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共享單車退出市場──exit market 最後一公里


經過一年多以來,我們的業務仍未能錄得盈利,龐大的單車維修開支令我們難以繼續營運。我們作出這個決定,實在一點都不容易。對於無法繼續為你們提供服務,我們在此表示深切的歉意。

共享單車創辦人Raphael Cohen於這周如是告知大家。

共享單車創辦人Raphael Cohen去年九月接受眾新聞訪問。丘萃瑩攝

一年前悉逢共享經濟聯盟成立,作為行業組織,GoBee.bike是我們其中一個上門拜會的公司。在時間軸上那時還是共享單車剛推出,仍是受著各鎂光燈照射著的行業。之後,開始有其他人走進市場。obike, ofo, Ketchup, Hoba,loco一年內由1間公司,變為6間。打著最後一公里這個口號的共享單車遍地開花,但更多公司加入營商就更快暴露了共享單車其中一個問題,其中一個香港最大問題,土地問題。

而當日作為領導者的GoBee.bike,融資7000萬,風頭一時無兩,但在一年多後亦是首間撤出香港市場的共享單車營運商。

 去年4月創立的gobee.bike,一度在新界、九龍、香港島也有共享單車出租。莊曉彤攝

有對共享經濟未夠信心的人如是道:早說了共享經濟泡沫會破裂,都說了收錢企業算不上共享。但我作為觀察共享經濟發展的其中一員,我想更為貼切的看法該是共享經濟企業重組。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數據指出,打著共享經濟概念的項目集資量在2013才只有30億,但3年過後在2016共享經濟概念的項目集資量已突破300億,而這重要的是,這份報告其實還沒有把中國市場計算在內。

當一個行業能有如此強大的吸金力,當然會引到不少人擠身進入行業。而在這些項目中,有成功,更加應該有失敗;這是商業世界最基本的運作。而經過時間洗禮,表現好,能夠迎合大眾的自然會留下,不能達到目標的,當然也會慢慢流走。這是任何一個行業都會體驗的企業周期。

事實上只要我們細心一看,經過這數年的洗禮,不同共享經濟企業都有著不同程度上的企業重組。這星期新加坡競爭委員會就為共乘平台Uber及Grab合併案發反競爭通告。而另一邊廂,除了同業合併,更有跨業合併。

共乘公司Grab最近亦開放了Grab Platform予其他公司去用Grab的平台及付費系統做生意,雜貨物流公司Happy Fresh就已經與Grab簽了合同合作。這證明了共享經濟的發展,不會因為一間公司倒閉而停下,更多時候,不同的共享平台在每一個時間階段,都會想出創新的模式試圖迎合市場需要。

共享經濟之所以能在《時代雜誌》當選十大影響世界的概念,就是因為它代表了的,除了是一兩間企業的崛起,也是一種新的經濟模式抬頭;把社會上一路都未能發揮價值的資產注入價值,改變的除了是多了選擇,也是在社會上創造更多機會令更多人可以成為這共享生態的其中一員。

可幸的是Gobee bike即使倒閉,亦與政府部門商討如何處理餘下單車;也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交代用戶如何拿回訂金;需知道有很多對共享單車的嫌疑,就是怕它們挪用用戶訂金,以致訂金付諸東流。

話說回頭,我們亦收到消息現行共享單車營運商會因為GoBee退出市場而作出重整。共享單車在港如何發展,還需時間證明,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並不是共享經濟的最後一公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