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香港眾志訂三大目標 黃之鋒:我係時候落區


七一遊行大隊上,年輕面孔不及往年多,又是那三個字:無力感。

香港眾志早前宣布不再做政黨後,以「立足民間的政治團體」定位出現於七一街站。上街者都想知道,眾志之後會做甚麼?

「下半年,三大目標: 國歌法、改革課程發展議會、聯合國五年一度的中國人權狀況游說。」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接受眾新聞訪問說。

「我,就會專注海怡半島地區工作。」

黃之鋒和眾志一班後生仔,唔通,真係唔攰?

嗌咪,對黃之鋒來說,無難度。何君健攝

問:眾新聞記者   黃:黃之鋒

問:你如何看傘運後,年輕人對社會的那份無力感?

黃:社會運動搞唔起,是這一、兩年的氣氛,是的,無力感問題,我有時都會有。一個簡單例子,如今中學生作文時引用的政治例子少了很多,以前如果有個作文題目「一件難忘的事」,學生會講反國教之類,現在少了講政治相關的東西。

我觀察成個氣氛係,民主派同die hard參與政治的學生,我指本土派 ,有嚴重的不信任。議會內外的互動,是依賴大家有一定互信,但從部分學生會成員對議會的態度、對議員的理解,我見到鴻溝愈來愈大。

問:有些年輕人說不喜歡泛民,你又點睇?

黃:說一件真人真事。什麼是離地呢,民主黨有位立法會議員去探監時,問監獄啲嘢難唔難食,有位政治犯答難食,之後那位議員問,有無大家樂咁難食呀?那位政治犯即時呆了,他之後跟人說:「以後不要再叫民主黨的人來探我了。

他們會問「好似大家樂咁難食呀」,其實,我覺得一哥豬扒飯幾好食。只要從微小的例子,便看到有脫節問題。又例如上一輩的人會覺得,禮節性款待交流很合理,即使政治上對立幾嚴重都好,例如楊岳橋會請梁君彥去佢婚禮影相,但年輕人未必這樣想。

眾志既不是本土派、也不是傳統泛民,更不在歷史悠久的社會運動圈子,我們夾了在中間,知道兩邊是什麼一回事。我不會說我們要做什麼溝通橋樑,通常講親都無乜好下場,但會看到兩邊的不同。

問:你看到社會無力感與世代矛盾有關,那如何解決?

黃:需要時間吧,但我想分享一點:代表梁天琦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曾說,他們那一代80、90年代畢業的人,其實「乜都冇做過」,全靠前輩司徒華、李柱銘等人去爭取民主。香港的政壇的確很少70後的一輩,因八九六四之後,很多50、60後的人出來參政,70後去了做其他工作。同樣地,傘運後好多90後出來,我會想,會不會00後的一代,就像當年的70後?不同的,是他們見到黃之鋒、梁天琦等被人又拉又鎖會想:為何要選政治這條路。

問:眾志吸納00後成員有無困難?

黃:我們有近40位成員(加入要有兩個成員推薦、會員大會通過),中學生青年團另有30至40人。其他民主派團體,最多的也是100多人。眾志成員每個星期可來開會,運作似社運組織,而非只是每年一次的巡例大會。

講到尾,都係佢哋鍾意入來就會入來。說到跟00後溝通,我現在每日都會update Instagram,以前不是每日。(會否想接班的問題?)這個很老套啊,我現在只是21歲。

黃之鋒(左)現時是區諾軒(右)議員辦事處的社區幹事。黃之鋒facebook圖片

問:眾志點解唔做政黨?

黃:都冇得參選,點話自己係政黨。政黨是參選和取議席,如果用外國的scale,香港稱得上政黨只有一個民建聯。無得選立法會就不做政黨,我的客觀理解是這樣,但我唔覺得,唔做政黨係一件好特別的事。

問:有報道稱,明年區議會你們也會被DQ,不做政黨與這個可有關?

黃:唔關區議會事,純粹係周庭在補選時被DQ,不在立法會的一個組織,我不會叫政黨、不會做到政黨的scale。

問:蔡子強(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說你們的做法是「走回頭路」,可能會走向解散,我看到你們早前已反駁他。

黃:一個時事評論員或學者判斷一個組織解散,是很認真的事,但他沒足夠論據支撐。我都係嗰句:係咪無議席就會消失,如果係咁,我們過去一年早就消失。當議會再不能成為眾志的發展方向,或者不被容許成為發展方向,我們便做議會以外的工作。

現在的情況是:搞politics的人不會入到議會。入議會的人,政治主張上不能太進取。入議會是搞policy,例如智慧城市、福利政策、傾吓開拓場地空間、煙草問題、貿易出口等等。既然議會有條紅線、DQ及修改議事規則後限制愈來愈多的話,為何不將想參與politics的人在民間推動政治運動?想搞policy嘅,咪入議會囉。

問:你當初組黨時可有這樣想?

黃:我一直都唔係對政策很有興趣,議會有七成時間處理政策。組黨時我只有19歲未夠年齡,不是去選的一個。

我未坐監時,眾志討論過如我夠年齡又有機會參選會點。之後有人話:你想黃之鋒去討論下,究竟元朗條橋要17億、坐喺度按個掣;定係你覺得,佢喺外面搞吓事作用大啲?後來有人說,我在外面搞事作用會大啲。

問:如何看議會被廢權?

