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麻原彰晃想起平澤貞通


日本作家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小說帝銀事件》。

麻原彰晃終於伏法,從2004年東京地院一審判處死刑,歷經上訴日本最高法院定讞,再到2018年7月處決,這一過程長達14年。奧姆真理教眾一天七人伏法,是日本戰後死刑處決的紀錄。儘管戰後東京大審判,1948年一天之內七名甲級戰犯執行絞刑,但這是國際法庭裁決,不是日本國內法院。至於戰前的紀錄,以1911年鎮壓社會主義者的「大逆案」最多,12人在同一天處決。

麻原彰晃的死刑拖了十幾年,在日本來說不算紀錄。戰後發生於1948年1月26日的「東京帝銀事件」的被告平澤貞通,1950年東京裁判所一審判死,1955年日本最高法院維持原判,之後平澤貞通不斷上訴,不斷被駁回。平澤貞通的死囚身分一直維持了37年,1987年5月,當時已是95歲的平澤貞通在監獄醫院因病去世,死刑始終沒有執行。

東京帝銀事件是日本戰後最大奇案,推理小說作家松本清張1957年在《文藝春秋》月刊連載《小說帝銀事件》,之後在1958年出版的《日本的黑霧》寫了一篇〈帝銀事件之謎〉。三年後的1961年,角川文庫把《小說帝銀事件》印行單行本,我手上的文庫本是平成元年(1989年)出的第52版,書後有日本著名文學評論家佐佐木基一寫的「解說」。日本作家作興在小說後頁由文學評論家寫一篇解說,松本清張也不例外,信手翻起,《點與線》的解說是平野謙寫的;至於《日本的黑霧》則由松本清張自己動手,是長達9頁的「我為什麼要寫《日本的黑霧》」。

說東京帝銀事件是奇案,除了是平澤貞通坐穿牢底沒有執行死刑,更是這宗案件實在撲朔迷離,至今仍是日本司法史的令人不解案件。事發戰後初期的1948年,一個中年男子到東京帝國銀行椎名町分行,臂上繞着印有東京都政府標誌的白色臂章。他對銀行職員說,由於發生疫症,按照美國佔領軍總部指示,人人都要防疫,當場拿出藥水要銀行職員喝下。那一天,有十六名職員喝藥,藥水下肚後當場不省人事,經過搶救只有四個人活下來。跟着男子盗去銀行的一批現金和票據,翌日到第二家銀行提走現款。檢察部門其後表示,死者是服下氰酸鉀。

警方追查,發現1947年也有銀行遇上類似情況,安田銀行走進了一個男子,名片是「厚生省預防局松井蔚」,也是說有「疫症」,要讓大家服藥。那次沒有人因服藥死亡,但有向政府當局報告,還把「松井蔚」的名片交檔。警方在帝銀事件發生後,根據口供,找到真正的松井蔚,以他的名片流向,鎖定畫家平澤貞通。平澤貞通曾與松井蔚交換名片,但稱名片因為銀包被盗找不到。警方隨後拘捕平澤貞通,漫長的調查及司法程序展開,直到平澤貞通病死獄中。

坐了37年牢,始終沒有執行死刑的平澤貞通。網絡照片

這宗案件究竟是否冤獄,幾十年來說法紛紜。因為平澤貞通判死刑判了幾十年,一直未有執行,有說這是司法程序拖沓之故,也有猜是日本當局心知肚明,不願對平澤貞通執行死刑云云。這當中想像空間巨大,不過,其中又以「石井七三一」部隊的說法令人毛骨怵然。因為在帝銀事件使用的毒藥,與石井四郎中將侵華年間在中國東北研究過的「硝酰」相似。事實上,東京警視廳在調查帝銀事件很早階段,曾經懷疑這是侵華部隊成員犯案。警視廳早階段發出的偵查指示,包括「海外歸來的人員及舊軍部的研究人員」。不過,這個調查方向其後出現變化,這就是延綿多年、懷疑美國佔領軍介入的其中一個推斷背景。

平澤貞通死了已經31年,松本清張亦過世26載,可是東京帝銀事件從未從日本社會的記憶中抹去。一個坐了幾十年牢的死囚,始終沒有執行死刑,至低限度在這層次已是奇案,況且日本社會亦無一個令人接受的官方說法。松本清張對此案刨根問底,當年保守派有指他是反美之故,更有無限上綱指是涉及《日美安保條約》政治云云。然而歷史證明這些指摘站不住腳,松本清張寫作《小說帝銀事件》的初心,在佐佐木基一撰寫的解說當中清晰無誤寫了出來,簡單而言就是「在戰後日本推動尊重人權思想」。今天談人權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但是在五十年代的日本、在佔領軍(GHQ)美籍天皇君臨扶桑的氛圍裏,松本清張不怕美國佔領軍,勇戰日本保守派政客,那是無比勇氣的展現,對強權的不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