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單仁平:西方輿論莫逼這位女士投身政治


 

【撰文:單仁平】
作者是環球時報評論員
(本文7月10日19:16原載於環球網,眾新聞未經授權全文轉載,照片和highlight是眾新聞編輯所加。)

劉霞抵達德國柏林,在機場登車離開。美聯社

中國已故異議人士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於今天乘飛機離開北京前往德國。自劉曉波去年病逝後,西方輿論一直關注劉霞的情況,聲稱她遭到「軟禁」,要求「還她自由」。而據我們瞭解,劉霞的情況並非像一些西方人說的那樣。

劉霞這一年中的確處在中國官方的「視野範圍內」,但她的情況決不能用「軟禁」來描述。劉霞居住在北京一個正常社區內,可以自由會見親朋好友,自由逛街購物、聚餐,去訓練場打羽毛球等。

劉霞與外界的通訊聯繫也是暢通的,知道她號碼的人都可以給她打電話,比如德國使館就經常給她打電話。現居德國的異議作家廖亦武幾個月前發了他與劉霞通電話的錄音,當時劉霞的情緒聽上去不太好。但是廖能與劉霞通電話,本身就說明後者並非處在與外界的隔絶中。

關於劉霞出國的問題,中國官方一直沒有表示「不可以」。劉霞星期二得以飛赴德國也證明了她最終能將這一選擇付諸實施。現在的這個結果是很多知情人士之前就預判到的。希望外界多從這個結果而非從當中的周折理解中國官方的態度。

估計一些西方媒體還是會把劉霞出國當成噱頭熱炒一番。不過這也沒什麼。劉曉波話題本身的能量還沒有耗盡,西方輿論無論如何還會借各種由頭往上湊。但這個話題能夠提供的熱度越來越有限,呈遞減之勢無疑。

中國是個社會管理相對嚴格的國家,這與西方社會相比一目瞭然。中國社會當中有一些異議人士,如何在管理的同時包容他們,或者說在包容的同時把他們管理好,這是中國政治上的一道課題。

真正的難點是,如何保障他們的各種權利,同時又不讓他們對社會產生太多負面影響。在互聯網時代,把控這種平衡有來自各方面的挑戰,西方力量的過多干預是其中的挑戰之一。

最近一個時期,異議人士向公共輿論平台發聲的能力受到一些限制,但他們的人身自由在絶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充分的。這種情況與改革開放之前是完全不同的。今天的中國不希望異議人士過多影響國家發展的進程,但決無「迫害」異議人士的意思。西方輿論的鏡頭喜歡對準中國異議人士,而後者當中的一部分人也喜歡面對那些鏡頭作秀。

劉霞是中國最著名異議人士的遺孀,但從之前的情況看,她本人似乎並未打算也做個典型的異議人士。西方的一些力量如果能「放過」這位女士,而非一味消費她,逼她做所謂「人權鬥士」,也是一種該有的克制。

西方力量總是把對中國「人權」的絶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異議人士身上,慢慢地,西方嘴裡的「人權」異化成為地緣政治的一種特殊工具,而與中國波瀾壯闊的人權建設分道揚鑣。其結果是,大部分中國人現在很討厭西方與我們討論人權,搞得西方「費力不討好」。西方自己應當反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