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大學生會「回歸」七一遊行:因香港局勢更嚴峻  7間院校不上街部分辦論壇


由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的七一遊行,今年主題是「結束一黨專政   拒絕香港淪陷」。去年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和學聯表明,由於理念和民陣不同,沒有參加七一遊行,只舉辦論壇討論香港前途問題。今年的七一遊行,各學生會的取態如何?眾新聞向10間本港大學學生會代表查詢,獲8間大學回覆,除了中文大學,其餘學生會表明不出席今年的七一遊行。

中大學生會代表表示,雖然對遊行主題提及「一黨專政」有反感,但由於香港局勢變得更嚴峻,希望透過遊行表達訴求,亦希望大眾明白,學生在大是大非當前,不會「唔做嘢」,仍會挺身支持社會運動。

部份表明不上街的學生會代表認為,遊行的形式、主題和他們的理念不符,將透過聯校論壇的方式,從法律角度探討一國兩制是否可行,目前有港大、中大、城大、理大參與。部分學生會雖認同七一遊行,但受「斷莊」影響未能安排人手動員,學生只能以個人身份出席,或選擇為抗爭者支援基金的街站籌款,希望社會關注因旺角衝突等抗爭而入獄人士。

以下是各間大學回應:

中文大學(2016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陳偉霖認為,今年遊行主題提及「一黨專政」的字眼,隱含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對此感到反感,但平衡局勢後,學生會仍決定參加七一遊行。他指,比起難以撇除大中華議題及中國人身份的六四晚會,七一遊行的包容性較大,毋須「跟死」民陣的綱領,能匯聚港人不同訴求。

他又指,有感香港局勢更為嚴峻,希望透過遊行,表達反對一地兩檢、國歌法、23條,以及關注政治犯的訴求,「睇法變咗,見到局勢更加嚴峻,唔想話再分得咁碎片化,如果有能力、空間、資源,都唔會太排除其他運動。」

「我哋想向大眾表達,可能六四我哋有自己既定立場,但係大是大非當前,大家其實係一體,唔係咁切割,希望大家互相包容。」

除了參加遊行,中大學生會將於七一當晚舉辦聯校論壇,以法律等角度探討一國兩制是否可行。陳偉霖指,港獨議題不是今次論壇的重點,「唔想講咁多未來嘅嘢」,但不排除嘉賓會談及香港何去何從。

香港大學(2017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表示,學生會今年不參加七一遊行,但將舉辦聯校論壇。記者邀請黃程鋒以電話訪問解釋原因,黃程鋒未有再回覆。

七一遊行近年在一些年輕人心目中,是行禮如儀的活動,稱不認同這種抗爭方式。資料圖片

城市大學(2016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城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潘明慧表示,學生會今年不參加七一遊行,但將舉辦聯校論壇。她認為,上街屬一種抗爭方式,理應視成功爭取訴求為目的。但七一遊行卻淪為「宣示政治取態,行禮如儀,大家每年都要出嚟做,然後完咗就返屋企」的活動,稱不認同這種抗爭方式,「喺香港,遊行係咪真係能夠動搖到政權,大家都明白啦。」

潘明慧認為,為抗爭成功,遊行可能附帶後續、升級的行動,例如衝進立法會等行為,「但知道呢個時勢,要發動呢啲嘢其實好難。作為學生會,而家需要廣傳香港面對嘅處境,俾更多人了解呢個城市發生咩事。」

她表示,希望宣揚關注政治犯的訊息,但不認為必須透過七一遊行去做,「誠實啲講,參與七一嘅人,大部分係泛民支持者,我哋所講嘅一啲嘢,泛民嘅支持者未必同意、支持,例如會覺得初一(旺角衝突)係暴力」、「某程度覺得泛民呢班人有份造成政治犯咁嘅情況,因為初一後佢哋出晒嚟割席,都唔係同一陣線嘅人。」

