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引《社團條例》取締民族黨 戴耀廷:林鄭更懂利用行政權力 「梁振英冇做得咁盡」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上周宣布,擬根據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行使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第8條(1)(a):「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成回歸以來首例。

研究憲法及人權法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接受眾新聞訪問,認為今次政府由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行使《社團條例》,和早前由選舉主任引用《立法會條例》DQ參選人,兩者涉及政府人員的做法,均顯示特首林鄭月娥,比起前特首梁振英,更懂得利用法律賦予行政部門的權力,處理敏感政治事件。

「唔係梁振英時代冇做,係冇做得咁多、咁盡。梁振英就算知都唔敢用,因為知道反彈會好大;但林鄭有信心,用起上嚟反彈冇咁大,呢個都係北京揀佢嘅原因。」戴耀廷表示,今次《社團條例》一出會製造寒蟬效應,「已經煞停到好多嘢,已經喺社會發出政治訊息,未有23條之下向北京交代到、交到數。」

戴耀廷認為,政府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會製造寒蟬效應。何君健攝

戴耀廷分析,事件可能會這樣發展: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申請司法覆核,在原訟庭和上訴庭被判敗訴,最後上到終審法院。「我相信如果要打(司法覆核),就一定去終審法院先處理到個問題。原訟庭、上訴庭,我相信兩者唔會,是法官的寬緊度。呢幾年睇,終審法院對公民權利嘅保障,可以接受嘅空間大好多。」他以早前涉及同性戀者的QT案終院判決為例,「看到開了很大的門,給法庭覆核政府行政部門的決定。」

「但你可以想像,起碼3年後先去到終審法院,(訟費)可能已經講緊幾百萬元。司法覆核就好似同對方賭show hand。你唔知對方搵咩律師,輸咗要賠埋律師費,所以司法覆核嘅考慮好多、複雜好多。」

戴耀廷認為,即使終院日後判陳浩天勝訴,政府在此刻使出《社團條例》,已能製造寒蟬效應。「執法部門擁有第一個釋法權,話自己有權(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然後做一個行政決定。你咪司法覆核囉,到時我(政府)搵余若海等資深大律師,大咗你先,睇你跟唔跟。然後我睇個勢,判斷原訟、上訴政府都贏,起碼贏兩仗,到終審已經係幾年後嘅事,已經煞停到好多嘢,已經製造到寒蟬效應、喺社會發出政治訊息,向北京交代到、交到數。」

戴耀廷指出,今次引用《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作,背後最大含意是:政府擴大行政部門的權力,然後將事件放到法院處理。

戴耀廷說,政府矛頭對準陳浩天等有曝光、有組織代表性的人物,寒蟬效應的威力更強。資料圖片

根據民族黨出示接獲警方的800多頁文件,警方詳細記錄民族黨創黨至今過去兩年的活動,包括民族黨的Facebook貼文、接受不同媒體訪問內容、街站、宣傳刊物、出席的外國會議、論壇等。陳浩天批評是「以言入罪」,戴耀廷說:「你看到做了幾多工夫,800多頁追蹤一個組織,找的公開資料也像選舉主任DQ參選人時所提出的。」

「(政府)透過限制結社自由,影響你嘅言論自由。你繼續用呢個組織運作,你就有問題。假設陳浩天以個人身份講,唔拉得佢;但陳浩天以民族黨召集人身份講,咁就拉得。」

戴耀廷認為,政府處理香港民族黨,可能因民族黨是近期相較高調宣揚獨立的政黨,「本民前首領已經入獄、已經瓦解咗,再告佢都唔可以將打擊面擴闊。但對準民族黨可以擴闊打擊面 — 你不需要直接action、 總之你講都唔得。我(政府)要針對講嗰啲,唔係做嗰啲,做嗰啲已經拉咗。」

政府矛頭對準陳浩天等有曝光、有組織代表性的人物,戴耀廷說,寒蟬效應的威力或更強,「執法部門可以話,係人一睇你就知,你額頭已經鑿住你係民族黨,所以你企出嚟講嘢,就即係民族黨。」

戴耀廷說,林鄭比起梁振英,更懂得利用法律賦予行政部門的權力出手處理政治事件。資料圖片

今次政府透過現有法例重手打港獨,戴耀廷笑言:「(政府)一定後悔喺2013年時唔提早鎮壓,如果2013年我提出佔中時,已經出手阻嚇的話,就成唔到勢,相信佢一定覺得,當時容許我太大空間去做嘢,結果爆到阿媽都唔認得,所以佢要做工夫,就係諗冇23條前提下,法律上有咩可以做。」

「雨傘運動之後,見到香港民間抗爭力量、抗爭意識愈來愈強,但你見到政府唔係疏導,係壓迫、壓落嚟。」他舉例,2016年立法會選舉參選人須填寫確認書,再透過選舉主任引用《立法會條例》DQ參選人,就是行政部門直接操作。2016年發生的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涉及《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基本法》第104條,「嗰啲條例本身不能直接由行政部門操作,所以要用釋法back up佢。」

資料顯示,陳浩天2016年報名參加立法會新界西選舉時,被選舉主任指提倡港獨拒絕他參選。高等法院今年2月頒下判詞,拒絕陳浩天的選舉呈請。法官區慶祥曾引述《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10(10)條說,「選舉主任可要求候選人提供選舉主任認為適當的任何其他資料」,認為已給予選舉主任索取更多資料的法定權力。

今年3月的立法會補選中,林鄭月娥政府的選舉主任也有引用《立法會條例》DQ周庭等參選人;今次政府引用《社團條例》賦予社團事務主任的權力,再由保安局局長建議禁止民族黨運作,戴耀廷認為,林鄭比起梁振英,更懂得利用法律賦予行政部門的權力出手處理政治事件,「唔係梁振英時代冇做,係冇做得咁多、咁盡。梁振英就算知都唔敢用,因為知道反彈會好大;但林鄭有信心,用起上嚟反彈冇咁大,呢個都係北京揀佢嘅原因。」

戴耀廷估計,政府將來也可能會用同一招數,即引用現有法例並由行政機關出手,以在未有《基本法》23條之下向北京交差:「如果佢發覺呢條橋得、交到差,使乜挑起社會反對力量。企喺佢個位,理性計算當然唔想做(23條立法),做咗自己麻煩,土地大辯論仲做緊。如果由行政機關出手已夠震懾,起碼達到2、3年效果,唔使咁快做23條。」

「又或者,他們想借今次打擊民族黨為助力,推23條立法也說不定。當然,若北京路線愈來愈左、一聲令下要加快立法的話,林鄭也只能遵命。」

不過,引用現有法例有很多模糊灰色地帶,除了今次《社團條例》,不知政府何時又拿出另一條例、又由行政人員出手「執法」。戴說:「冇(23條)的話,就要喺現有(法例)內搵。而家就《社團條例》,遲吓可能《刑事罪行條例》。咁我唔知道佢手上仲搵到啲咩,可能佢仲有其他喺手都唔定,應該研究過一系列的法例,不過就未用啫。」

「23條雖然未立,但它的部分元素,在臨時立法會年代已加進了《社團條例》。但23條的阻嚇力還是更大的,因為個人可能會被終身監禁,但《社團條例》個人未必有刑責。」

「所以話,北京和特區政府,唔單止擁有最終釋法權,更擁有法律的第一解釋權。政府公務員已投降了,最前線的公務員也守唔住。常說『依法治港』,就是要牢牢掌控法律機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