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理性地看待美國的指摘――與胡志堅、陳寶明商榷



【撰文:張海澎】
作者為中文大學哲學系兼職講師
 
7 月10日,《明報》論壇版刊登了胡志堅、陳寶明的〈為防技術轉移美國因噎廢食〉一文(以下簡稱〈廢〉文),文中批評美國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筆者不懂經濟學,也不懂國際貿易。但發現〈廢〉文中充斥着詭辯和邏輯上的謬誤。以下嘗試指出〈廢〉文中的幾個邏輯問題。

《明報》網站截圖

推理失效

最近美國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其中一個理由是中國「強制技術轉讓」。所謂「強制技術轉讓」,指的是以轉移技術作為准入市場的條件。〈廢〉文為中國的強制技術轉讓辯護,其理由是「技術轉移和擴散是經濟科技全球化發展必然規律,是科技和經濟交流必然結果。」

然而,說「技術轉移和擴散是經濟科技全球化發展必然規律」到底是什麼意思?當一些先進國家或地區發展出新的技術後,舊的技術就會向較落後的地區轉移和擴散。這是正常的技術轉移和擴散。如果上述所謂的「必然規律」指的是這種規律的話,則由此推不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做法是對的。打個比方:人終有一死是必然規律,但由此推不出可以強行將他人弄死。而如果上述那句話的意思是「經濟科技全球化就必然要對全世界分享先進的技術」,則它一定是假的。我相信中國也不會這樣對別人分享自己的先進技術。

偷換概念

〈廢〉文認為,「美國的指摘與制裁,實際上是因為害怕技術轉移擴散而封閉交流合作的大門。此舉違背了經濟科技全球化發展的必然規律,無異於放棄發展機會,或許是在推動發展上一種最差選擇。」

首先,上述說法扭曲了概念,將「強制技術轉讓」說成是「交流合作」。其次,〈廢〉文必須論證,強制技術轉讓是一種正常的技術轉移和擴散。否則,各國(包括中國)以及各高科技企業都希望保護自己先進的核心技術,美國的這種「害怕技術轉移擴散」何罪之有?其三,如果強制技術轉讓不是一種正常的技術轉移和擴散,就沒有理由說它是經濟科技全球化發展的「必然規律」,也就不能說美國的指摘與制裁是「違背了經濟科技全球化發展的必然規律」和「放棄發展機會」。

〈廢〉文說:

出於競爭需要,企業和各類主體通過各種途徑獲取先進技術,都是市場競爭常態。這是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中企業慣用手段,也是企業在當代市場競爭中的必修課。

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其目的何在?如果它是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辯護,就必須指出中國的這種做法是各國的慣常做法,是「市場競爭常態」。但在〈廢〉文中沒有看到這樣的論證。〈廢〉文只是說,中國的強制技術轉讓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由於科技開放合作而產生的正常技術轉移或者擴散」,但並沒有進一步解釋它如何「正常」,是否世界各國都這樣,是否是世界貿易的慣例。在這裡,我們再次看到作者在玩弄偷換概念的技巧。

轉移視線

〈廢〉文說:

任何人擁有產品後都有權研究這樣的產品,領會寄託在產品之上的知識或技術,『逆向工程』往往是學習第一步。所以產品銷售本身就是技術轉移的過程,附加在產品之上的技術訣竅和原理隨着產品銷售就實現了轉移擴散。美國等先進國家創造了知識產權制度,就是要把『逆向工程』等行為限制在一定範圍內,避免簡單的抄襲行為,而尊重和保護在技術轉移和擴散基礎上的創造和發明,這樣才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顯然,所謂的『逆向工程』並不能成為任何國家或個人的罪責。

如果這段話的目的是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辯護,它似乎暗示中國的強制技術轉讓只是「研究這樣的產品,領會寄託在產品之上的知識或技術」的「逆向工程」,只是「附加在產品之上的技術訣竅和原理隨着產品銷售就實現了轉移擴散」。這是扭曲概念、指鹿為馬。如果它不是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辯護,則這段話雖然正確,卻是無的放矢。〈廢〉文中,這種多餘的言論比比皆是,如〈廢〉文的最後3段就是這樣的內容。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駁斥了美國的指摘,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辯護,實則轉移視線,說了一些雖然正確但不相干的東西。

罔顧事實

在用了不少篇幅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辯護後,〈廢〉文又突然似乎否認中國有強制技術轉讓的做法。例如,〈廢〉文說:「中國歡迎跨國公司在華設立研發機構,為跨國公司提供較好服務,並沒有將研發本土化作為市場准入條件。」等等。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中國沒有強制技術轉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廢〉文不一開始就指出這點?為什麼前面要花那麼多的篇幅似乎為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辯護,說它是「市場競爭常態」、「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中企業慣用手段」?為什麼當美國總統特朗普指摘中國強制技術轉讓時,中國外交部或有關部門不明確否認?如果中國真的沒有強制技術轉讓,當別人這樣指摘我們時,我們應該叫他具體指出哪些技術中國強制轉讓,然後逐項加以駁斥。然而,我們沒有看到有任何中國官員或專家站出來這樣回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指摘。說中國沒有強制技術轉讓,似乎並不能令人信服。

結語

要反駁美國的指摘和制裁,可以有三個途徑。一是論證中國強制技術轉讓是合理的或合法的。我們已經看到,〈廢〉文未能成功地作出這樣的論證。二是指出中國沒有強制技術轉讓。〈廢〉文似乎提到這點,但理據不足。三是論證中國強制技術轉讓雖然不對,但以此為理由大規模向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也未必合理。然而,〈廢〉文並沒有在這方面做文章。總而言之,〈廢〉文未能令人信服地反駁美國的指摘和制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