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彼時女兵,此地老兵


 

 【撰文:言而】
 
「(我們的)步兵是戰爭中的無產階級」——前蘇聯女兵這樣憶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軍人裝備。
 
在當時蘇聯普遍貧窮落後的境況下,不少士兵被派到前線卻仍沒有槍枝配給,許多人根本就是赤手空拳的上陣,武器比黃金還貴重,士兵們只能等戰友倒下了,才能拿起他們的步槍、手榴彈。

二戰時的蘇聯女兵。網上照片

以上女兵的這番話,可說是這場常被當權者歌頌為「最偉大的愛國戰爭」(The Great Patriotic War)狠狠的一巴掌,無怪乎二次大戰的女兵在戰後被噤聲多年,直至多年後,因為著名的《真理報》女記者維拉・特卡琴柯的採訪,及其後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在作品的記述,這些女兵才能得到短暫的復音。

有別於國家官方戰爭歷史所講述的愛國烈士從容就義的犧牲故事,或者很多男兵所愛談的奮勇抗敵之英雄事蹟,這些願意分享的女兵道出了光輝戰役背後的陰暗面,令人驚異悲嘆。
 
例如,當所有男丁都被徵招入伍後,在戰場久候的援兵,竟然是老人和小孩。他們每人只被分派兩枚手榴彈就要投入戰鬥,一支槍都沒有,一場仗打下來也不用包紮搶救了,因為全體都死在戰火之下。
 
那些響應史太林愛國號召出征的女兵,雖然和男兵一樣要經歷槍林彈雨,回國後很多竟被恥笑為旨在勾引情郎。不少前線女兵晚景淒涼,終生獨身,在集體宿舍磨滅青春。
 
由於德國及蘇聯的軍備差異如天淵之別,俄兵的陣亡數字高達二千萬。很多戰後的鄉村男丁渺絕,然而無數僥倖生還的戰士不但未能夠與家人團聚,反而遭逢人生更悲慘的下場。
 
因為史太林在戰時下達的227號命令,明言無人可在戰場上撒退,否則便受後面的督戰隊所射殺。故此若不幸被德國俘虜而未能自行了斷的士兵返國,便被指為叛徒,要押往罪犯營。即使可僥倖光榮退役,還要被派到各地掃雷,延續著戰時死亡之威脋多年。

印有「一步也不許後退!」(Ни шагу назад!)標語的蘇聯郵票。維基百科照片

一位女兵悲鳴,勝利的價值遠高於他們的生命。那些留守家園沒有出征的婦女,雖然殘留性命,可是戰後不但成為新寡獨力支撐養活家人,還要為史太林的集體農莊計劃開墾荒野叢林,身無長物仍要為政府的公債捐獻。
 
這些女兵的集體回憶,無疑是高唱強國主義的普丁(Vladimir Putin)所不容,不久便被消音了,以致抹掉痛苦的非人性化樣板戰爭之記述,又再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2014年8月,數百名曾參與對越作戰的解放軍老兵,集體前往北京公安部上訪,抗議地方當局打壓,但老兵們隨後全部被送往久敬莊關押。

最近亞洲一個崛起大國的老兵們,多次上訪表達被國家忽略及安置,特別是有些在五零年代核試期間於完全沒有安全保護下以致身體受損嚴重,他們反遭到拘捕毆打,成為破壞國家繁榮安定的群體。為什麼歷史不斷重複著,令為保衛國家而受傷害遭遺棄的士兵們,反變成國家的恥辱,受噤聲滅音?
 
這樣的大國,將人的尊嚴及性命,物化為政權榮耀的貼金,把人民愛國的善良,擺玩作維持掌權的手段,令本來衛國保家的勇氣不能再提升為追求自由及真我的堅毅。如此反覆的滅聲,讓國民的可貴人性淹沒,當國家陷入危難之秋時,誰還會中圈套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