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25歲七一中堅林正軒:上街,為保住香港核心價值


25歲的民間人權陣線前副召集人林正軒,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社會政策系。由2009年他17歲起,每年的七一遊行他都有參與,除了上街還試過拉頭隊及擺街站,「2009年前真係一次都冇上過街,雖然知道2003年50萬人好大件事,但嗰陣太細個,只得11歲,唔太明發生緊啲咩事。」

近年,有些年輕人選擇不再上街,是甚麼令林正軒繼續走下去?他答得簡單直接:「當你做一件你覺得係啱嘅事,點解仲要去諗原因?唔係做樣樣嘢都要有原因先去做嘅!」他去七一的信念,正如有些人每年去六四晚會一樣:希望能告訴其他沒有上街的民眾知道,香港仍有表達訴求的自由。他有感言論自由及遊行自由難保有一日會在香港消失,希望藉著每年的7月1日提醒香港人珍惜僅餘的自由,擁抱香港的核心價值。

林正軒說,有信心今年的七一遊行人數會超過去年。曾港深攝

林正軒為何會在2009年上街?原來與當年六四20周年有關,「當年曾蔭權失言(註:時任特首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指,六四事件已發生很多年,國家多方面取得驕人成績,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相信港人對國家發展有客觀評價,又說自己的看法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20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不滿言論,集體離場抗議。曾蔭權其後致歉,承認他不能代表所有港人意見。)令到好多人都去咗參與六四20周年燭光晚會,晚會最後呼籲市民七一上街,嗰年我同啲朋友就決定,一齊七一上街。」

首次參與七一遊行的林正軒,在2009年的大隊中,感受到衝擊及震撼,首次體會到香港人原來真的有很多不滿及訴求。自此之後,他決定每年的七一都要上街。

林正軒憶述最深刻的一次七一遊行:「我記得係2013年,嗰年『落狗屎』(下大雨)好誇張,基本上每個遊行嘅人都全身濕透,但我仍然聽唔到有人話要中途退出或者埋怨,見到所有人都係一條心行完,我到而家都好深刻!」他被每個在大雨中堅持到底的上街者感動,堅信七一上街,是在做對的事。此後年復年他和七一遊行都有個約會,與主辦單位民陣的成員相熟,其後當上民陣副召集人。他指,民陣的召集人及副召集人,都是由民陣成員開會、商討及投票選出。

當被記者問到,是什麼原因令他堅持每年七一上街,他反問記者:「點解要有原因?」、「當你做一件你覺得係啱嘅事,點解仲要去諗原因?唔係做樣樣嘢都要有原因先去做嘅!」林正軒說,每年的七一遊行已變成了他每年一度的習慣,「總之每年一到七一,我淨係會諗到去遊行。同樣每年一到六四,我淨係諗到要去晚會,已經變成一種好automatic嘅行為。」

「香港人好精明,會計較付出同收獲。既然成本大,收獲細,咪索性唔做囉!」雖然他理解香港人的現實想法,但他認為做人做事無須太過計較,只要他覺得事情是對的,便有需要去做、去實踐。林正軒感慨:「若果所有香港人都過於計較得與失,香港遲早玩完!」

今年七一遊行的主題為「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林正軒認為,現時七一遊行最大目的,是告訴其他沒有參與的市民知道,香港仍有表達訴求的自由,但難保有一日會消失。他希望藉著每年七一上街,提醒香港人要珍惜我們僅餘的自由,擁抱香港的核心價值。

林正軒(左一)去年在七一大隊。受訪者提供

和六四晚會一樣,不少年輕人認為七一遊行是「行禮如儀」的舉措,覺得「行完又點」、「雨傘79天過了都沒用,七一上街幾個鐘又可爭取甚麼?」

林正軒也是年輕人,他認為,「雨傘運動」後的確很多人有疲態,之後每年七一遊行的人數明顯減少,反映出年輕人對社會運動表達方式的取態正在改變,但並不代表他們不關心政治。「我覺得佢哋唔係對個社會絕望,又唔係唔想再接觸政治,我感受到佢哋只係等緊一個新嘅希望出現。」他認為,近年越來越少青年參與社會運動的原因,是因為心懷無力感。

那麼,若遊行人數持續下跌,七一上街又如何延續?林正軒稱:「我有信心亦相信,今年甚至之後嘅七一,人數都會比之前更多。」年輕人對社會的不滿仍然存在,七一大隊是抗爭的大旗,他深信隊伍會一直走下去。

