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被遺忘的第五名特首參選人-胡世全:「講來講去,四個嘅?」


「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陳奕迅《浮誇》的這句歌詞,或許最能反映此刻胡世全的心情。

胡世全是誰?這個名字有點熟悉,但又說不上甚麼,用他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你好,我是行政長官參選人胡世全。」這句話他或已練上千百遍,說出口時流利得很、自信滿面,彷彿正站在數百萬人面前的舞台上,正與其他參選人舌戰唇槍。不過現實是,他只是坐在長沙灣一家街坊商場的蚊型競選辦中,和記者及攝影記者打招呼。

特首參選人胡世全。何君健攝

特首選舉白熱化,時至一月,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終於宣布參選特首,與葉劉淑儀、胡國興四人正式「齊腳」開戰。霎那間,傳媒的鏡頭和鎂光燈都圍繞着四人閃過不停,每日晚上打開電視都聽到這名特首參選人如何如何,其餘三名又這般那般。不過整個香港,就連四名參選人自己都似乎遺忘了,正式舉了手、報了名要玩這場選舉遊戲的,其實尚有第五個人。

「講來講去,四個嘅?點解唔係五個?」坐在小小的房間裏,胡世全苦笑著說。在去年11月底,他在長沙灣一家街坊酒樓開記者會宣布參選,當時各個主要電視台和報紙都有出席採訪。這個宣布時間可謂不早不晚,剛好比胡官宣布遲一個月,這名混迹商界多過政界的特首參選人,說自己計過度過:「你諗吓胡官出來之後,四日後無晒新聞,所以我係等他完咗之後才出來,我係睇緊呢啲嘢。」用他商人的口吻就是,經濟效益最大化。

滿心歡喜以為趁勢爆紅,可惜他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對結尾。明明宣布了參選,但除了記者會當日,就再沒有見過這個參選人的名字。兩個月下來,總共只有33條新聞出現過他的名字,其中只有16條是以他為主角,其餘都只是報道其他參選人時,順帶提到他的名字。  

至於他的對手呢?公平起見,一於由各自宣布參選的日子開始計算:首名宣布參選的胡國興有1387條,葉劉淑儀有1214條,宣布不到半個月的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各自有1250和659條。相比之下,兩個月內只有33條新聞的他,「噗通」一聲,就如石沉大海般,一下子就迷失在滿天飛的紅綠燈消息中,連市民半秒注意力都搶不到。

「你睇吓無綫,無綫到而家都仲未講到我個名。」胡世全接受訪問時,笑聲經常在十數呎的空間中不停迴盪,但商人招牌式笑容背後藏着些許埋怨:「點解唔請我上去(《講清講楚》)坐吓,你糟質吓我都好啊!我唔係傻架嘛,我都係正常架!」不只無綫,還有其他電台節目:「報名參選特首,佢地(其他參選人)第二日就上電台,我報名參選特首,佢地就無搵過我。」

胡世全雖然感到委屈,但仍然見到其商人圓滑的性格,稱「多個朋友好過多個敵人」,稱自己不是指責對方,還叫記者下筆不要太狠。何君健攝

傳媒要報甚麼,寫什麼,當然有自己專業判斷,但基層出身的胡世全其實只是想要「公平」二字。葉劉淑儀上周日(22日)出席了一個「長期病患和殘疾持分者與2017特首參與人對話」的論壇,胡世全早一個星期就從朋友得悉消息,心想自己也是特首參選人,理所當然也能參與,於是親自聯絡主辦方報名參加。 

不過,同人不同命,一樣是特首參選人,並不代表同樣命運。「我跟那邊接洽了,佢地就話『安排啦』,我一直追佢rundown(流程),追來追去都追不到。結果星期六打電話來道歉,就說『因為我們都未決定到給你出席,不如你坐在下面』。我說那個是參選人與殘疾人士對話,我係參選人,點解要坐下面?葉劉坐上面,我坐下面?咁好尷尬唧!」最後他決定不出席,原本想好要說的故事變成了空想,難得的曝光機會也隨之消散。 

記者向論壇負責人查詢,他們回覆指由於當日討論議題眾多,包括自願醫保、醫委會改革、傷殘津貼等,有11名單位代表發言,所以時間緊迫,只能安排一位參選人進行對談。未來會與不同參選人繼續溝通殘疾和復康人士的議題。

胡世全的競選辦,位於長沙灣青山道469號的聯邦廣場,一個小小的鋪位。何君健攝

「我不是政治人」

訪問當日約在他的競選辦,位於長沙灣青山道469號的聯邦廣場,兩旁工廠林立,外牆有點褪色,招牌稍微殘舊,是一座地道的街坊舊商場。踏進商場不起眼的大門,是一條窄窄的扶手電梯,隨着往上行,逐漸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間細舖,有個阿姨就坐在自己舖頭外,用車衣機縫補着舊衣服。一切都非常平靜而樸素,卻讓記者摸不着頭,如此平靜的地方藏着一名特首參選人?

