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每四個人就有一個鼻敏感,點解?


 

環顧四周,你身邊有沒有朋友或親人,甚至自己,中了不少都市病?鼻敏感、過敏性濕疹、哮喘….這些毛病未必致命,但總是圍繞著生活每一個細節,猶如毛蟲往身上爬,令人難耐卻擺脫不了。有患病的朋友說,只要離開香港,到外地旅居,這些「頑疾」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回港後又故態復萌。

照片來源:健康空氣行動

其實你並不孤單。據香港哮喘會資料顯示,每100個成人就有五個患有哮喘,每十個小孩就有一個中招;鼻敏感情況更為普遍,香港過敏協會有數據指出,每四個香港人就有一個患上。

都市病之廣和闊,反映中招不完全是個人身體問題,也關乎整體社會的問題,因此必須從公共衛生學去理解患病的由來。

為什麼你會被命運選中?引發疾病,主要歸納數個原因,包括:基因遺傳、個人行為選擇及環境健康等。以患上肺癌為例,家族遺傳、吸煙或被迫吸二手煙、長期吸入空氣污染物同樣會增加風險。以下金字塔概念(稱之為The Pyramid of Effects)就是用來解釋為何每人在同一環境下的身體反應程度各異。幸運的話僅會略微不適,影響輕微的則患上都市病,終日以紙巾和藥物隨身;影響嚴重的則患上心肺疾病,長期依賴專科診治。

就呼吸同一個大氣裡的空氣而言,以上金字塔橫軸顯示的是受影響人口比例,直軸則指示身體反應程度。由金字塔底層看起,幾近所有人也無可倖免要吸入受污染的空氣,但每人的身體反應卻不同,大部分人的血管及胸肺可能僅會出現發炎情況,不過一撮人卻因為個人因素(如上述的基因及生活模式等)交疊,會誘發更嚴重的疾病,甚至會造成死亡。

現時醫學科技下,基因遺傳似乎是較難在短期內逆轉的因素;而個人行為選擇是可以改變的,政府可以鼓勵市民採用更健康的生活模式,規管工夫也不可少,例如推行室外全面禁煙、規管煙草銷售等。同時,環境健康也是政府應該控制及改變的關鍵要素-以呼吸道及心冠病等為例,基因及個人生活模式等因素就像潛伏著的彈藥(先決條件),遇上有如引爆點的環境因素(催化劑),便會加劇火勢,令病情一發不可收拾。這就是為什麼現時全球各地開始正視改善空氣污染的重要性——以公眾健康之名,降低大氣中的空氣污染物濃度,能有效減少市民患上非傳染性疾病(Non-communicable diseases)的數量。

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的非傳染性疾病,是指病情持續時間長、發展緩慢的慢性疾病,當中包括心血管疾病、癌症及慢性呼吸道疾病等。下表羅列出經年學術及臨床研究所証實與空氣污染有關的部分疾病,你所關切的朋友和親人,多少個曾經或正在面對以下病痛?

上述的一切並非隨意說說。這些分析與論證,均是寫自賀達理教授。這位終生孜孜不倦、用知識推動提升本港空氣質素的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教授,曾在2009年洋洋寫下66頁有關香港空氣污染與公共健康的意見書遞交予立法會[1],以呈現當時空氣污染對港人健康的影響。

他的其中一個創舉,就是於2008年創立了達理指數(Hedley Environmental Index),具體計算出空氣污染造成的經濟損失、死亡及入院人數、醫院床位使用量等。十年人事,空氣污染仍然是公眾健康的最大敵人之一——按指數計算,2017年仍有1849人因而提前死亡,以二氧化氮(NO2)為主的路邊污染水平過去廿年一直是世衛指標的兩倍之上。而多年爭取改善本港空氣質素的達理教授,最後亦因為不抵空氣污染造成的呼吸系統毛病惡化,於2014年與世長辭。

環保署設在路邊的空氣監測站。何君健攝

與達理教授一樣關心空氣污染的同行者,目光都落在空氣質素指標(Air Quality Objectives)之上。這指標列明空氣污染物在不同時間長度內的濃度上限,指標收得愈緊,理應促使各項政策出台,令空氣質素更乾淨清新。

可惜,現時AQO有數個漏洞,以致其未能有效完全降低空氣污染物濃度:一)多種空氣污染物較世衛提倡的終極指標非常寬鬆;二)指標只淪為「願望指數」,政府不需要為未能達標而負上任何責任;三)法例裡提及檢討AQO的章節,並沒寫明要保障「公眾健康」,只有含糊不清的「公眾利益」字眼。從字眼涵意引伸至政策思維,便可見如「公共交通零排放」等政策對公眾健康明顯大有禆益,卻因政治及技術因素而毫無寸進。

香港的空氣污染問題嚴重。

政府於2013年修改《空氣污染管制條例(Air Pollution Control Ordinance)》,訂明必須每五年一檢AQO。2018年就是修例後的第一次檢討,環境局將於年尾向立法會呈交相關工作報告,並展開公眾諮詢。

我們的目光不得不注視著年尾的AQO檢討,而重點也不應只侷限於是否收緊指標,循著政府提供的「點心紙」雕琢各減排選項的技術性。我們需要的,是開啟對環境與公眾健康的嶄新想像,擴闊對清新空氣藍圖的思考和討論:

《空氣污染管制條例(Air Pollution Control Ordinance)》中是否應該以「公眾健康」為改善空氣污染的主要目的?

若是的話,食衛局作為提升及保護公眾健康的政策局,在當中應當什麼角色?

政策層面上,如何能更有效減低空氣污染物的排放,繼而降低污染物在空氣中的濃度,令市民減少吸入污染物,降低患病的風險?

路邊污染作為最「埋身」的污染源頭,運輸及房屋局又該擔當什麼位置?

現時慣常推行的「全港性」政策未必有效地應用至社區層面,因著每區地理、污染情況、居住特性之不同,能否劃分成不同的空氣管制區,制定地區適宜的改善策略?

希望以上問題能拋磚引玉。或許你也是深受空氣污染的苦主,也許你有什麼良方妙計,不妨與我們聯絡溝通,或繼續留意我們的動向(如瀏覽網頁及訂閱通訊),一起迎接未來半年的AQO檢討工作。

我們不能改變天生條件,但我們絕對有能力糾正外在環境,重新把健康掌握在自己手中,讓香港成為真正的「健康城市」。

 備註:

[1]Hedley AJ. Submission on Air Quality Objectives and their associated health impacts from Professor Anthony J HEDLEY,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