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體育世界》停播 還會驚訝嗎?


 

 

【撰文:張散】

消息傳來,無綫電視體育組裁剩5人,38年的長壽節目《體育世界》本周播放最後一集,在世界盃八強大戰開打的當天早上聽到這個消息,不覺驚訝,卻是可惜。說不驚訝,是當連六點半新聞也取消體育新聞環節,還會對一星期一次的體育節目命運有甚麼期待?說可惜,是一個播了38年、曾經是香港民智大開年代擴濶視野的節目即將別離的傷感!

新一代《體育世界》主持:Wendy(左起)、Cindy及Sherry。《蘋果日報》照片

在一切講求經濟效益、事必稱「股東利益」的時代,不論電子抑或印刷媒體,體育被束之高閣或投閒置散並不出奇。討論這個問題,支持一方可以拿出一百個理由,從「已有更多渠道獲取相關資訊」,到「體育內容難以帶來更大收益」都有。過往,有人說,雙數年份,這些說法不值一哂,因為奧運會世界盃就在雙數年舉行;又說,單數年份沒有大型比賽,往往就是另一種情況云云。可是這些「傳統智慧」如今似不管用,裁員停節目的消息在雙數年份傳來,體育節目前景莫非真的如此黯淡?

80年代無綫第一代《體育世界》主持:林嘉華和陳秀珠。《蘋果日報》照片

若說效益,香港體育曾有不小的經濟與政治效益。以港人最熱中的足球比賽來說,曾幾何時,台灣政府為後盾的《香港時報》,在香港本地足球最盛之時,球評頗具收讀率,筆名「原子塵」的評論,長篇而具文彩,的是卓見。政治立場親中共的《香港商報》體育版也有擁躉,筆名「徐佳鐸」的球圈消息,過癮獨到。兩份報章,一右一左,以球會友,吸引不少既非左派也不是右派的球迷一讀。事實上,在國共勢不兩立的年代,不少中間派,哪管蔣介石抑或毛澤東,一買就是兩報。

八十年代初,香港經濟衝上雲霄,電視成為主要資訊來源,中國走出文化大革命極左氛圍,開始參加國際賽事,個別項目更可力爭世界寶座,包括港人熟悉的女排和羽毛球,乒乓球則在1981年南斯拉夫諾維薩德世界賽首次囊括七冠。本地足球比賽南華精工愉園傳統強隊之外,加山海蜂等異軍突起,一一俱成話題。其他項目亦陸續冒現新銳,單車洪松蔭、游泳李啟淦等,年輕一代本土運動員帶動民間的身份認同。《體育世界》播放至今38年,當年便是遇上中港體育抬頭的大潮而起。香港社會亦從過往眼中只有足球,擴大至排球籃球田徑,亞運奧運世盃進入尋常百姓家。有求自然有供,從印刷傳媒至電子傳媒,體育在那個年代無疑是有巨大關注率。

然而體育節目如今走勢令人感到困惑。按理說,歐洲足球美國NBA都有相當擁躉,否則的話,收費電視毋須重金買下轉播權。可是,就在應該看好的情況下,出現老牌體育節目熄燈離場的境況。這當中是否牽涉資源調配,一個大餅不可能人人分甘同味,值得有心人詳細研究。不過,必須指出的是,體育運動在歐美可卻是巨大產業,美國體育學會(United States Sports Academy )一篇由韋拿(Evan Weiner)撰寫的文章《The Importance of Sports Journalism in Today's World/當今世界體育新聞學的重要》,直指編輯視「體育僅是一場遊戲、毋須太過認真」的錯誤心態。

這篇文章韋拿本意在於突顯體育新聞的多樣性,不只比賽勝負,而是牽涉政治經濟。不過,同一時間,韋拿道出體育的另一重切面:這是每年數以十億美元計的生意,從地方消費到地區建設都有關,稅收、廣告更是不必說。文章引發的思考,如何賦予體育更強生命力,既可盛載競技,亦可成為產業。

或說,一處城鄉一處例,香港人口七百萬,不能與地廣人多的美國相比,韋拿說的實例與視野,要學都學不來。誠然橙難與蘋果比較,但作為現代化都會,某些層次仍可互為借鑑,其中包括多元性和社會期許。於香港而言,免費電視台的體育新聞環節和體育節目漸次消失,在大眾眼中,或許未會認同這是資源運用方略,而是如何看待受眾期許。香港是自由營商社會毋庸爭論,但是這個社會現在要往何處去,人們正等待着答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