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胡佳:釋放劉霞不是共產黨人道,重判秦永敏才是它猙獰的真面目


劉曉波遺孀劉霞昨日擺脫中共長達8年的軟禁及監控,終在德國柏林呼吸到自由空氣。劉曉波夫婦的好友、中國維權人士胡佳接受眾新聞訪問,直言劉霞得以離國,不是因為共產黨的人道、諾貝爾獎的光環、傳媒輿論的壓力、眾人的聯署訴求,而是外交斡旋及國際形勢變化。他特別提到,德國總理默克爾及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主動關注並介入劉氏夫婦的事,「我強烈的感覺到,德國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已經把劉霞和劉曉波的命運,作為他們外交努力的方向」。

不過,劉霞以外,中國絕大部分政治犯沒得到國際關注,前景堪虞。 就在劉霞出國翌日,64歲的「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因「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入獄13年。「前一件事情,不是共產黨有多麼慈悲、有多麼人道,是它重視自己的利益,要跟美國去打貿易戰,要統戰歐洲;後一件事情,是它真正的面目,它真正猙獰的面目。」

被軟禁8年的劉霞終獲自由,她昨日抵達芬蘭赫爾辛基國際機場時,張開雙手,喜形於色。美聯社

劉曉波2009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劉霞那時開始遭到軟禁,胡佳當時身在獄中服刑。2011年胡佳出獄後,才開始與各使領館恢復聯絡,為獄中的劉曉波及被軟禁的劉霞奔走,「西方的外交官,像德國、美國,就對劉霞、劉曉波的情況表達強烈的關注。」

德大使到任約見胡佳 「全部圍繞劉曉波及劉霞」

胡佳憶述,他出獄後不久,曾拍攝一段劉霞在窗邊的剪影片段,那是世界第一次看見被軟禁的劉霞,德國其後表達了關注。他記得,昨日陪劉霞乘搭飛機到柏林的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2013年到北京就任大使後沒多久,就主動約見過他。那時他還不知道柯慕賢找他所為何事,「跟我談的問題,將近兩小時,全部都是圍繞劉曉波和劉霞,讓我特別吃驚。那個階段,還根本沒有建立起劉霞想要去德國的。」他補充說,劉霞想去德國,是去年劉曉波病重時的事。

我強烈的感覺到,德國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已經把劉霞和劉曉波的命運,作為他們外交努力的方向。這是他們非常主動做的,不是我去找他們的,不是我去懇求他們這樣做。

胡佳表示,其後他多次與柯慕賢單獨會見或在公共場合的會面,如德國國慶日、聖誕節的小型宴會,談話內容同樣圍繞劉曉波夫婦,「跟德國之間的合作,形成那種慣例性」。他指,到去年劉曉波病重時,他們的合作再「大大加強」。他憶述,劉霞得到病榻上的劉曉波同意後,正式向德國及中國政府申請,讓劉曉波到德國接受治療,德方也開始與中國司法部、政法委斡旋。

去年習訪德 默克爾多次希望中國讓劉曉波出國治療

胡佳提到,去年7月初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德國期間,德國總理默克爾多次向習近平提起劉曉波,她沒有在人權議題上施壓,只是說劉曉波身體不好,希望中國讓他出國治療,「那時候介入最深的永遠是德國,其次是美國。」當時多個報道引述消息指, 劉曉波欲出國治療的目的地首選德國,其次是美國。胡佳批評,習近平「非常冷血」,西方社會愈是想建立營救的成功案例,他愈是不讓人得手,劉曉波最終在中共囚禁中去世。

劉曉波逝世後,遺體隨即被火化並進行海葬。資料圖片

胡佳透露,劉曉波病重之時,他們已與德國達成共識,要將劉曉波牽連到的人,除了劉霞,還有劉霞胞弟劉暉的一家人營救離中國。事隔一年,劉霞終在昨日、在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前夕,離開中國前往德國。他直言,在這事情上真正發揮作用的,並不是諾貝爾獎、眾人的簽名,或他們讓劉曉波夫婦的問題上新聞頭條,而是外交斡旋及國際形勢的變化。

胡佳提到,今年5月默克爾訪京,與李克強談及劉霞的事,「把私密的會談,對人權問題,作公開的探討」。當時有德國記者問到劉霞的命運,李克強回應說:「我們也要尊重人道主義,要奉行人道主義的原則。我們願意和德方繼續開展對話,有關個案問題,我們也會希望在相互尊重、平等合作的基礎上進行對話。」胡佳稱,李克強比習近平更清楚劉霞是一個「負資產」,「劉霞絕對不會成為更個政治領袖,不會成為劉曉波的接班人,將來威脅到中共」。他認為,中共內部對於劉霞的態度「肯定有所分歧」,而現在共產黨為了政治利益,務求聯合歐洲對抗美國,便送出劉霞作為「厚禮」,以取悅歐洲,透過德國與整個歐洲對話。

