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反對元朗$17億天橋 五大專業學會:可用《收回土地條例》擴闊路面


 

造價逾17億的元朗明渠上蓋行人天橋引起爭議,建築界五大專業學會,包括:香港規劃師學會、香港測量師學會、香港建築師學會、香港城市設計學會、香港園境師學會(下簡稱為「五大專業學會」),周二(17日)罕有地一同召開記者招待會,表示反對政府提出的方案。2013至2014年間,四大專業學會(不包括測量師學會),曾提出價值9億元的替代方案;五大專業學會卻在記者會上,提出可用《收回土地條例》,擴闊元朗人流多的路段的路面面積,以解決人車擠塞的問題,未有再主力倡議9億元替代方案。

五大專業學會今日出席記者會的代表包括:

(一)香港規劃師學會代表杜立基;香港規劃師學會的會長為龍小玉,惟今天因事缺席。龍小玉為規劃署助理署長。

(二)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郭岳忠;郭岳忠為現任物業管理業監管局成員。

(三)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陳沐文;陳沐文曾於2014-2016年度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築師註冊管理局主席,於2017年5月獲時仼行政長官梁振英邀請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四)香港城市設計學會會長鄧文彬;鄧文彬為2016年時任建築署副署長,同年獲頒授銅紫荊星章。

(五)香港園境師學會會長許虹;許虹為現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

香港規劃師學會代表杜立基(左一)、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郭岳忠(左二)、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陳沐文(中)、香港城市設計學會會長鄧文彬(左四)及香港園境師學會會長許虹(左五)一同召開記者會,表示反對政府提出的元朗17億天橋方案。劉愛霞攝

在2013至2014年間,四大專業學會(不包括測量師學會),曾向元朗區議會提出一個替代方案,包括建造一條行人天橋連接西鐵朗屏站和元朗安寧路以南(長約 180 米,闊約 6 米)、建造一條行人天橋橫跨青山公路-元朗段(總長約 90 米,闊約 4 米),以及擴闊元朗安寧路至教育路一段元朗市明渠兩旁的地面行人路(總長約 650 米,擴闊約 3 米),估價為9億元,較政府提出的17億元方案,造價明顯較低。有關方案卻不獲當時的區議會接納。陳沐文指,無法評論為何當時的區議會反對他們的方案,「其實係有條件用交通疏導來改善(交通)問題,而不需要起天橋,造成環境破壞。」

被問到五大專業學會現時的立場,是否仍堅持9億元的替代方案時,鄧文彬指,學會的立場是「首先要做一啲不破壞環境嘅措施,包括重置過路位,而家人流最多嘅兩個輕鐵站過路位,撞正舊樓同行人路之間,餘下好少(活動)地方。」五大專業學會在記招上,建議先擴闊行人路面範圍,未有具體談及替代方案。

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陳沐文表示,政府的方案不但未能解決元朗區的交通問題,而且方案破壞城市風貌,批評「點解一定要起一個破壞環境嘅天橋?」陳又說:「我哋唔係完全反對建設,我哋尊重地區上需要,但我哋可以用咩方法達致平衡效果?」指這正是五大學會的考慮點。

五大專業學會主張,應從交通管制措施入手,疏導元朗市中心主要路段的人流,並建議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部分佔用行人路路面的建築物,以擴闊行人可用的路面面積。

五大專業學會表示,元朗現時人車擠逼地方集中在康樂路輕鐵站、大棠路輕鐵站及教育路一帶,但政府提出的行人天橋方案則在距離以上地帶約350米以外的地方。鄧文彬指,政府聲稱的成效,是行人天橋落成後,市民由朗屏站步行至教育路南面,可節省3至5分鐘時間。但原本朗屏站至青山公路段已有一條行人天橋,人流較少。加上人流最多的位置是康樂路輕鐵站、大棠路輕鐵站,該處附近有銀行、街市及餐廳,但天橋規劃在約350米外,未能連接人流集中地。鄧文彬指,「不相信市民會因為300米以外嘅天橋,而走左上去過馬路。我諗呢個係常識。」

五大專業學會指,元朗現時人車擠逼地方集中在康樂路輕鐵站、大棠路輕鐵站及教育路一帶,政府提出的行人天橋方案無法解決交通問題。圖片來源:五大專業學會

至於天橋的設計,陳沐文認為,現時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傾向把社區定位作宜居城市,盡量減少建築物上的構築物,但政府卻是提出在明渠上興建行人天橋,不但破壞城市景觀和空間,並影響該處的通風問題,質疑政府「到底有無考慮清楚(其方案)係咪能夠可以解決交通問題」。

五大專業學會認為,政府應對症下藥,可從交通改善工程及交通管理入手,如政府應盡量擴闊地面過路設施範圍、分時段劃分行人專用區、加強管理擠逼路段的人車流等,來根治元朗交通問題。

其中,在擴闊地面過路設施範圍方面,陳沐文認為,可考慮引用香港法例第124章《收回土地條例》將相關地段的地面,包括人流最多的位置康樂路輕鐵站、大棠路輕鐵站及教育路的相關樓宇。鄧文彬指,「香港所有嘅(土)地都唔係屬於私人,政府可以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按有需要時,為咗公眾利益就可以收回。如果講公眾利益,呢個講到咁大嘅問題,係人嘅安全問題,我諗都唔洗花好多唇舌,好多功夫已經可以證明有公眾需要。我相信《收回土地條例》唔係白紙一張,唔係無用嘅條例。」不過,鄧文彬強調,此建議是可考慮的方案之一,不是唯一的建議。

被問到收回舊樓可能要經歷漫長的司法程序,可能會花上十多年時間。鄧文彬指,「我唔係專家,時間上我哋好難掌握。我哋唔知嗰個過程(要)幾耐,我哋知任何一個官司都可以有長短......喺我哋幾個會(五大專業學會)傾,以我哋嘅專業判斷,嗰個條例建基於公眾需要......我睇唔到有咩爭議性問題。」他又稱:「要打官司咁咪打」。

陳沐文指,「有好多行人天橋起完出嚟,發覺無人去」。他指,銅鑼灣怡和街的行人天橋是其中一例,當年在銅鑼灣糖街興建的行人天橋,聲稱是要解決銅鑼灣的交通擠塞問題,但結果無法吸引人流使用該行人天橋,最後的解決方法是擴闊了地面過路設施範圍。陳說,銅鑼灣的人流比元朗的人流多一倍,故銅鑼灣的個案值得作為元朗區解決交通問題的參考。

陳沐文以「不幸」來形容政府的17億元行人天橋方案,他認為是「前兩屆政府遺留落後嘅問題」,指「以前社會對呢件事嘅認知不足」。他表示,明白現屆政府是根據程序做事,而方案因討論多時、「政府好難收番」,陳沐文認為,現階段的工作是要盡量糾正當年的錯誤。

「工程唔係為造而造」,陳沐文多次表示,五大專業學會關注的「唔止係錢問題」、「我哋唔係着眼價錢問題,而係(行人天橋對社會價值)」、「17億嘅天橋,就算政府話1億7,目前嚟講我都覺得係唔應該(興建該行人天橋)。」陳說,五大專業學會是專業團體、不是壓力團體,不需要「成功爭取(某些成就)」,是次首次公開地召開記者會,是「本着專業精神」,希望政府聆聽各界聲音,修正錯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