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律師劉偉聰:暴動罪涉政治 不認同「司法已死」


2016年的旺角衝突,被時任特首梁振英定性為暴動。2年過去,20人被裁定暴動罪成,然而,涉及暴動的控罪至今仍爭議不斷。有份為兩名暴動罪被告打官司的大律師劉偉聰認為,律政司要起訴當日的參與者,可用其他控罪,認為選擇以暴動罪作檢控,背後涉及政治考量。

有人說,香港「司法已死」。曾任3年暫委裁判官的劉偉聰卻依然相信法庭,認為外界對司法機構的批評,或源於對司法制度的不美麗誤會。

相關文章:代表暴動罪被告 大狀劉偉聰:我能做的,是打好官司

劉偉聰認為,外界對司法機構的批評,或源於對司法制度的不美麗誤會。何君健攝

劉偉聰早前為暴動罪被告盧建民求情時,一度指以暴動罪檢控涉及政治,今日他的想法依然不變。他認為,旺角衝突當晚基層警察成為群眾目標,「衝突只有警同民」難以用暴動形容事件,「呢件事同我哋常識、歷史上認識嘅暴動有距離。當晚基本上冇民居被破壞、冇商舖被搶掠,示威者甚至幫襯七仔買口罩,喺小食店買嘢飲。」

劉偉聰形容,構成暴動罪的門檻太低,不認同條文的寫法,「(條文)3個人以上,行為令社會安寧受破壞。咁簡單例子,3個人爭吵,社會安寧受破壞,或者已經可以叫暴動。」

「平時黑社會晒馬、開片,市民都會覺得社會安寧被破壞、覺得唔安全,其實已經符合暴動罪元素,但(黑社會成員)最終只會被控非法集結、傷人、打鬥,警察到場被襲的話,咪加條襲警囉,市民係滿意,覺得合適。咁點解呢單會被控暴動?年初一發生嘅事有足夠罪行cover,唔一定要告暴動。」

「司法已死」的論調近年出現,劉偉聰認為,有關說法源於社會仍未明白司法機關的職能和哲學。資料圖片

除了暴動罪案,其他涉及社運或政治的案件,近年陸續有裁決,「司法已死」的論調不時出現。曾於2010至2012年任暫委裁判官、判街頭藝人蘇春就阻街罪不成立的劉偉聰表示,不相信曾共事的司法界同事已經變質,「我見到嘅同事,大部分都唔相信會係壞人,或因一啲私利、晉升機會而變質。」他又認為,上述說法源於社會仍未明白司法機關的職能和哲學。

劉偉聰指,香港的三權分立,原屬自由民主制的理想,司法機關從中擔任監督角色,但司法機關不負責主動出擊、推動社會改變,只負責監察、詮釋法律。而在自由民主制的設計下,司法系統需要行政、立法兩權的支持,「但我哋嘅政體好畸形,我哋只有司法系統保留英國嘅法治精神,但少咗另外兩權嘅support。」

「而家我哋對行政機關絕望、對立法機關失望,跟住我哋將好多期望、美好嘅自由民主理想轉嫁俾司法機關,將我哋做唔到嘅嘢,期望司法機關去做。而當司法機關判出嚟嘅裁決,不符合理想期望,我哋就話佢哋變質,咁樣唔公平。」

「社會可能誤會司法機關會為我哋帶嚟自由民主,呢個可能喺一個並不美麗嘅誤會。」

劉偉聰以涉及梁天琦的暴動罪案件為例,指負責判刑的法官彭寳琴,所採用的判刑原則,跟足英國案例。《蘋果日報》照片

至於法官的裁決是否公義,劉偉聰表示,法官作出裁決背後,需衡量法律條文和證供「夠料就釘」,「以一單家暴案為例,外界都知道呢個死佬一定有打老婆,如果要實踐layman嘅公義,就釘佢啦,但呢個唔係法官應有嘅責任。有時可能證人害怕,拒絕作供。這個情況咪放咗個死佬,但全場都知道,佢一定有打老婆。咁樣可能唔符合大家心目中嘅公義,但呢個係司法制度賦予法官執行公義嘅範圍。」

「法官係被畫圈,但呢個圈既是restrain,亦是一種empowerment,冇咗呢個圈,法官根本冇power。一個制度賦予你嘅權力係唔可以unlimted,否則只會滋生習帝。」

劉偉聰又以涉及梁天琦的暴動罪案件為例,指負責判刑的法官彭寳琴,所採用的判刑原則,跟足英國案例,所有辯方律師均沒有反對,只就刑期有爭議,「如果要求180個官天衣無縫,我冇能力講。如果法庭判錯案,可以等上一級法院糾正,但作出糾正前,都係不能更改嘅事實。」

「法庭從來都係尋找公義嘅地方,只係公義呢個term有時太illusive,可以有不同詮釋。法官認為判案、判刑公道公義,我相信梁天琦、盧建民一定唔認同,但呢個不代表法庭冇彰顯公義。我對司法系統仍相當有信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