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美衝突原點——「太平洋能容納兩個大國」提案


 

【撰文:尹瑞麟】

分析今天出現中美衝突底因的文章很多,但一個看似被忽略卻十分重要的轉捩點是2012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訪美前夕接受《華盛頓郵報》書面採訪時,向美國提出,「寬廣的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到2013年,這次習近平以國家主席身份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會晤時,他進一步表示

我去年訪美時曾講過,寬廣的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我現在依然這樣認為。今天,我同奧巴馬總統在這裡會晤,主要目的就是為中美關係發展規劃藍圖。
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6月訪問美國,獲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加州Sunnylands的總統渡假營接待,兩人稍後並在華府舉行會談。美聯社

至此,美國和地區內其他國家如日本、南韓、澳洲以至東盟開始明白,習近平主政下中國的國策,再不是韜光養晦,而是要與美國平分亞太地區的勢力版圖,而這亦成為今天中美衝突的原點。誠然,中美之間的龐大貿赤、中國制造2025、一帶一路、南海軍事化、航母戰鬥群的建造、知識產權的保護,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作風等等,都是今天的熱點話題,但看來這都是圍繞著一個更核心、更深層的課題,即美國以及部分區內國家無意讓中國成為主導亞洲的終極國家。

可以說,我們今天看見的貿易戰,只是開始,美國背後的目標是更為深層的。

中國外交政策方面最高級別智囊機構,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在其負責撰寫、由時事出版社出版的《太平洋足夠寬廣:亞太格局與跨太秩序》(2016年10月)一書中,研究所對中國這新的戰略意圖,作出了深刻而詳細的描述。而在該書封面最為顯眼的地方,研究所更以高度概括的文字指出「亞太地區正處於一個舊秩序將退未退,新秩序新出未出的過渡性時期」的抉擇十字路口和十分要緊的歷史時刻。「中國作為具有系統重要性的變量和地區安全中最能動因素,應該在構建新型地區安全秩序方面發揮引領作用。」

美對亞太戰略戰後以來一脈相承

必須明白,美國對亞太地區的戰略政策和目標,在戰後以來是一脈相承和頗為一致,即美國不會讓亞太地區出現一個強國或出現一個如歐盟的區域性力量,有能力在本地區內與美國的實力和利益抗衡。此政策所針對的不僅是中國,在八、九十年代,當時日本國力如日方中、經濟實力高踞全球第二位,在美國這一亞太戰略政策下,即使日本在戰後以來一直是美國在區內的主要盟友,亦成為了美國針對的對象。再退一步而言,戰後初期美國介入韓戰,也是為了遏制當時蘇聯在東北亞地區的勢力擴張。

同樣地,如果有朝一日,印度經濟崛起,有能力在今天被稱之為的印太地區抗衡美國,美國的回應行動不就是已經寫在牆上。

因此,一邊是自視國力日增,以及自我沉醉於「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中國,另一邊是極力避免大權旁落的超級大國美國及其他在既有秩序下的受益國家,衝突的出現只是或遲或早的問題。

而事實上,從美國今天針對中國的種種舉措所見,其針對的不僅是中興通訊及貿赤問題,還包括加強對台關係、重推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以及建立太空部隊兵種等多方面的舉措,著眼點更非一般經濟摩擦問題。

衝突熱點不僅一般經濟問題

研究所在《太平洋足夠寬廣》一書的第17、18頁的論述中表示,「東亞歷時數千年的『東亞封貢體系』下的和平合作歷史表明,在亞太價值體系引導下,亞太各國不論大小、不論是大陸國家還是島國,完全可以和平共處、共存共榮」。該書在推崇這種以中國為核心的天朝體制的同時,更為其賦予時代現實意義,指出「亞太安全秩序數千年,尤其是二戰以來的歷史演進給我們留下了不少值得記取的歷史遺訓,並將成為指導亞太構建新型國際安全秩序的歷史源泉與思想寶庫」。著著顯示衝突的深刻性。

本文提出要重新審視中美衝突原點,目的是為有關方面在探索緩解中美衝突方案時,更好地將問題聚焦。展望未來,中國急需要解決的還是要著眼於較根本的中美戰略南猿北轍的問題。目前看來中國大體上是面對兩方面的抉擇,即選擇作為挑戰者,挑戰美國主導的地區秩序,甚至另起爐灶,還是選擇作為共建者,在接受美國主導的前提下,視亞洲其他國家為平等合作伙伴,與美國共同建設和維護亞太秩序,並將施政重點放在解決當前國內社會和經濟問題。

事實上,《太平洋足夠寬廣》一書亦有針對這些選項作出探討,而在今天的新形勢下,研究院不妨作出新的審視,找出可行的方案。

作者簡介:早年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任職本地傳媒及經濟政策研究,80年代中獲總部設於東京的國際政府組織(亞洲生產力組織)委聘,在日本工作11年,期間取得上智大學國際商管碩士。回歸後回港任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大中華區業務拓展總監,曾獲委任為策略發展委員會成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