中國維權人士胡佳多年來一直為劉曉波夫婦奔走。資料圖片

胡佳:德國人道精神 因民族本身受過的痛苦

被問到德國何以一直主動關注劉曉波及劉霞,胡佳認為,是因為德國受過納粹統治的歷史,「他們的人道精神是因為自己民族本身受過的痛苦,所以他們才感同身受。」胡佳特別提到,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的個性強、「感情很外露」,與一般外交官不同,「你會感到他這個人,他是不掩飾自己,一個職業外交家不應顯露形色的。但是他在人權問題上,是不能有耐心的,有些人等不起,而且你看到他近來的言論說,如果德國企業再被要求建立黨支部的話,他覺得德國企業就應該退出中國。這種話在一般的職業外交家上很少有人去做,很少有人敢這麼說,你可以看到德國大使的個性。」

胡佳又指,劉霞好友廖亦武4月30日曾打電話給她,劉霞當時感到非常絕望,柯慕賢其後致電慰問劉霞。胡佳指,柯慕賢用辦公室電話打給劉霞,因為那台電話由國家安全部門監聽的,而另一邊劉霞的電話則由公安、國保部門監聽,「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德國政府在授命德國大使,劉霞這事情作為自己非常重要的工作來看待。而且作為人的感情上,他也是對這事情是絕對不會半途而廢的。」胡佳讚揚柯慕賢,當德國駐華大使的任期不長,但做了很多事情,包括關注709律師及其家屬的事。「這一次劉霞能夠去德國,對於離任的柯慕賢大使而言,是最佳的一個獎,就是說他工作成效最佳的勳章。」根據德國駐華使領館網頁上周發出的新聞稿,柯慕賢將於今個夏季離任。

柯慕賢(Michael Clauss)2013年8月30日起任德國駐華大使,至今年夏季離任。德國駐華使領館網頁圖片

今次劉霞離國,劉霞的好友事前亦不知情,胡佳也是即日從劉暉的微信貼文得知。胡佳指,德國採取了非常嚴密的保密措施,在劉霞抵達柏林之前,一直不願透露詳情,「他們的保密措施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怕橫生變數,就是盡量低調處理這事情,讓劉霞成功脫離苦海、脫離這個地獄般的地方,過新生活。」

劉霞在德國柏林機場登車離開。美聯社

「我現在並不關心劉霞在德國會怎麼樣,我關心的是怎麼把劉暉弄出去……不讓中共不能把劉暉當人質去牽着劉霞,讓劉霞不僅僅有百分之百的人生自由,還有百分之百的表達自由。」胡佳表示,德、美、法、加、日等多個民主國家,都表達過願接收劉曉波夫婦,他期望他們繼續為劉暉發聲,「完全拯救這家庭」。

放了劉霞,留下劉暉。國際輿論未觸及的,還有數不清被困在中共牢籠裏的政治犯。劉霞出國翌日,中國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現年64歲的「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入獄13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民運人士秦永敏多次被中共以不同罪名判囚,1998年因參與籌組中國民主黨,被判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服刑12年後獲釋,2015年再被拘留至今。網上圖片

胡佳問記者,可知道「馬太效應」?他解釋,如果是受到國際社會強烈關注、西方國家提升至國家層面營救的政治犯,中共有機會視他為一張外交牌,「打出這張牌,來取得對方某種妥協。」但中國絕大部分政治犯並未到這個層面,「我都不知道秦永敏今天開庭的時候,門口有沒有外交官出現。」

胡佳指,秦永敏長期被關在監獄,放出來沒幾年,他恢復「中國人權監察」工作,2015年又再被捕,去年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被關柙了幾年,現在才判刑,「等於說,我就是讓你的生命消耗在囚獄裏,讓你什麼都做不了,讓你痛苦。」胡佳認為,這是中共對國內異見人士的警示,主要目的是用恫嚇形式、恐怖氛圍來維穩,教其他人「不敢做這些事」,「它要用這種重判,對某一社會群體形成威懾。」

你所看到的兩件事:昨天有一個人能夠脫離苦海,今天就有一個人進入地獄。這兩件事之間是沒有必然聯繫的。前一件事情,不是共產黨有多麼慈悲、有多麼人道,是它重視自己的利益,要跟美國去打貿易戰,要統戰歐洲;後一件事情,是它真正的面目,它真正猙獰的面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