會搞滿月酒,難以像其他父母那樣與人分享喜悅。

Jojo與丈夫及領養女兒,一家三口樂也融融。受訪者提供照片

香港領養配套不足

在沒有陪月與侍產假的情況下,這對新手父母束手無策,很喜歡小朋友的Jojo丈夫於是向公司請了一個月的假期,以分擔照顧BB的工作。BB初時連喝奶也有問題,原來是奶嘴放得不好,幸好有相熟的護士朋友特地來到家中幫忙。之後4個月,Jojo可幸找到一位願意幫助及教導這位新手媽媽的鐘點工人;BB回家第9個月,全職外傭才到埗。由此,Jojo認為香港人雖然普遍認為領養是一件好事,但是整體配套不足、制度滯後。

因為Jojo自身被領養的經歷,她認為血緣並非最重要。養父母疼愛自己,彼此的相處與其他父母子女無異。丈夫本來亦是與自己沒有血緣的人,也能相親相愛數十年,最重要是以愛維繫關係。

個人的經歷,亦令她更明白領養兒童的需要。Jojo說:「被領養的小朋友常常會想:是否因為自己不好,所以親生父母嫌棄自己?小朋友如被領養父母責罰,會覺得那是因為自己並非親生,而不會想到那是基於管教需要。他們往往缺乏安全感,青少年時期、甚至不到10歲已經比其他人更為反叛,以及更在意別人的看法。」

「同理,領養家長也會想,究竟是自己不懂教孩子,還是因為領養所以出了問題?是否每個孩子都會因為媽媽離開一陣子而哭泣,還是領養孩子的依附感尚未成功建立,以致特別害怕分離?無論如何,領養父母需要加倍、重複肯定小朋友的價值。」

荷里活巨星Angelina Jolie及Brad Pitt,領養了3個孩子、生育了3個孩子。網上圖片

難以填補的遺失片段

由於Jojo的女兒到他們家時已經4個月大,夫婦沒有機會見證女兒生命最早的時刻,這對Jojo來說也有一點遺憾。反過來說,領養子女通常亦希望自己與領養父母在生活上更近似;如果兒童年歲更大才被接到領養家庭,又或者親生父母將之遺棄並且沒有留下任何資料,那麼這個遺失的片段(missing piece) 就更大、更難填補。

Jojo的女兒目前3歲半,她在女兒3歲前,已經向女兒告知領養的事實。「我一直知道需要說出真相、只是想不到我女兒比較成熟,很早已經問起BB是否從母腹而來。當時我也覺得有點唐突,定一定神後,便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將領養的事實告訴她,解釋我們如何接她回家、並說她是天賜的禮物。雖然她不會立即明白,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們作為父母也不要將之當作是一件奇怪或者羞恥的事。」

原來Jojo在自己的孩提時代,本來並不知道自己是領養兒童。「小學時期一次偶然在家中找到有關文件、揭發真相,頓時晴天霹靂。之後我出現了身分危機,用了多年時間處理,到上了大學心裡才安頓下來。因此到了今天,與其讓領養女兒自己揭發真相,我認為及早告訴領養兒童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領養兒童長大後有權尋根及找回親生父母。對此,Jojo並不介意。「我自己於中學時代已經重遇親生父母,重聚其實也不像電影情節那般煽情與戲劇化。然而,當時我的感覺卻好像是背叛了養父母。於是一直到養父母過世、即自己30多歲時,我也沒有將此向養父母坦白。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向養父母坦承會更好,否則彼此之間好像隔著甚麼秘密似的。」

現在有了領養女兒,Jojo格外感恩;湊巧女兒無論樣貌與性格都跟她相像,如果不是她偶爾被問及時會坦承領養的事實,其他人根本不會察覺她們沒有血緣關係。

踏出領養一步

Jojo鼓勵有意領養兒童的夫婦踏出重要一步,突破華人的傳統觀念:「妻子與丈夫沒有血緣也可以相處數十年、成為一家人。小朋友也一樣,重點是付出時間與感情。有人擔心領養兒童會否有隱而未見的遺傳病,然而我認為自己生孩子也不能控制其健康情況。領養的孩子缺乏安全感,我們就多給關愛與支持。領養兒童長大後即使與親生父母相認,亦不會離棄領養父母。反之,如果大家關係差勁或者有虐打的情況,那即使是親生子女也會出走。」

她相信不少夫婦對領養卻步,是因為難以突破傳統觀念;亦有希望高齡生育的夫婦在人工受孕上多次失敗,但仍想繼續嘗試。相比之下,她覺得其實外國人對領養的接受程度比香港要高得多,甚至外地不少已經有親生子女的父母因為有愛心而領養兒童;這方面香港無論是觀念與制度都相對落後。

Jojo鼓勵有意領養兒童的夫婦踏出一步:「妻子與丈夫沒有血緣也可以相處數十年、成為一家人。小朋友也一樣,重點是付出時間與感情。」受訪者提供照片

其他夫婦的考慮

葉應霖與葉菁夫婦(曾經歷數年生育困難及兩次小產,最後經治療及體外受精成功生下子女):「我們遇上生育困難期間也曾經被問及會否考慮領養,然而自己生育與領養並非『百佳與惠康』,兩者並非同類的。自己生育關乎生命的傳承,是神所設計的,自古至今人類都有這個盼望。領養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撫心自問,我倆都未有這份關愛和包容,去養育非親生的孩子。而且,上帝給我們的領受是會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從來沒有選擇領養。但我倆非常欣賞和敬重選擇領養的夫妻。」

阿玲(化名,5年間3次宮內授精及3次體外受精失敗,最終借卵產子):「曾參加有關領養的講座,知道部分等候領養的兒童因為被遺棄及缺乏安全感,衍生情緒與行為問題;我不肯定自己是否有足夠能力去包容及養育這些孩子。另外,丈夫渴望傳宗接代,我亦希望體驗懷孕的滋味,因此經考慮後,決定不會領養。」

阿怡(化名,2次自然懷孕及小產,之後2次體外受精失敗,最終放棄生育):「丈夫人到中年希望傳宗接代,領養未能應對這個問題。領養要考慮的問題很多,包括公公婆婆甚至自己是否接受、旁人眼光等,申請手續亦牽涉家庭評估等。自知愛心與耐性不足,要養育其他孩子有很大難度,因此沒有考慮領養。」

領養簡介

社會福利署資料:

目的:為那些因父母未能或不願給予照顧的兒童尋找永久和穩定的家庭,給予照顧,直至他們長大獨立;領養是每位領養人士一生的承擔。兒童的最佳利益,是社署在作出領養安排時的首要考慮因素。

兒童:其父母可能未婚、患有精神病、弱智或有吸毒經歷,又或兒童被遺棄。

最適合的領養人士:年滿25歲,成熟、作出一生的承擔,負起父母天職,撫養和照顧兒童;身心健康、無嚴重殘疾、具良好的體能照顧孩子至長大成人;有適當教育程度(最低小六畢業),足以給予兒童必須的指導和管教;有固定工作、充裕財政、安穩家居以養育兒童;已於香港居住12個月或以上,及將繼續居留12個月或以上;夫婦須有穩固婚姻關係(結婚不少於3年),以便為兒童提供安穩的家;無犯罪紀錄。

程序:家庭評估(申請人的個性、興趣、人生閱歷、應付困難的能力、婚姻穩定程度、撫育兒童的態度和能力、領養動機、申請人能否照顧受領養兒童的需要和發展他/她的潛能)、法定的刑事紀錄查核。

領養詳情可參考社署網頁

【高齡產子系列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