理工大學(2017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理工大學外務副會長鄭悅婷表示,學生會不參加七一遊行,但將舉辦聯校論壇。她認為,市民能透過七一遊行表述意見,是一件好事,但她認為,遊行一直沒有大進展,主題亦較散亂,有感「學界有其他嘢可以做」。

被問到學生會是否視論壇比七一遊行重要,鄭悅婷不同意,認為任何抗爭模式有其意義,只是學生會希望表達訴求以外,透過探討的方式,研究中共如何在法律層面壓制香港。她又指,希望學生會能聚焦一個重點,故不選擇同時參加七一遊行。

教育大學(2017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張鑫形容,遊行有向政權表達訴求的主要作用,以及建立政治啟蒙的附帶作用。但他指,香港現時環境下,政府根本不會聽取市民的訴求,認為遊行的主作用已經消失,故參與遊行已經沒有意思,認為七一遊行已淪為「每年大家有咩訴求就擺埋一齊,每年遊一次」的活動,質疑七一遊行「只為fulfill傳統,定係為自己訴求去做?」

他指,要啟蒙同學的公民意識,可透過校內宣傳、擺街站等方式做,毋需依賴七一遊行,「七一遊行主作用都失效,仲去嚟有咩意思呢?」他說,暫未收到舉辦聯校論壇的邀請,但對辦論壇感興趣。

科技大學學生會表示,雖然贊成舉辦七一遊行,但礙於人手問題,只能以個人名義參加。資料圖片

科技大學(2016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外務副會長李啓堂表示,學生會認同七一遊行能有效表達政治訴求,亦能凝聚很強烈的聲音和力量,有必要繼續做,「市民有訴求,政府有冇回應我哋控制唔到,但起碼要表達出嚟。」

但他指,由於今年臨時學生會的人數只剩3人,「最低限度維持內務運作」,加上科大學生較政治冷感,預計難以動員其他同學加入學生會隊伍,所以不打算以學生會名義參加遊行,但學生會成員將以個人名義參加。他又指,未與其他院校學生會討論過聯校論壇的事,暫不會一同舉辦。

樹仁大學(2016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樹仁大學學生會臨政小組外務副會長張朗軒表示,學生會不參加七一遊行,但會協助「抗爭者支援基金」擺街站。張朗軒認為,七一遊行能匯聚支持民主運動的人,向社會宣傳自身政治理念,不抗拒七一遊行。但他認為,過去數月有很多人因旺角衝突入獄,希望聚焦支援在囚抗爭者,同時向遊行人士講述他們的理念,希望得到更多人理解。

他指,有感本土派過往被污名化,未能得到普遍支持民主的人所認同,希望透過七一街站,接觸更多光譜較接近、但未認同本土派的人,說服他們踏出第一步去理解。

他又指,樹仁大學今屆學生會屬臨政小組,人手非常緊絀,「搞得街站已經冇人可以參加遊行」,故未能同時參加七一遊行。

樹仁大學學生會臨政小組外務副會長張朗軒認為,過去數月包括梁天琦 (圖)等很多人因旺角衝突入獄,希望聚焦在「抗爭者支援基金」的街站。資料圖片

學聯(2016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自多間大專院校退出學聯後,現時學聯剩下中大、科大、嶺大、樹仁4間大學。身兼學聯樹仁常委的張朗軒表示,由於嶺南大學學生會出缺,學聯不能未經嶺大同意,便動用學聯名義參加七一遊行,但學聯的人手將投入「抗爭者支援基金」的街站,為抗爭者籌款。

浸會大學(2016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浸大學生會Facebook專頁管理員回覆表示,學生會今年無正式内閣,所以未能派員參加七一遊行。

嶺南大學(過往有參加七一遊行)

記者上周初透過嶺南大學學生會Facebook專頁聯絡,未獲回覆。

公開大學(2017年開始不參加七一遊行)

記者上周初透過公開大學學生會Facebook專頁聯絡,未獲回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