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回流加拿大潮流方興未艾


 

《南華早報》日前有報導指出,隨著香港近年的社會、政治和經濟變化,香港又再湧現「移民潮」,以加拿大為例,去年申請永久居留加拿大的港人高達1561人,較前年增加百分之三十,而過去六年來,數字顯示趨勢持續,方興未艾,令人擔心人才流失,因為新移民絕大部分都是高學歷的專業和中產人士。

嚴格而言,說「移民潮」重新湧現其實不大準確,反而回流移居國家才是真實的寫照,而「加拿大人」是居港外籍人士最大的一個expat族群,反而一般人都知道為數眾多的菲律賓外傭只能居其次。

加拿大多倫多市。維基百科照片

根據官方的統計數字,現時居港擁有加拿大護照或居留權的港人約30萬人,但實際上估計高達50萬人,因為不少人因無需要或憂慮稅務問題沒有向加拿大駐港領事館登記,而擁有加籍的港人在港出生子女,可申領加拿大護照,亦沒有計算在內。事實上,回流加拿大的現象早幾年已出現, 我兩年前看過一個報告,已經預計未來幾年,至少會有百分之十的居港加人回流。換言之,陸續返加的家庭高達五萬個,主要集中在溫哥華和多倫多兩個城市,對兩地的社會和經濟,定必造成不可忽視的影響。

加拿大多溫哥華市。維基百科照片

老實說,近年移民加拿大絕不容易,可說愈來愈困難,因為加國政府不斷收緊有關措施,例如家庭團聚只限於老婆及子女、父母、祖父母等,每年都有限額,用抽簽決定。主要的原因,就是親屬移民的長者太多,對社會服務尤其醫療及老年福利帶來沉重負擔,惹起各省政府反彈。 針對的不是港人,而是不少發展中國家的「老弱殘兵」,他們對醫療的需求特別大。上屆保守黨政府將每年家庭團聚移民限額定於五千個,自由黨的杜魯多上任後,名額放寬至一萬個,但仍然僧多粥少,供不應求, 每年一月一日登記抽奬,抽中者才可遞表申請,困難程度,可見一斑。

投資移民方面,同樣收緊。上屆政府曾經取消初步批准的五萬個中國投資移民,每個投資金額高達50萬加元,一度引起內地人發起集體法律訴訟,最後不了了之。

獨立移民當然繼續存在,不過加入新條件,就是申請人必須有加拿大聯繫。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擁有加拿大學歷,至少是碩士學位,而且必須參加英語考試。

但未來三年,聯邦政府宣佈獨立移民的名額增加至100萬人,並且取消過往的地區名額(Quota),對香港人才外流,肯定帶來重大的衝擊。

港人回流湧現以及移民潮再現,原因多端,不一而足。

政治上,中國日益專制獨裁,以君臨天下的姿態干預本港內部事務,既令人厭惡,更使人害怕,六四的夢魘揮之不去,解釋了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人數持續增加的原因。

經濟上,本港地產霸權獨大,樓價太高,不單戕害各行各業生機,令靠父蔭買樓的年輕新世代也愈來愈吃不消。有資格回流的中產階級,愈來愈有誘因沽出本港的物業,以更物有所值的價錢,為子女在加置業,締建安居樂業的物質基礎。事實上,現時本港物業價高,動輒在千萬以上, 讓有産階級更有誘因賣樓套現返加,估計毎個回流家庭平均可帶來500萬加元,對加拿大經濟,不無刺激作用。

另一方面,香港年青人苦無出路,社會向上流動機會消失,而加拿大近年因移民資金湧入,經濟蓬勃,處處生機,接近全民就業,要找一份安穩工作,絕不困難。此消彼長下,更吸引和加速香港年輕新世代移民加拿大。

多倫多唐人街。維基百科照片

最後是教育問題,香港的本地教育淪為二等教育,不在話下,連中產階級可負擔的國際學校, 亦因大陸權貴移民的湧入出現劣幣驅逐良幣排擠效應。為了一下代的教育和前途著想,不少擁有加拿大居留權的港人遂決定班師回朝,重返加拿大發展或退休,或者認真考慮移民加拿大。最值得注意的是,歷史不會簡單重覆,今次港人回流或移民,再非如當年只是購買政治保險,而是大多數決定一去不回頭,香港人才流失,勢所難免。

當然,大量港人回流或移民加拿大,同樣亦會出現排擠效應,其中一個眾人皆見的現象,就是令當地樓價大幅上升。因此,不要將所有責任全部歸咎財大氣粗的大陸人,因為他們主要買獨立屋,反而香港的中產階級和專業人才,基於自身條件的考慮,大多鍾情大廈住宅。

反過來說,人才和資金匯集,亦會衍生經濟效益,令經濟多元化發展和活動轉趨頻繁,為社會整體經濟帶來活力和生機,相信對促進加拿大尤其是溫哥華和多倫多的社會經濟發展裨益良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