上樓一轉左,才發現一間窄窄的細舖,略微帶點油光的玻璃上,貼着十數張淡綠色A4紙,用標楷體印着大大小小的紅色字,寫着「胡世全行政長官選舉辦公室」。狹小十幾呎的房間只有一張書枱,一個書櫃,兩張膠凳,幾個黑色文件夾,那就是競選辦的全部了。訪問中途,還能清晰聽到隔壁舖頭的收音機正在報新聞。

玻璃房裏頭坐着的那個身穿不稱身的西裝,搭配着紅色毛衣,頭髮有點禿頂的大叔就是胡世全。「你好,我是行政長官參選人胡世全。」他主動向記者伸出手,語氣像一個普通區議員,多過行政長官參選人。

不過,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參選特首。胡世全在2008年曾加入民建聯,2010年宣布退出,同年參加立法會「五區公投」,在新界東對撼社民連梁國雄,最後低票落敗。2012年特首選舉,他在提名期結束前十天宣布參選,結果他連一張提名票都沒有。

曾經加入民建聯,胡世全卻說自己不是一個政治人,自稱加入政黨也只是一次偶然。胡世全在2008年,在天水圍舉辦地區活動的時候,因緣際會地認識了全國政協鄧兆棠,他稱鄧見到自己熱心地區工作,所以介紹他去找民建聯創黨黨員顏錦全,由他介紹自己加入民建聯。當時他還是一個普通商人,對政治一竅不通,雖然聽過民建聯,但從來沒有想過加入,不過由於有人介紹,所以就和太太交了100元入會費,加入了民建聯。

不過,儘管加入了民建聯,但他對政治的敏感程度還是「零」。在一個民建聯會議上,胡世全還特意跑去問譚耀宗為何中國不能讓西藏和新疆獨立。他解釋,自己當時認為中央政府要「長期養班人喺度」,但又沒有特別貢獻,所以特別好奇這個問題,後來才了解原因,知道是政治和資源問題。直至2010年立法會五區公投,他認為那是民主進程的一部分,有意參加,但民建聯卻不主張參與,所以就退黨參選。

時至今日,他還是形容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市民,頂多會被其他商會成員稱為「胡主席」。儘管已經宣布參選特首,胡世全卻連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模樣也認不出來,對他而言,元朗區議會主席反而更容易認得。「嚴格來說,我唔係政治人。我需要時間學習,但你今日講咗,我返去就會好好認住佢個樣。」他為了參選特首做的準備,就是每日看看東方蘋果,每晚聽聽電台節目、李慧玲開咪,除此之外就再沒有了。 

胡世全在宣佈參選記者會,提出過要獲得一萬名市民簽名,支持他參選,但已沒有了下文。何君健攝

普通人參選

與其他四名特首參選人相比,這個被遺忘的第五名參選人對選舉的看法,可謂簡單得過分。在他的腦海中,有一部完整的「當選三部曲」:第一步是約見大學生,溝通後得到各大專院校學生支持;第二步是「凝聚民意」後,獲得非建制派的150張提名票;第三步是順利入閘後,形成主流民意,中央就會看民意,任命他當特首。他的政治思路簡單直接,沒有紅綠燈,也沒有西環、中央、習主席等亂七八糟的東西,所謂政治角力只是一片浮雲。

正當所有參選人都已頻頻四出拜訪選委,已經形成了林鄭對鬍鬚的基本格局,只待二月底選委正式提名時,胡世全卻說二月才是他的發力期,宣布參選至今從未開始拜訪過人。引用他的比喻,其他參選人正在不停爭先恐後地賽跑,而自己就是在「以逸待勞」,等他們都累了,就終於輪到他的「爆發」了。想法簡單得來,又帶點小市民街頭智慧的色彩。 

胡世全目標清晰直接,就是要拿到非建制派的150票,不過他會如何「爆發」?他說會在中環電車路,擺易拉架攞市民簽名,目標是一萬個簽名。又說,到時候會積極出席論壇,主動拜訪選委,還說會有單大新聞要「爆」,吸引社會目光。不過,如果到時爆不起來,電車路又拿不到足夠的簽名,又有無第二手準備?他異常坦誠地回答:「暫時未想到。」

胡世全深信自己是在反映基層意見。何君健攝

回到現實世界,胡世全深知自己是零希望。在現行制度下,特首參選人要在2月底,手執150張選委提名票入閘,正式成為候選人,然後再由1200名選委投票,超過600票才可成為新一任行政長官。胡世全說,他知道自己不僅是最後一關,就連一張提名票都未必拿到,需要在閘前止步。

正因如此,胡世全才對被社會忽視更感不忿。他只是想有一個擂台、論壇,能夠讓他好好發聲。「你說我不認真,我不認同,因為我以目的為本,我參選目的就是將我治港理念、政綱,顯示在市民,甚至是提委(選委)、政府眼前。」

特首選舉正式開始後,坊間出現不同聲音:「咁關心做咩啊?咪又係食花生」「你有份投票咩?」市民每日就只能看着四人不停跑馬仔,偶爾在Facebook上按個心心或嬲嬲,自以為真的是一人一票選特首。不過,或許胡世全的參選,正正就展示了一種可能性,是基層市民主動出擊的可能性,向社會高聲宣告他們到底要怎麼樣的特首,試圖打破這場市民無得參與、只能吃花生的選舉。

胡世全,一個政治如此不敏感的商人,卻參與在一場全港最重要的政治選舉中,有些人可能會覺得他很傻很天真,但胡世全的確相信自己能夠為基層發聲。「我選到特首希望很微,但我願意走這一步。」

選特首僅預數萬元 胡世全從小窮慣 大個要慳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