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齡產子】如何面對生育困難?專家貼士DOs and DON'Ts


 

眾新聞早前訪問多個個案,了解高齡產子、生育有困難夫婦起起伏伏如坐過山車的心路歷程。經歷不育、小產等傷痛,當事人或他們的身邊人又可以做些甚麼?以下是過來人及專家的貼士:

年輕婦女之生育規劃、基於社會因素雪卵

娛樂版經常報道年近40歲的名人女星懷疑準備取卵雪藏、以備日後生育之用。事實如何?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輔導主任陳凱欣博士:

「不少夫婦均未能掌握有關資訊,延誤了生育及尋求協助的時間。其實女性的生理時鐘不斷倒數,每次排卵都是汰弱留強,生育能力不斷下降。因此我們現在對年輕人灌輸的性教育不但注重避孕,也鼓勵生育規劃』(不是生涯規劃),好讓他們可以在知情的情況下作出選擇(informed choice)。

近年外國開始提倡基於社會因素雪卵(social freezing),即年輕女性在未有伴侶之前先雪卵、留待日後希望生育時使用,減低日後因為年紀大卵子老化造成生育問題的機會。這個做法於香港尚未普遍,畢竟人工受孕牽涉入侵性醫療程序。」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婦產科學系臨床教授吳鴻裕:

「延遲結婚和生育的情況於本港與外國也有發生,社會環境、進修增值、事業拚搏、經濟與住屋問題,令25歲女士覺得兩者並非『埋身』的問題;即使加強教育,年輕人、尤其是尚未有合適伴侶的人士也只會一笑置之。華人通常覺得要給子女最好的生活環境,因此往往先顧及供樓需要、及後才考慮生育;著眼點很多時是社會因素、而非生理因素。及至女士結婚及發現有生育困難的情況,可能已經35歲、即需要立即求助的年齡。曾經有高齡婦女知道需要盡快接受人工受孕,然而由於經濟上未能負擔,唯有相隔一兩年有足夠積蓄後才可以再進行一次。

其實生育與雪卵一樣,最好於女性20多歲時進行;問題是有多少個20多歲的女性會肯雪卵?如果她未有合適伴侶,你如何說服她?當她37歲希望雪卵時,已經不是理想的時間;另如果37歲而未有伴侶,日後真正有機會用得著卵子的機會有多高?不過從生育角度看,雪卵總比不雪為好;因為年齡對卵子質素有重大影響、直接影響生育;年齡對子宮構成的問題卻不大。」

專家建議,輕易懷孕生子或沒有經歷過不育的夫婦,不宜在不育者面前扮演專家角色,發表意見和偉論。網上圖片

親友之「應該與不應該」

親友不育或小產,應如何作出安慰、應該或不應該做/說甚麼?綜合受訪專家的意見如下:

不應該說:

「甚麼時候輪到你生育」─ (問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對當事人造成壓力)

「我明白你的情況」─ (問題:其實旁人並不明白,應該反過來說「雖然我不明白,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聆聽。」)

「還有很多機會,沒有了這個,可以再生」、「八周小產那個胚胎不是人,不要緊」─(問題:不少夫婦覺得胚胎也是生命,不能取代)

「每五個懷孕就有一個小產,很普遍,屬於自然淘汰」─ (問題:太判斷性)

「小產?你做錯甚麼了?為何這般不小心?」

「小產是小事,下次人工受孕不就可以了嗎?」

「你為甚麼不再嘗試,停經了嗎?」

過來人阿怡(化名):

「朋友的安慰說話,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有不知情的女性說,女人可以輕易生到50歲;亦有好心朋友說,亞伯拉罕與撒拉也可老來得子啊!

以前我也曾對別人說過這些不合宜的『安慰』說話,現在想來也覺得悔疚。你看娛樂版,有50歲的前影后被問到有否打算生B,亦有45歲的前歌后回應提問說,自己還年輕、不用趕著生育等;原來大家都一樣無知。」

過來人兼《給我一個Baby─從不育走到人工生育》作者葉應霖與葉菁夫婦

「輕易懷孕生子或沒有經歷過不育的夫婦,不宜在不育者面前扮演專家角色,發表意見和偉論,亦盡量不要在不育夫婦面前,過分分享與表現生BB的興奮喜悅,而忽略對方的創傷。若要真誠關懷,可嘗試私下接觸;多聆聽、少意見、多體諒、少判斷。」

陳凱欣博士:

「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為醫院及診所醫護人員提供培訓,希望他們盡量關顧小產夫婦的需要,譬如不要將排出的胎兒形容為『將要棄置的醫療廢物』,並應把握機會在夫婦離開醫院前先跟他們傾談以了解其狀況,日後有需要可以跟進。」

有專家建議夫婦,思考「無孩一身輕(childfree)」代替「無孩(childless)」。網上圖片

有生育困難之夫婦宜接受輔導

陳凱欣博士:

「夫婦除了可接受婚姻輔導外,同路人亦可在夫婦支援小組中互相分享,由於大家明白彼此的困境,因而有正常化的效果(normalisation effect),有積極作用。」

 《給我一個Baby─從不育走到人工生育》作者之一、家庭及婚姻治療文憑持有人葉菁:

「夫婦可能經歷陷入和諧與陷入對抗兩種反應:

陷入和諧指,夫婦面對不育問題,可能產生驚恐等負面因素,卻不願向配偶表達,不願意介入一些重要但可能產生衝突的事件,懼怕破壞彼此的和諧。因為難以面對終極失落、及因決定終止治療而引發虧欠配偶的罪咎感,因而難以停止無效的不育醫學治療。這樣短期內可保持關係穩定,長遠則損害關係的彈性,令夫婦缺乏機會分享彼此的分歧與矛盾、無法以嶄新、有意義的眼光去看他們將來的人生。

陷入對抗則指,夫婦利用本身已有的關係衝突,來控制因發現不育而帶來的混亂處境,嘗試有效地解釋他們為何沒有孩子。他們強調現有衝突,來避免向對方分享因未能生兒育女而引發的傷痛。這個情況若不處理,會破壞夫婦處理危機的同心,彼此失去情感交流而疏離;當遇到致命危機時,關係便會終止。

夫婦不同階段需要的輔導包括:

階段一:開始發現不育時期 ─ 表達雙方希望與失望、指出不同的想法、提供正面的想法、指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關注夫婦性生活

階段二:接受醫學治療期間 ─ 把危機和負面影響「正常化」、把「不育」這事「外化」、性輔導

階段三:接受沒有子女的事實 ─ 給予哀傷的空間、提醒夫婦留意他們所擁有的資源、以「無孩一身輕(childfree)」代替「無孩(childless)」、重塑未來、考慮領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