黃:不嬲都不斷被人廢權,是趨勢。但說議會沒用嗎?從來沒有一個客觀指標,說甚麼是「沒用」。立法會要處理例如撥款、私人條例草案等, 聽落好似幾有用,但那不是我的興趣。

問:你是否會參加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在你居住的鴨脷洲海怡半島出選?

黃:選唔選講緊2019年,現在2018年我唔答住,我亦唔知我入唔入到閘,現在言之尚早。以我理解,香港眾志是不會用其名義派人參選。

問:你個人要開展地區工作,跟你參選是否有關?

黃:就算被DQ,我住海怡半島會照做地區工作。雨傘運動結束時,大家都說「傘落社區」,傘後至今4年了,是時候有一個傘運的icon人物做社區工作。

我現在是區諾軒議員辦事處社區幹事,同眾志沒直接關係。我近期有跟進:巴士站增設上蓋、街市鼠患問題、冷氣機滴水,巴士無上蓋等。

從政者若視政治為未來工作,學習地區工作很重要,雖然事情看似很細,例如為何區內有維修但不貼通告等,但如何處理一些人眼中雞毛蒜皮的東西,對我來說是一個學習過程。我以往一直處理例如自決論述、檔案解密、去美國國會說什麼等,說真的可能比較抽空離地,不及落區貼地。

黃之鋒反對海怡半島興建酒店的傳單。黃之鋒facebook圖片

問:民建聯、民主黨等,也在做你說的地區工作,你的做法有何不同?

黃:我們一定沒蛇齋餅糉,海怡半島的人也不是要這樣。至於冷氣機滴水、巴士無上蓋等,講真個個做法都一樣。例如巴士站風扇壞晒,會先出信給運輸署,再叫機電署來維修,我們會監察叫佢快啲,之後同居民update番,但又唔使用「成功爭取」四個字。做到某啲位其實一樣,幫長者填表都係咁填法。

不同的,是我們的理念。例如我會關注海怡半島興建酒店,對住宅區的影響,同時讓公眾了解城規會審批土地用途的程序和問題,所謂的公眾諮詢只是流水作業、水過鴨背。建制派政黨不會做這些。

我們支持本地農業,會在社區推共購,讓居民訂購本地有機菜,住海怡的人afford到。又會組團參觀南區工廈的手工啤酒廠。當然,這些建制派都可以做,但我們有形式、印象、包裝上的分別。無論我們理念有幾高,關鍵是執行力、傳遞訊息的方法。舉一個例,我們在2016年羅冠聰參選時擺深宵街站,行過的人buy,因為見到你晚晚12點企在街站。

問:你剛才說眾志不派人參選,眾志也不會開展大規模社區工作。那麼,眾志做「立足民間政治團體」究竟做甚麼?

黃:眾志成立時,定位已是搞campaign為主而非為議席,屬社會運動型。今年下半年有三大目標。首先是國歌法,這個不用多解釋,大家都知道很值得關注。

第二,教育方面,我們想針對課程發展議會推改革方案,希望暑假做,在他們委任新一輪委員之前。學校科目課程指引,例如國民教育,是來自課程發展議會。議會委員沒有前線老師,全部都係校長、還有管浩鳴(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 )等人,委任準則不明、沒開會記錄、審批課程指引的準則沒有公開,比城規會更封閉。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成員是由民選出來的,那麼為何課程發展議會不可以?我覺得關注這個很有意義,比起提一個動議,譴責教育局局長而又不會通過的,更有意義。

第三,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每五年做一次的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討論中國人權狀況,2013年那次做的沒怎樣提及香港。今年底做的,因為發生了雨傘運動,相信會討論到香港。我們已交了報告,10月應會派人去瑞士日內瓦做游說。我的佔旺藐視法庭案仍在保釋等候上訴,護照被收起了,屆時不知如何。

至於眾志一直做開的自決論述、前途研究檔案等會繼續。眾志時常收到世界各地組織的演講邀請,多到很多時有trip沒人去。

總括來說:我們希望實踐政治理想,在大政黨以外,有個alternative。

問:你坐過監,你看到梁天琦被判囚6年,有甚麼想法?

黃:冇得比,我在公民廣場案判了6個月,梁天琦是6年。6年是個甚麼概念,沒人可消化到。我以前同梁天琦有溝通,但不熟。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他被捧成英雄身上背負包袱,因我有類似經歷。他曾跟我說:「你就簡單好多,有咁多中產支持,位置又唔同。」如果大家用浪漫英雄式主義歌頌他的話,可能是害了他,因他未必這樣想。

問:林鄭月娥過去一年,你有沒有看到甚麼特別的事?

黃:我們剛才說,社運場仗好難打,因為無力感。邊個做特首都好,政治案的判決不會有分別。下一個關注點,是今年底的佔中九子案。

大家過去一個月都在討論港鐵,燒到現在都未燒完,燒幾耐建制派可能都估唔到。港鐵這件事,或者因為大家以前談論港鐵,都是說它加價、建物業等,沒想過工程做得差。這代表社會可能有其他的潛在問題,等大家發掘和關注。

你問我林鄭,佢都係咁架啦,一個專業技術官僚、執行能力高,無人質疑。但核心係:而家唔會有人話香港好啊。

問:咁,你有冇橋呀?

黃:你唔好咁啦......

黃之鋒對政治有興趣,未來一段時間,他希望學習地區工作,從另一角度思考香港。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