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18歲成年了,然後呢?


 

日本國會參議院本會議昨日(6月13日)在多數贊成下,正式通過將國民成人年齡由20歲下調至18歲的民法改正案,並將於2022年4月1日正式實行,這將是該國自1876年《太政官布告》訂下20歲成年基準後首次重大更改,對國民生活勢將造成不一影響。

日本的年輕一代,將面對成人年齡由20歲降為18歲的全新轉變。網絡照片

政府銳意降低成人年齡理由,表面來看是要追上世界潮流,概因歐美大國多數以18歲為成年。但實際考慮卻離不開國家未能解決之痛──高齡少子化問題。在勞動及決策人口慢慢減少的當下,讓年輕人早日投身勞動市場並參與社會事務,似乎是無解困局中多少緩衝之法。

觀乎網上議論,對有關決定自是褒貶不一。贊成者認為日本政府終追上時代步伐,解放勞動力之餘亦能促進「寬鬆」及「佛系」世代們成長獨立;反對者質疑政府對相關年青人支援的政策仍未準備妥當,擔心將為社會帶來不良影響。然而各項修訂改變已事在必行,只能在過程中盡力達成共識。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各項日本法案的修正。法例凡牽涉「成年」一詞,就必須將其法律效力從20歲下調至18歲。政府雖早將多項較具爭議項目排除於修訂範圍外,如飲酒、吸煙、公營賭博包括賽船和賽馬等仍維持20歲以下禁止安排,但其他多數法案如多重國籍者須於20歲後兩年內選定國籍的《國籍法》,以至讓性障人士申請變更性別的《性同一性障害特例法》等均需下修年齡。

法例修正以後,諸位18歲的「成人」將獲得各種新權利:自行簽訂手機合約、貸款、申請信用卡、可獨立提出民事訴訟、取得10年有效駕駛執照等等,看來並無不妥,惟現時根據日本民法第5條第2項,未滿20歲的年青人擁有所謂「未成年者取消權」,確保經濟及判斷能力未成熟者能取消多數在未經雙親同意下所簽訂之合約,以免他們為不法之徒所害。

特別是近年日本出現各種針對年青人的騙案,包括各種層壓式推銷(マルチ取引)、手機合約騙局以至「戀愛欺詐」等,若「未成年者取消權」這防波堤的下限調至18歲,恐怕會有更多18、19歲青年受害。2016年日本全國生活中心所發表的年報就顯示,層壓式推銷受害人以20至30歲佔最多的34.7%,而20歲以下則只佔整體個案的1.9%,或多或少反映出「未成年者取消權」的存在意義。

為此,政府同日宣佈將盡快修訂並通過新「消費者契約法」,針對各項騙案容讓受害人取消相關合約,期望能解決所謂「18、19歲消費陷阱」問題,但家長普遍擔心新法案未必能追上推陳出新各種新騙局,無法保障自己子女安全。

日本2016年已將法定投票年齡,由20歲降為18歲。美聯社

另一項大眾關注的部份在於少年法是否將下調至18歲。日本刑法目前規定,16至19歲犯人將按少年法交由家庭裁判所審理並判囚於少年院,惟若所方認為其罪行過於嚴重,就會轉交檢察廳作刑事審訊。其中16至17歲犯人將按判決作出減刑,如本應被判死刑者──多為少年殺人犯──將改判為無期徒刑,至於18至19歲犯人則理應接受成人同等之刑罰,唯多數個案最終仍以判囚15年以上了事。

少年法的確立旨在讓年少犯罪的人有改過自身機會,參考日本2016年數據,少年院釋囚2年內再犯而判囚的百份比為11.8%,而成人監獄同類百份比則為19.4%,反映少年院的教育及反省方針有助年青人脫離罪惡。為此若將少年法適用年齡下調至18歲,估算每年將有近萬名18至19歲犯人直接交予檢察廳處理,加重其工作壓力之餘亦無助少年犯人更生。

這套說辭並未為部份民眾所接受,特別是一班少年法的「連帶受害者」──被少年犯所殺受害者家屬,他們苦苦要求法律公正審判,但在少年法保護下,殺人者可能只須七、八年時間就可以重見天日,隱性換名過生活,甚至如少年A般出書「贖罪」。為此,他們要求重新修訂少年法,要求少年殺人犯必須背負與成人對等的生命責任。對此敏感議題,政府仍表示須從長計議。

大事大非以外,當然還有很多生活議題需要跟進:從孩子贍養費年期到成年祭應否隨隊改為18歲等,都需要慢慢磨合適應。不過,對直接受影響年輕人來說,或許真正的問題在於,他們從來沒有成年應有的話語權,一如某高中生在推特所說:「我們可以投票,卻不准許喝酒,我們有權借貸,卻又不準賭博,所以說,你們希望我是成人?不是成人?」三年以後,政府會不會能提供答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