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年復年撐七一:揸住拐杖摺櫈,都要行落去


 

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的七一遊行,大會宣布有5萬人參與,警方稱高峰時有9800人,警方的「跌破五位數」數字是自2003年以來最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推算,人數介乎2.6萬至3.3萬之間,與去年及前年相若。

數字如過眼雲煙,還不及一張張有血有肉的面孔、一個個忘不了8964、0371而年復年上街的故事。遊行大隊中的七一中堅,仍記得29年前100萬人為了北京那個遙遠民主夢、也記得15年前50萬人改寫廿三條立法歷史。他們走着走着,走到今天,皺紋多了、腳步慢了、拐杖出現了......看着香港的風景線不斷變色,此後,也要走下去。

七一上街,是希望香港會更好。美聯社圖片

歷年七一遊行人數: 

年份 民陣 (萬人) 警方 (萬人) 港大民研 (萬人)
2003 50 35 42.9至50.2
2004 53 20 18至20.7
2005 2.1 1.1 2至2.4
2006 5.8 2.8 3.3至3.9
2007 6.8 2 3至3.4
2008 4.7 1.55 1.6至1.9
2009 7.6 2.6 3.2至3.7
2010 5.2 2 2.2至2.6
2011 21.8 5.4 5.9至6.7
2012 40 6.3 9至10
2013 43 6.6 9.2至10.3
2014 51 9.86 15至16.6
2015 4.8 1.97 2.5至3.1
2016 11 1.93 2.6至3.4
2017 6 1.45 2.6至3.2
2018 5 9800人 2.6至3.3

 

盧先生 (淺藍衣) 推著母親的輪椅,一同到維園起步。鄭錦玲攝

54歲的盧先生,帶着87歲的母親(施婆婆),下午2時多抵達維園中央草坪的召集點。盧先生在地盤任職,數年前因工業意外導致左眼受傷。他的母親大約一、兩年前因車禍弄傷雙腿,出入需用輪椅代步。兩母子堅持到維園參加七一遊行,原因只有一個:對香港政府及中共的管治手法非常不滿。

「我唔鐘意共產黨嗰套!」盧先生說,他在1987年隨父親來港定居,並非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內地農村生活時,他已經對內地那一套不敢苟同。盧指,內地的政治往往朝令夕改,一些政策令當時的村民感到苦不堪言,卻不得不從。來香港後,盧先生看到八九學運時過百萬人上街,心中埋下了一顆抗爭的種子。直到2003年,他對時任特首董建華的管治極度不滿,驅使他和母親首次上街。

盧先生認為,現在很多市民反對政府,主要是因管治無能。盧批評政府講一套做一套,未能有效處理房屋、老人等政策,有感現時香港的下一代「好慘、直情無路行」,「以前係(話)香港好,而家係(話)香港慘!」他指,過往不少香港人工作至六、七十歲賺錢寄回大陸建屋,「而家調轉頭香港無屋住!」

除了政府的施政出現問題,他亦認為政府非常偏頗,完全不公平對待泛民及建制兩方面的意見。盧指:「有啲人就係話要講經濟,你支持佢,佢就支持政府。但係有啲人要喺呢個社會生存落去,社會好緊要!」盧說,社會有聲音要求爭取民主、真普選,但政府卻連嘗試都不願意令他感不滿,只是強行將大陸的管治手法套用在香港,「大陸嗰一套,(就係)你一定要聽話!」

區先生說:「我專程帶埋張摺櫈嚟同共產黨鬥長命。」 鄭錦玲攝

75歲的區先生,在八九學運時曾上街,他自幼閱讀多份報章,表示香港人最清楚「土匪黨做咗乜衰嘢」。區憶述,當年首次上街是行至新華社的位置,指他當日「夜晚見到碾死人,第二朝去到排隊,已經好多著晒西裝嗰啲,嗰啲人冚唪唥都係知識分子嚟。」區先生多年來一直堅持上街,也是出於對中共政權的不滿,「睇到呢個土匪黨,即係共產黨,係咁樣對中國人,對唔住中國人!」他更憤怒地說:「現在佢所有嘅錢都係中國人民嘅血汗錢,佢自己無本事賺錢,佢只要收埋張刀、掩住你個口、唔好出聲。」

對於部分年輕人不再參與七一遊行,區先生說:「唔緊要、最緊要是非黑白要分清楚」。區認為,現在老一輩已經慢慢退出舞台,青年要懂得明辨是非便可,不必拘泥於抗爭的方式。他說,會堅持「行到死嗰日」,又向記者展示手中的摺櫈,「我專程帶埋張摺櫈嚟同共產黨鬥長命」,指他坐都要坐到「共產黨死為止」。

李先生認為,林鄭月娥是歷任特首中表現最差的一個。  鄭錦玲攝

70歲的李先生,難忘反對23條立法的2003年,當年的遊行人數多達50萬。他指,現時市民出來遊行的原因愈來愈多,指政府「當香港(人)傻仔咁」。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選擇性不讓人參選,導致議會「變咗好似舉手機器,政府完全無受制」。他慨歎:「變咗而家建制派話晒事,我哋民主派完全無晒希望!」

