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梁天琦之歌


有人為梁天琦寫歌,因為涉嫌英雄崇拜和造神而引起小風波, 有人話社運老前輩(陳景輝)欺壓小妹妹(作詞者錢詩文), 又有人話這是一場崇揚理性貶抑感性抒情的父權作動,好鬼精彩兼深奧,不過限於能力,本文只想以歌論歌。

坦白講,我初初點開這首〈初一〉,根本聽不下去, 它有種時下流行曲那種無病呻吟死氣沉沉的調調, 若不是陳景輝點評,都不知原來歌詞有句「塵世還有什麼可以媲美」 這麼爆,於是我又試下聽,點知勉強聽完,都沒有聽到有這句, 冇辦法,實在投入不了。

雖然說歌曲好難客觀地分高低,但說〈初一〉失諸淺露, 相信大家都會同意。歌詞節錄:

良善如你/或愚昧如你 /揮霍青春/沒半點嬉戲/ 得天獨厚 /蕩然全沒有 /但誰能及你這麼富有(〈初一〉)

我覺得,現在的流行樂壇的衰敗,是因為有一個抒情的傳統斷絕了,現在的人根本不知道怎樣抒情了,而不懂抒情,乃是因為和自然的關係斷絕了,而人情物意也因為物質的填塞而盡絕了。

如果要寫旺角暴動,寫梁天琦之歌,應該點寫?講多無謂, 我用例子告訴你,我湊巧發現一早已有人寫了梁天琦之歌, 意義深長,請大家看看真正會寫的人是怎樣寫的:

點起火一堆

月夜沒有睡

靜靜在深夜灑過絲絲雨水

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你看大師是怎樣寫旺角暴動的:一句點火+沒有睡搞掂!點火,當然是暴動的火啦,同時也是希望的象徵,點火人就是要對抗黑暗撒播希望的人,這是好基本的文學手法了。然後月夜沒有睡,寧靜之中的掙扎,講通宵暴亂,這種淡然與現實的暴烈構成的張力,實在是藝術的昇華。

最妙的是,你要怎樣寫暴動失敗了?一句:靜靜在深夜灑過絲絲雨水!真是妙不可言。雨水,澆熄了希望之火! 而雨水,又象徵着眼淚,有人悄悄地哭過了。心酸失望苦楚, 盡在不言之中。

整個畫面,述事抒情混然一體,且寫得如詩似畫,完全把一件枯燥的新聞事件置放在天地自然之中,韻味悠長。這種借物抒情賦比興其實也是幾千年的文學傳統了,只有與自然保持着感應才能如此圓融妥貼地把自然的意象信手拈來,但現在我們真是失去了這些手段了。

歌詞繼續,引入主題──掙扎/抵抗/奮鬥:

我怕會失去

你說不要睡

分秒願可共對

歌要耐聽,一定要含蓄,不能老是吟哦着良善如你/或愚昧如你。你要寫香港淪落,要寫齊心抵抗,俗手一定寫到呼天搶地,但大師就輕描淡寫搞掂:我怕會失去,失去什麼呢?當然是對照我們時下經常討論的傳統、自主、希望、尊嚴、自由.. ....等等了,而不睡當然就是對抗的意思了,戰友互相鼓勵着, 共同面對,一起抵抗。而保持着這種抵抗/努力的意志,也就是與香港在一起的意思了。

若是沒顧慮

為何又灑淚

命運若真的可以癡心永許 

那怕有心傷

那怕風與浪 

一切亦可面對 

在這裡,詞人是以一對戀人在命定的離別前的眷戀,比喻梁天琦等有志青年為香港而奮鬥卻又注定徒勞的無奈,真是匠心獨運!命運若真的可以癡心永許──已經說明了,命運已經註定要分離,香港註定要敗亡,殘忍地暗示着,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無力!

愛香港,卻無力成全,歌詞轉入寫這種掙扎徘徊以及安慰:

誰愛我愛得真/怎會一點也不知/誰個會有一天/沒有心事?

回應着梁天琦念茲在茲說自己無私為香港的初心。

這是一個相愛但注定離別的故事,這是一場注定失敗的努力,有志青年在一場浴血之後,患得患失,恰似想愛又不能愛的難離難捨,怎麼辦?

情意若延續心生歉意 
癡心與夢不可同時

若你令我死心 
離別更輕易 

如果梁天琦好似黃台仰一樣走路,那肯定會令好多人死心了,但這幾句巧妙之處,尚在於其360度的環迴視點,這個「你」,既可理解為梁天琦,也可理解為香港,真是道盡了如今香港人留守與遠離的愛彼為難(ambivalence).

最後,歌詞主客換位,以非常巧妙的句式,創造出浪漫高潮, 引人傳唱,使人感動,還提出了對梁天琦最深的勸戒(連帶一點無惡意淺淺的嘲笑):

你若明白今天我已

偷偷放下千般愛意 

莫說為你犧牲死也願意

因為眾所周知,這個年青人得志時,曾經慷慨地高呼過「以死相搏」 ,但現在香港已經把對他的愛偷偷放下,而這種放下, 其實只是一種關懷和祝福。一場牢獄,固然是災劫, 但何妨理解為防止了他為了無可能的幻夢而犧牲?

各位九十後00後,學嘢啦!話說回來,這首歌寫於1991年,梁天琦出世那年,所以你話以前D詞人幾勁?!BTW, 寫詞那位叫向雪懷,二打六泥架啫,你未聽過唔能够怪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