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狀元的出路 (一)——科研


 

每年到了DSE放榜的時候總會有一些人衝出來批判成績優異的一批狀元大學計劃選修的科目。最諷刺的就是一些自己在大學時候修讀法律及批評有意修讀法律的人,這些人的論點就是成績好的狀元應該選讀其他科目例如文史哲或者科學。沒錯假如配套理想的話,這批狀元修讀科學或工程學系,前途肯定比修讀法律和醫學光明,但在香港搞科技永遠只有軟件沒有硬件,當在香港做科研沒有出路又怎能夠吸引人才修讀相關科目。

大埔科學園。

香港基本上只有一個重視與科研相關的地方,就是位於大埔的科學園。另一個當年計劃打造成為資訊科技基地的數碼港,諷刺地住宅項目佔地竟然比科研用途項目多出幾倍。如果今天有人問起數碼港究竟是什麼? 相信大部份人也會答數碼港不就是等同南區豪宅貝沙灣嗎?在政府的眼中一直以來科研都是蝕本生意,搞數碼港不過是為了利益輸送,歸根究底的原因就是短視的特區政府應為科研沒有經濟效益。與其浪費寶貴的南區地皮發展數碼港,倒不如藉發展數碼港為名,讓地產商興建超級豪宅便好了。在特區政府的眼中經濟效益才是最重要,梁振英也說過體育和宗教界毫無經濟效益可言。基本上梁振英和其他特首心中只要發展經濟,其他的不論是科研、 體育、文化都不值得特區政府浪費資源去發展。當整個特區政府都不重視科研不肯增撥資源發展相關事業,人才不願意從事相關行業亦絕對能理解。

數碼港予人感覺是地產項目多於科研項目。

除此以外,香港一直都不尊重科研人才。就以即將退休的肝臟科權威黎青龍教授為例,與其說他是一位醫生倒不如說他是一位醫學研究奇才。如果說喬布斯發明的iPhone改變了全球人類的生活,黎青龍發現的乙型肝炎治療方案就拯救了數以百萬計華人的生命,因為有接近10%的中國人是乙型肝炎帶菌者,有機會因為乙型肝炎的併發症引致死亡乙肝。但即使黎青龍教授願意以低於初級醫生的聘用條件服務香港大學,甚至親自找來贊助人支付他的薪金,只求香港大學繼續讓他以全職教授名銜繼續服務香港大學,卻被迂腐的規條阻止。原來即使全球頂尖科研人才願意以卑微的平庸條件繼續服務香港大學,甚至不會用上港大的一分一毫,也會被留難。當香港大學也容不下有心有力、不計較金錢的科研人才的時候,便可以見到香港這畸形的社會有多不尊重科研及相關人才。

排名世界前三名的肝病權威黎青龍教授,因年齡問題,在港大的全職教席將不保。《蘋果日報》影片截圖

在香港要從事新經濟行業,面對的難題必然要數面對特區政府過時法規的阻撓及既得利益者的挑戰。就以 Uber 為例,當初登陸香港的時候被創科局點名推薦,但原來只要相關行業侵犯了既得利益者,特區政府便會即時變臉,全力打壓。Airbnb相信在香港快會面對同等對待。所以想在香港創業經營新經濟行業絕對是困難重重,因為特區政府不敢得罪一直以來全力支持政府施政的行業,例如在佔中期間貢獻良多的界別——的士業界,所以即使的士業服務多年來受盡市民批評,特區政府也一直無限忍讓,更全力打壓有機會削弱的士行業利益的新興行業,例如 Uber。就是因為官商勾結,所以要在香港從事新經濟行業困難重重。

在香港要醉心科研,並闖出一番事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上至特區政府,下至個人及企業層面從來都不重視科研;唯利是圖的特區政府只關心怎樣吸引外國科技企業來香港上市,但從不關心香港科技企業的發展。所以香港的尖子不願意選修相關科目,也只反映整個社會的風氣。埋怨尖子不願意投身科研,而非批評短視的特區政府實在是本末倒置。當然有些人就是「只准自己讀法律,不准他人當律師」,永遠站在道德高地批判他人,但自己卻同樣隨波逐流,選擇的工作也不過是為名為利。畢竟批評他人容易,要做好自己卻極難。在這功利的社會,尖子一面倒選修醫學、法律也不過是沒有更好的選擇而已。至於為何沒有尖子願意投身政界,選讀相關的科目,則在另文討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