李說,近年有青年走到街頭抗爭,連老人也因為感到「無希望」而站出來,雖然現在「企出嚟」未必有很大成果,但市民起碼應該齊心協力參與,讓國際社會看到「香港係淪陷到咁嘅地步」。李認為,青年覺得參加七一遊行「無用」是出於視野問題,就算「奈佢唔何」,也要站出來讓國際社會得知香港的民主現況,向香港特區施壓。

他認為,選擇繼續站出來的人是真心愛香港,又形容特首林鄭月娥為「毒娥」,用糖衣砲彈來收買市民。李認為,林鄭月娥是歷任特首中表現最差的一個,指她取消議員資格、拒部分民主派參選、任用鄭若驊等種種行為,都令他非常反感。李指,政府使用種種手段去逼害年青人,他對青年的遭遇十分同情,促使他「揸住支拐杖,都要企出嚟」。

潘太 (白衣) 希望七一上街,喚醒身邊的朋友和其他市民站出來。  鄭錦玲攝

70多歲的潘太認為,香港人現時充滿了無力感,當發現共產黨沒有誠信時,香港已經淪陷。她參與七一遊行已有10多年,「我雖然好悲觀,但有咩我一定出嚟發聲嘅!」潘太認為,林鄭月娥「仲衰過689」,指林鄭好「陰濕」、「好嘢就攬上身,衰嘢呢就A字膊卸晒。」她批評林鄭在七一遊行前夕特意推新措施,目的只不過是希望市民「唔好上街」,但政府推出的種種惡法和大白象工程,市民都有目共睹。

對於警方表示市民中途加入遊行,可能會被視為參與非法集會的說法,潘太認為警察「一味靠嚇」,「我睬佢都嘥氣啦!點解可以阻止到有人喺中途插隊呢?」潘太認為,現時警方對七一遊行人士的限制的確增多,她過往與兒子一起上街時,曾經嘗試在崇光百貨的位置中途加入,但警方在今年封鎖了很多位置。

潘太指,現時不少香港人「詐瞓」,她很多朋友都沒有上街,她卻希望行出來喚醒這班人。不過,眼見政府面對市民訴求卻無動於衷,她感到「心噏」,指假如政府繼續壓逼市民,就會導致官逼民反,驅使她用更激烈的手段抗爭。

馮先生指,過往上街認識的朋友,已經愈來愈少出現在近年的遊行。  鄭錦玲攝

馮先生參加七一遊行多年,他堅持上街是因為對政府不滿,「搞樓宇又搞唔掂,搞經濟佢就凈係得個講字,(但)最主要係政改。」馮先生認為,政府的施政無法改善民生,導致民怨沸騰。

馮表示,他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有一年七一懸掛3號風球,但仍然有大量市民上街,近幾年遊行的氣氛已不及以往。馮先生有感今年的氣氛比去年好,他獨個兒來,因為「以前大家熟口熟面嗰啲一路少晒」,指身邊的朋友覺得「行都無用啦,嘥氣。」馮認為,六四晚會和七一遊行,都是他和其他市民發聲的平台。

不願上鏡、68歲的蕭先生,曾經離開香港到外國工作20多年,幾年前退休後回港參與七一遊行。「香港已經太唔似樣喇!」蕭指,他在外國時一直留意香港的政治,身邊的外國人都問他:「點解香港突然間有咁多人愛國嘅?」,他形容一些所謂愛國者「向權貴跪低咗」,通常是為了利益才選擇愛國。蕭認為,「獅子山精神」已經逐漸消失,年輕人出路變得愈來愈窄,老人退休後的生活無法得到保障,香港人的生活「左右做人難」,導致兩代人的摩擦變多。他今次上街是希望表達老人的訴求。

遊行隊伍由維園出發,龍頭拉起「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橫額。照片來源:楊必興攝影 P H Yang Photography | phyang.org

今年七一遊行,警方早前聲言中途加入或被視為非法集會,多名參加者卻選擇中途加入,未有到維園中央草坪起步點,包括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她在中央圖書館附近「插隊」。陳太表示,她近年都會中途加入,今年上街是希望特區政府盡快重啟政改、好好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她指,遊行集會是市民的基本自由,並非與政府對抗,希望政府可多聆聽不同聲音。

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帶領隊伍由維園出發,當行到銅鑼灣希慎廣場對開時,呼籲市民加入,批評警方有意刁難。遊行期間,雖然有大量人士中途加入,警方未有拘捕行動。

今年七一遊行主題為「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葉志衍讀出宣言時指,近期的港鐵豆腐渣工程、高官賣弄特權、修改機場保安指引等,令市民極度不滿。他特別提到多名社運人士被判入獄,包括被判囚6年的梁天琦,希望更多人關注異見人士被打壓。

政府回應七一遊行指,任何不尊重「一國」、無視憲制秩序、嘩眾誇張、不實誤導的口號,皆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不利香港的發展。聲明稱:「本屆政府自上任以來,一直以關心、聆聽、行動的誠摯態度,制定並逐步落實多項回應市民訴求的措施,積極擔當『促成者』和『推廣者』的角色,為香港的社會和經濟注入多元動力,為市民,特別是青年人,創造機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