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無權勢者的能力(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


 

上星期二(7月10日),差不多全世界的人都為兩件事感到歡欣若狂。第一件事,就是被困在泰國清箂洞穴的12位少年和他們的教練全被營救出來。第二件事,就是被軟禁在中國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女士可以離開中國,前往德國,得到她的自由。

劉霞在抵達芬蘭赫爾辛基國際機場時,張開雙臂笑容燦爛的奔向自由的相片,震撼世界。美聯社

我說「差不多全世界的人都⋯⋯感到歡欣若狂」,因為相信中共的當權者,並不會有這感覺,他們只是因政治張力,無奈地釋放劉霞而已。但在劉霞離開中國的翌日,「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即被重判入獄13年。放一個,但又拉一個。
 
香港政治歸邊的人,他們也沒有顯出甚麼笑容。李慧琼接受訪問時,她只能說:「這是各方面都樂意見到的安排。」她又不評論劉霞的弟弟劉暉不能離開中國之事。她真的樂見此安排嗎?如果是,為甚麼她和那些有權勢的建制派,在過去沒有為劉霞得着釋放而奔波努力呢?對於中國內地違權的事,他們的回答總是「河水不犯井水」;但內地對香港事務的干預,他們則說:「這是一國!」
 
特首林鄭月娥說:「這是人道主義表現!」這句說話,真的很難聽。網上不少批評指,她這句話「難聽過粗口」!一位諾貝爾得獎者,沒有犯法,只是撰文,希望中國能按憲法給予人民人權和言論自由,但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長期被拘留至死。劉霞沒有犯甚麼罪,沒有說過甚麼話,只因她是劉曉波的愛妻,便被長期軟禁。現在又被作政治籌碼,才得到釋放,離開不自由之境。這是「人道」?如果是的話,為甚麼不說:「這是仁者之道」?
 
Power,這個字可譯作「權勢」或「能力」,但運用權勢和能力,是兩碼子的事。
 
中共當權,將本來是國民享受安居樂業之家園,變成監獄,封鎖人民出入境的自由,更嚴重的,是封鎖人民思想、言論的自由。不合當權者的,便被拉進黑暗的監獄,或被失蹤,長期生活在黑暗的洞穴之內。只有離開中國,逃離國土,遠走他國,才能歡欣若狂。這是何等悲哀?這也是權力腐敗所帶給國民的不幸。

12名獲救少年和教練,昨天在醫院拿著因救他們而犧牲了生命的泰國海豹突擊隊前隊員沙曼的遺像,他們在上面寫下由衷感激的說話。照片來源:泰國衛生部

前往泰國救援被困於黑暗洞穴的人,不論是醫護人員,潛水人員等,他們沒有政治權力,只有救護及潛水探穴的能力。就憑着這些能力,甘冒生命的危險,進入洞穴,將12名少年和教練救出來,將他們從黑暗洞穴,從死蔭幽谷,帶到光明之地,回到自己的家園。泰國不是民主的國家,軍人統治也有可能帶動國家走向獨裁。但暫時人民所享的自由也比中國內地好。他們也不會誇耀自己是強國,樂意接受外國的援助,這也是少年獲救的原因。他們被救出,全國,包括政府人員都歡欣若狂。他們也會回到自己的家園,繼續自由快樂地生活。
 
從網上得到的資訊,不是教練帶少年進入洞穴,只是因少年在練波後尚未回家,教練估計他們可能走入洞穴,進去找到他們。因突遇暴雨水浸,被困洞內。在十多日內,教練將自己的食物都全給少年,又教導少年啜石飲水,和冥想保存能量。因照顧少年,自己反成為13人中身體最虛弱的一人。
 
救援中的關鍵人物,澳洲的醫生哈里斯(Richard Harris),除了有醫護知識外,還有30年潛水經驗。他找到少年後,陪伴他們,又提議先帶領身體較弱的少年離洞。在救援結束,他是最後的一個人離開洞穴。可惜的是,當他離開洞穴時,傳來他父親離世的消息。當然還有一位泰國前海豹突擊隊員沙曼(Saman Gunan),他是自願參與拯救少年的,但在運送物資時缺氧身亡。

少年們知道沙曼為救他們而喪命,忍不住落淚(左);他們在沙曼的遺像留言感激。照片來源:泰國衛生部

不論是被困在洞穴的,或是救護人員,他們都發出人性的光輝。他們都是無權無勢的人,只有愛護生命的熱誠。「無權勢者的能力」(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是對他們最好的描述。

「上帝揀選了世上愚拙的,為了使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為了使強壯的羞愧。」(林前一27)
 
個人相信,這是上帝的智慧,叫有權勢的被恥笑;使那沒有權勢的得著能力,受人敬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