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父親節的書與酒


 

不知是看漏了眼還是甚麼原因,龍應台推出的新書《天長地久》在香港的反應有點冷淡,推介的人不多,說的人(不管報上網上) 也不多,幾乎像沒事兒一樣。

不算是她的書迷,但龍應台在香港向來號召力非凡,出席講座或討論會都坐無虛席,成為城中熱話。事隔兩三年推出新作,沒理由反應如斯溫吞甚至冷淡,希望只是市場慢熱吧!

《天長地久》。左邊是台灣版,右邊是香港版。

《天長地久》是一本好書,也是一本好看的書。是那種拿起來就放不下的書,看完後有點不捨,希望多一、兩個篇章可以多看一會。以酒相比就像心愛的Bowmore 18,餘韻悠長。

書說的是母親與子女的天長地久。龍應台一邊寫如何陪伴走在人生邊上的母親,一邊反思跟兩個兒子的相處;重心好像是身邊親人,但「請用文明說服我」的「我」仍躍然紙上。是龍應台的感想,自然不可能看不到她的身影。

龍應台的文字好不必多說,她的感情傾注也淋灕盡致,教讀者深深感受到她對「美君」(母親)的愛、牽掛、不捨。做一下文抄公讓龍應台自己說話比用我的文字轉述好得多。

不再是匆匆來,匆匆一督,匆匆走;不再是虛晃一招的『 媽你好嗎』然後就坐到一旁低頭看手機;不再是一個月打一兩次淺淺的照面;真正兩腳著地,留在你身旁,我才認識93歲的你,失智的你……因為在你身旁,我可以用棉花擦拭你積了黏液的眼角,可以用可可脂按摩你佈滿黑斑的手臂,可以掀開你的內衣檢查為甚麼你一直抓痕,可以挑選適合的剪刀去修剪那灰石般的老人腳趾甲……

平實的表白心跡,卻出奇的打動我的心。想到的是過世五年的老爸。他在的時候我當酒徒沒多久,過時過節開始可以跟他喝上一點拔蘭地,讓他有一個不成材的「酒腳」。

當時老爸的好友一個個離他而去,再不像以前那樣可呼朋引類豪飲拔蘭地,(幾個世叔伯連老爸喝完一支半拔蘭地是平常事),大多只能獨個兒自斟自飲,少了點興頭。若果時光倒流,早些成為可喝兩杯的酒徒,逢年過節就可以跟老爸摸摸酒杯底,讓他添一點酒興。

剛買了支日本拔蘭地,老爸在的話父親節大可跟他暢飲一番,讓他這位資深酒徒品評日本拔蘭地跟他慣喝的法國干邑拔蘭地誰高誰低。他走了,日本拔蘭地只獨個兒喝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