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大上街三人組:大學生有責任為時政發聲


 

雨傘運動後,年輕人有感抗爭79天都沒用,七一上街還不是行禮如儀?今年,有年輕人選擇行出來,七一對他們有何意義?甚麼因素驅使他們繼續上街?

區倬僖,19歲,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一年級,2012 受朋友影響首次參與七一遊行,今次為第二次參與。劉愛霞攝

中大學生會「凌霜」為今年唯一一間大專院校,以學生會名義參與七一遊行。是次遊行由學生會會長區倬僖,率領副會長吳文灝、幹事李柏言三人參加。區倬僖解釋,會內幹事有11名,在分工方面,3人負責七一遊行,4人負責「大專學界七一論壇」,另有4名幹事因私人理由未能參與七一活動。

區倬僖稱,由於校內不同的系會各自為政,大家各有不同訴求,故未有特別聯繫或鼓勵其他學會加入學生會的遊行。吳文灝補充指,是次學生會的遊行沒有人數指標的壓力,同時不會主動鼓勵同學出席,「因為當我哋去鼓勵同學參與時,佢哋發生仼何事情我哋都有責任,我哋唔會去逃避承擔仼何責仼,但呢件事有可能係違法(警方早前指中途加入屬非法集會),所以我哋覺得唔係合適(鼓勵)」、「但萬一有同學會出席遊行示威集會,我哋都會去保護佢哋。」

吳文灝,20歲,中大經濟學系一年級,2012、13年曾參與七一遊行,今次為第三次參與。劉愛霞攝

吳文灝表示,是次七一上街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想以學生會名義保護中大學生。他稱:「雖然佢哋被警方拘捕我哋未必可以做到很實際嘅事,但至少可以作出即時支援,而且相信喺中大學生會旗幟保護之下係會安全啲。」其二,他認為大學生應有一份責仼為時政發聲,「大學生畢竟都係未來主人翁和棟樑,有責任關心社會、關心時政,發表自己意見。」

警方早前稱若遊行人士在中途加入,會採取「果斷行動」。在民陣的遊行車隊頭仍未駛至銅鑼灣軒尼詩道時,中大學生會手持旗幟,由東角道出發,橫過崇光百貨馬路口,步行至希慎廣場對出,等候遊行車隊到達時,中大生沿途獲得年長一輩的歡呼聲及掌聲,有人高呼「好嘢好嘢,後生仔好嘢」、「中大好波」。

事後,吳文灝感慨,形容這種情況很唏噓。「點解年長一輩只將責仼放喺我哋身上?大家都係香港人,大家都有責任為香港呢個地方奮鬥,去爭取民主自由,去建構一個更好嘅香港而付出努力,很多年長嘅人,只會寄望我哋呢班大學生,或者年輕人去做,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中大三人遊行隊伍,連同大批市民同樣在希慎廣場外「中途加入」,附近的警察未有阻止。區倬僖指,「出乎意料見不到警方所說的果斷執法」。沿途有不同政黨的街站,不少政治人物站上階梯叫口號,三人卻沒有附和。區倬僖說,對他們表示尊重,因不同人有不同表達方式,但他「感覺唔係好強烈」,故未有跟隨呼叫口號。

李柏言,20歲,中大計算機科學系一年級,首次參與七一遊行為2003年,當時只有5歲,今次為第三次參與。劉愛霞攝

另一位幹事李柏言,指首次參與七一遊行是2003年,當年他只有5歲,父母帶他走進50萬人的隊伍。李柏言表示,當年不完全理解父母上街目的。他坦言,縱然現時和父母的政治立場未必一致,但認為兒時的遊行是一種「學習」。他稱,其後兩次遊行(包括今次),是他入了大學後,接觸多了時事自發參與。是次上街,因七一對他來說,「是一個多元的遊行,可以表達到自己支莊嘅立場,自己嘅立場係偏向本土,可以容納到我嘅意見,所以就出嚟。」

Audrey,20 歲,樹仁社工系一年級,首次參與遊行。劉愛霞攝

其他年輕人也有感而發。首次上街、20歲的Audrey認為,現時是民主運動的低潮,留意到的確少了群眾出來遊行,但她仍然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表達訴求。她覺得,現屆政府的財政預算有問題,「波叔(陳茂波)講免費DSE,有啲唔知佢想點,好唔清晰,解決唔到而家學生學位泛濫或者搵唔到工、起薪點好低嘅問題。」

Audrey表示,希望政府可以聽年輕人的意見,「唔好一意孤行做某啲事」。對於政府稱會招攬青年議政,但她認為存有政治審查,表明「唔會加入政府」,「劉鳴煒係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我就覺得佢代表唔到(我嘅意見)」。

Kevin,31歲,產品設計師,由2012年反國教事件開始參與遊行,今年第六次參與。劉愛霞攝

31歲的Kevin帶同單車上街,他從事環保相關行業,有用單車代步的習慣,所以每年都會帶單車同行。他提倡以單車作為交通工具,希望政府可以快些開通港島北的單車徑。他認為,市民七一是否上街屬個人選擇,對他來說,七一是可以讓大家表達訴求的日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