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足球世界盃的音樂


 

*以下歌曲可以在這個playlist聽World Cup Music by Duncan Lau

我在八十年代初出國留學,那時香港的經濟已騰飛,不少同學也相繼出外,分散在歐美澳地區。平常只靠書信往來,很多時就是一年一度的的一張聖誕咭,但每年暑假,不少人都趁長假回港,一班同學又走在一起,有相熟的甚至帶來手信。其中一位由英國回來的,竟送我兩張七吋黑膠細碟,一張是英格蘭國家隊的,另一張是蘇格蘭國家隊的。原來那年是1982年世界盃年,英格蘭和蘇格蘭都有份參賽,於是都灌錄歌曲,而且全隊參與,打打氣,以壯行色。不過亦因此不能要求太高,他們只是足球員。但也是我首次接觸這種足球音樂,或者是世界盃音樂。

後來才知道,這種足球音樂在英國其實歷史悠久,一些老牌球會更相當頻密的出版,和球迷打成一片。第一次聽也只抱著點點質疑,相比之下,蘇格蘭的那首《We have a dream》便更易引起我們的共嗚;能夠出席世界盃,披上自己國家隊球衣,還被指派去主射一個關鍵的十二碼球,怎會不是我們都夢寐以求的白日夢?而這首歌是一個專業歌手主唱,球員們只在副歌時加入,而最後一節更加上蘇格蘭風笛,令歌曲更富色彩,我們這些在香港長大的一代,竟也聽出一絲鄉情。英格蘭的一首《This Time, We'll Make It Right》則較平淡,他們在70年衛冕失敗之後,連續兩屆都未能岀線,82年決賽週增加至廿四隊才首次重返,因此,也不期望太高,單從歌名已似有所指了。此後,每次英格蘭參加世界盃決賽週都有出版這種單曲,但直至90年找來New Order合作,才打上流行榜,商業化起來。

至於世界盃賽事的音樂,如果上網翻查,原來早至62年已有出現,但年代久遠,沒有親身經歷,據知,當時是似電影配樂較多,78年一次由大師Ennio Morricone 親自操刀便是一個證明。自己真的有印象已是90年那一次,由於是意大利主辦,他們請了Disco教父Giorgio Moroder相助,歌曲叫《Un'estate italiana(To Be Number One)》,由Edoardo Bennato and Gianna Nammini 主唱,大概會多些人聽過吧,尤其是譚詠麟改成中文版《理想與和平》。到了94年,由美國主辦,歌手Daryl Hall 錄了一曲《Gloryland》,是一首傳統歌曲加上新詞,但沒有甚麼official字眼,反而專輯《Soccer Rocks the World: World Cup USA 94 》打正名堂,還有大大個標誌在封面上,不過選曲卻跟一些雜錦碟沒有兩樣,一些舊歌如Tina Turner的《The Best 》其實和世界盃足球沒甚麼關係;而這一次,也開始了歐、美版的分別,歐洲版多幾首其他歐洲語文的歌。從歌迷角度來說,只能說是可有可無。

98年一屆的音樂是自己認為最好的一次,今屆開始有分為official song和official anthem,主題曲《La Copa de la Vida (The Cup of Life)》唱至街知巷聞,主唱的Ricky Martin 也一炮而紅,但自己卻較喜歡anthem那首《La Cour des Grands (Do You Mind If I Play)》,英法對唱,還有其他世界音樂元素,而且不濫情。而法國電子音樂怪傑Jean-Michel Jarre 將自己一首歌再翻錄,名為《Rendez-Vous '98 》,也是筆者的心頭好。而專輯也特別安排不同的參賽國家的樂手提供不同歌曲,包括亞洲和非洲的;不過,專輯也出現多個不同地區的版本,於是香港版便出現 Coco代表中國香港在專輯上,雖然中國或香港都沒有打進決賽週。

02年是首次由兩個國家主辦在亞洲舉行,但音樂專輯大致依循上屆,一點亞洲風味也感覺不到。主題曲由Anastacia主唱的《Boom》固之然,另外由一向對東方文化有研究的希臘電子琴大師Vangelis玩的《Anthem》,也只能說是西方人想像中的東方味。而一班韓國和日本歌手合唱了一首《Let's get together》,雖然有日語版和韓語版,但除了語言外,亞洲色彩也是欠奉。

06年由德國主辦,主題曲《The Time of Our Lives》由當時得令的四美男合唱團Il Divo再加上Toni Braxton主唱,卻依然毫無睇頭,令人失望。反而anthem歌《Celebrate the Day》可聽性高得多,但那些世界音樂元素,令我以為跳到下一屆南非了。 專輯竟以雙碟形式發行,除了上面兩首新歌外,其餘都是舊日流行曲,Elton John的《Your Song》, Simon & Garfunkel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甚至貓王的《Always On My Mind》等,經典是經典了,但跟世界盃,跟足球有何關係?倒令人覺得拉雜成軍,求求其其,好好睇睇,位位巨星,大件夾抵食,只是要target甚麼市場,便沒有人知道了。

10年的專輯《Listen Up! 》可能因為是非洲國家首次舉辦世界盃,音樂便加入不少非洲音樂元素,可聽性肯定比上一屆的高,不過喜不喜歡便看個人的接受程度了。就如這屆很多球迷使用的捧場樂器vuvuzela,流行一時,但不是人人頂得順。今屆依然是anthem歌《Sign of a Victory》比主題曲《Waka Waka (This Time for Africa) 》較有睇頭,而今屆首次有吉祥物的主題曲。自己比較喜歡一首《Hope》,配上總統曼德拉的演說辭,令人聽出點希望。

14年再由巴西主辦,巴西的嘉年華遊行活動是舉世無雙的,拉丁美洲的熱情奔放更是感染力十足,不過,音樂卻主要由美藉樂手負責,如Carlos Santana、Wyclef、Pitbull 和Jennifer Lopez等,再加上一些巴西樂手助陣,不管是主題曲《We Are One (Ole Ola) 》或anthem 歌《Dar um Jeito (We Will Find a Way) 》都是熱熱鬧鬧,節奏感十足, 有可聽性,但整張專輯聽下來,又很快「唔知邊首打邊首」,聽完便算。今屆的主題曲是 《Live It Up》,但其他的相關歌曲和專輯卻好像都從缺,也許像世界盃這種盛事,其實不大需要配樂,大家差不多看了三個星期的世界盃,你今天能哼一兩句嗎?反而一直是大會指定的飲料品牌之一,在2010年起有自己的official世界盃宣傳歌,2010年選用加拿大歌手K'Naan的《Wavin' Flag》,2014年則是巴西歌手David Correy的《The World Is Ours》,今屆則是美國歌手Jason Derulo的《Colors》。網上反應都覺得比國際足協那首更有好感,商業計算看來還是商業機構高明一點?

*以上歌曲可以在這個playlist聽到:World Cup Music by Duncan Lau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