另一方面,有年輕人批評,民陣將七一變成籌款活動。林正軒說:「我承認,以籌款方式運作的民間團體越來越多,但若有其他團體對民陣嘅取態同做法唔妥,就更加應該加入佢哋,嘗試由佢哋嚟作出改變,或者矯正民陣做得唔好嘅地方,並唔係純粹『得把口』」。林正軒指,民陣歡迎任何團體參與討論。

林正軒說,部分民間團體到了七一才有曝光的機會,讓公眾知道他們仍然存在。他認為七一是不少組織的「續命燈」,若七一遊行消失,這些關注時政組織的力量會被削弱,民間社會所能做到的也會減少。

林正軒目前受僱於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辦公室,擔任九龍城社區主任。受訪者提供

有支持本土理念的年輕人說,民陣成員由「左膠」泛民組成,林正軒又是否一個「左膠」?

林正軒目前受僱於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辦公室,擔任九龍城社區主任。林正軒早年就讀副學士時,參與過五區公投義工,後來加入社民連,又參與過2011年區議會選舉工作。入讀浸大後,他因為覺得自己與社民連的「理念不一」(他不願透露詳情),後來退出。之後加入了王丹等人有份創辦的華人民主書院做兼職,畢業前加入過民主黨做實習,知道「呢一行唔好Pay」,畢業後試過在大型電訊商公司做文員,又加入過某非政府組織做聯絡員,還差一點做了某社企酒店的接待員。後來民主派協調組織民主動力主動找他,希望他在泛民團體之間做溝通,協調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

林正軒指,他在雨傘運動時不算太投入,「嗰陣時我要返份文員工,所以我只係去瞓咗幾晚,支持吓,買吓物資比佢哋。警方施放催淚彈時,我都唔係現場,我瞓醒喺新聞見到,即刻買咗一箱水衝去現場,嗰陣時係非常擔心。 」

林正軒雖沒有瞓身參與傘運,卻有到旺角佔領區拍畢業照。受訪者提供

傘運後,2016年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立法會選舉提出「雷動計劃」,林正軒有協助計劃進行。計劃期間,林正軒首次以民主動力成員身份,和民主派及自決派到台灣觀看蔡英文參選總舉。之後他有參與特首選委會的「民主300+」。林正軒相信,他較擅長做「平台」的角色,因而出任上屆民陣副召集人,召集人是區諾軒。

2017年起,林正軒認為他是時候嘗試參與前線地區工作,因為他覺得做幕後支援已有足夠訓練,笑稱:「我成日都同人講,我玩夠喇!係時候向前面玩吓其他嘢。」他認為,應該趁年輕時為前線社區工作出力,便加入了毛孟靜的工作團隊,擔任九龍城社區主任。

林正軒(黃衫)與區諾軒(白衫)等人,去年6月示威要求開放公民廣場。受訪者提供

林正軒在毛孟靜團隊工作,他屬於民主派中的那個派別?

「我認為無需要特別為自己定一個咩派系,或者標榜自己係咩黨咩派,反而真係努力去服務社區及大眾就足夠。」

林正軒說,他頗為欣賞當年部分青年新政的成員,認為他們很真摰地為社區付出,真心想為社會帶來好的轉變,接觸政治的原因亦不是單純為利益。不過,他亦批評一些青年新政的成員誠信有極大問題,令他感到十分失望。

林正軒表示,他一直對港獨派抱有很大的疑惑,難以理解他們究竟在幹什麼,「首先佢哋冇人識,其次佢哋講嘢有冇人聽。佢哋係真心相信港獨可行?定係覺得港獨呢個名有market先去做呢?我真係好懷疑。」林正軒又批評一些人宣揚港獨思想的方法,「佢哋唔係以為得閒擺吓街站,嗌幾句口號,就會有人支持佢哋?如果係嘅話,佢哋都幾天真。」

林正軒深信,年輕人對社會仍很不滿,只是疲倦而不想參與社會運動、有感「做嚟都係嘥氣」,「好似一地兩檢咁,你明知佢過硬啦,仲出嚟集會做咩?」

對於本土派領袖梁天琦被判入獄6年,林正軒對判決感到沉重,但他並不認為梁天琦的入獄會令到年輕人懼怕及抗拒再度抗爭,「佢哋嘅領袖入獄,唔代表佢哋嘅諗法冇咗,只係等待緊一個新嘅梁天琦出現。」

「政府或警方用唔同嘅強硬手段打壓示威者,我唔認為咁就可以令到佢哋覺得驚而唔再反對政權,反而越打壓,會令到青年越反感,越想對抗個政府。」

對林正軒來說,心懷初衷必不可少。他的初衷,就是七一上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